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6.上船

  终究到了离家的时候,明楼带着弟弟乘船前往法国,航期需得半个月。

  明镜早早预订了一间头等舱房。虽然跟家里的环境不能比,但较之二三等舱房一个窄间要住多人已经好很多,空间宽敞,有两张铺位。

  从行李里把带的私家被褥拿出来换上去,就是暂时的家了。

  最好的地方是坐在窗前望出去,满眼海天一色,大海碧绿,天空蔚蓝,白云朵朵。

  比较不习惯的地方是洗澡。洗澡间是公用的,收费进,就三个厕所大小的小隔间,每个格子门口简单挂个防水的帘子,里面有一根管子,用来冲水洗。

  检查过环境之后,明楼就觉得不能让弟弟单独出来洗澡。首先是不安全,船上人多而杂,当玩笑掀个帘子也不算什么事,洗澡间里人都是光着的,别整出个事故来了。然后是不方便,得一只手拿着管子一只手打肥皂,洗起来多少要埋怨自己少生了一只手。

  所以最后决定还是一起洗。

  听了哥哥的话,阿诚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声:“哦。”

  要是让他在别人面前光着,他肯定是不好意思的,但如果是哥哥的话就没啥关系。这几年他们每年夏天都到湖边的别业消暑,去湖里游泳,早看熟了的。一起洗澡他并不觉得有啥羞耻的,他把身上衣服脱了,露出光滑的肩膀、胳膊、细腰,只留下一条白色的小内裤。

  手搭在内裤边缘上,他停了一下,接着略为弯身,小腰软软地凹下去,赤脚轻轻抬起,那一小片白色的布料就从精致的脚尖褪了去。

  这些动作只是寻常,但他做出来就是说不出的好看。

  那个豆芽菜似的小孩子渐渐长大了,从纯然的稚嫩柔软变为少年的优美线条,皮肤白生生的,腰细细的,屁股圆圆的,双腿又长又直。

  再过两天他就要满十六岁,严格来说不算孩子了,不过给他拿着管子的时候,明楼仍只是觉得他小。这孩子虽被精细养着,但身条依旧单薄,即使学了拳脚功夫,看上去仍纤细得像是不小心就会拧折了。

  拿着香皂在弟弟后背慢慢涂抹时,感受尤其鲜明。视线中是光滑的脖子和伶仃的肩头,单薄的背部线条沾着水珠沿着一弯浅浅的凹陷弧度滑下来,收拢成瘦得过分的腰线向下蜿蜒到尾椎。明楼轻轻叹了一声:“你怎么还是这么小啊。”

  “小?”阿诚一边用毛巾搓身上,一边轻轻摇了摇身体,“我不小了啊。”

  明楼给他后背滑溜溜地打满了香皂泡沫:“哪里不小了?身上哪哪都细,只长了个子。”

  自己太瘦这点阿诚也是知道的,不过嘴上不认,反驳道:“是哥哥太粗了吧?”

  这句话是有歧义的,不过自然被明楼略过去,他总不能对着自己弟弟风言风语。

  “又编派起我了。”他抬高水管,兜头浇了一把。

  “哥哥!”阿诚转过头来抗议。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圆了的时候,乌溜溜的眼珠子显得尤其大,水流浇过他头顶柔顺黑亮的头发,水珠一颗颗往下滚,落到脸上,又成串划过他湿漉漉的睫毛。

  像个水妖。

  明楼心中恍惚了一下,接着便烦恼起来。孩子长得好看挺好,但日复一日更美就不是什么好事。孩子小的时候,只要操心他吃饭、穿衣、学习。孩子大了,要往更广阔的世界去了,就要忧心那些数不清的陷阱。若是孩子生得丑一些,倒还能安心点,现在这样,根本安心不下来,尤其法国还比国内开放,喜欢干缺德事的更多。

  阿诚疑惑地唤了一声:“哥哥?”

  哥哥突然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眼神深不见底,好像在思考什么宇宙难题。这是怎么了?

  明楼回过神来,幽幽道:“有时候,真想把你捧在手上。”

  这话没头没尾,阿诚不明所以,但总归心里是很甜的。

  不过,再过一天他就得伤心得要死。这事是谁也不知道的。

  如果一个人能轻易地叫你喜悦,那么,他也就能轻易地叫你伤心。

评论(24)
热度(352)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