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谭赵】过期居留17

  到了周末,在一次联谊活动中,他们再次见面。

  谭宗明出门前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衬衫笔挺,胡渣干净,暗红领带骚得不露声色,皮鞋铮亮几乎能映出人脸。

  仪容仪表是人际交往中的隐形名片。

  边浩见了他之后一拍他肩膀,捧心夸张地说:“哦!谭宗明,你为什么是谭宗明!”

  “滚,别给我跟前扮朱丽叶。最近爪子又伸到话剧社里去了是吧?”

  边浩一脸坏笑地说:“嘿,神机妙算啊你。要我说,有空你也可以去话剧社转一转,里面还真有几个漂亮的,最妙的是还挺浪。”

  谭宗明淡淡的:“你慢慢浪,仔细身体被掏空。”

  边浩挑起眉头:“哎,奇怪了,你这是修心养性了?怎么兴致缺缺的?”

  谭宗明...

【谭赵】过期居留16

  谭宗明有心凉一凉赵启平,一个礼拜没在QQ上敲他。

  以他的经验,收不到他的信息,得不到他的关心,会让人焦躁,会主动来找他。

  一天,两天,三天……

  赵启平的聊天窗口没闪过一下。

  若说完全没见过,却也不是,还是看到过一次的。

  那一天,他打算去图书馆找两本书。穿过层层的书架,他看到了赵启平。

  谭宗明的嘴角不自觉掀了起来。对赵启平他心里是有怨气的,在高铁站,赵启平丢下他跟庄恕走了,这几天也没发消息问过他。可是,赵启平静静地坐在那里,乌黑的头发轻轻拂着额头,修长的手指慢慢翻动书页,似乎时光都在他身边淌得很慢。

  那一瞬间,谭宗明就原谅了他。

  谭宗明眼前出现...

【谭赵】过期居留15

  赵启平下了《海蒂性学研究》到kindle上,遇到疑窦处就跟谭宗明探讨一下。

  数据显示,许多人的第一次性行为发生在十一二岁时,而且不少是发生在同性朋友之间,尽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长大后都成了异性恋。赵启平对这个数据有些惊异。

  谭宗明思索了一下:“人在十岁左右就对性有蒙昧的意识了,那时候自控力很弱,也不会考虑太多的后果。如果身边有亲密的朋友,或者是还看得过去的人,时机又恰好合适的话,很容易在一时冲动下发生性接触。”

  赵启平看他一眼:“你也是?”

  谭宗明一点头:“嗯,初三的时候。”

  赵启平注视他片刻:“我猜,契机是一起看第一字母片?”

  谭宗明漫应道:“是,没有什...

【谭赵】过期居留14

  接下来的几天日程都比较固定,白天览幽访胜,晚上在床单上开展双人游戏。

  赵启平对谭宗明副本表示满意。

  谭宗明的床单技能点早已点亮了满条技能树,赵启平估摸着谭宗明把金瓶梅倒背如流是毫无问题的,没准还能再写一本。

  在此之前,他是不知道谭宗明对自己屁股有那么大兴趣的。

  他以为只是插了就完了,结果谭宗明愣是玩出了一叠小本本,“此处应有本”的那个本。

  赵启平觉得新鲜有趣,像打开了新世界,好多play完全就是从漫画走进现实。

  比如某天晚上,他们在谭宗明副本里转悠的时候,庄恕电话打了过来。

  “唔,今天去了哪?去了……”赵启平说电话的时候,谭宗明的手指还埋在里面。...

【谭赵】过期居留13

  谭宗明目光闪动,他把手放了下来。

  狐狸是聪明而敏锐的生物,即使年纪小也是一样。

  他对赵启平的心意是真实的吗?当然是。但是,若说有多么珍贵,却也没有。他喜欢赵启平,因为对方是那样迷人。但是,并不如痴如狂。那些体贴和照顾,都是追求中的心机和手段。

  他的真心实意只属于当前这个时间段,既不代表不会离开,也不代表不会喜欢上别人。说白了,不至于非他不可,更不可能像老房子着火一样不顾一切。

  赵启平于他,是旅途上的一个节点,一个美好的战利品。

  与单一的某个人建立恒久的稳固的关系,目前不列在他的日程里面。

  赵启平没有让谭宗明思考得太久,脸贴过去在他嘴上吻了一下,轻轻的,像...

【谭赵】过期居留12

  赵启平的眼睛无论看人或者看物都有一种特别的专注,容易让人产生深情的幻觉,谭宗明在那两棱清水里面看到自己幽幽晃漾的倒影。小少年柔软干净的皮肤散发出甜甜的牛奶沐浴露的香味,是只香喷喷热腾腾的小狐狸。

  小狐狸嘴角翘起,低沉而清越的声音从谭宗明的耳膜渗到了脑髓:“要吗?”

  赵启平很公平地有着投桃报李的思想。他偏头看着谭宗明,噙一点笑意,淡色的嘴唇丰润而柔软,静静等对方的答案。

  待会儿嘴酸大概是免不了的,不过,礼尚往来是基本礼貌。

  谭宗明盯着赵启平,眼中浮掠过晦暗不明的神色。几分钟前他还沉浸在被当面NTR的绿云罩顶中,现在小狐狸又送上好大一颗糖,真特么冰火两重天,酸爽得紧。...

【谭赵】过期居留11

  谭宗明没打算做到最后。要引导一个人从无到有、完全地接受一样新事物,并且为之沉迷,就要让他感受到足够的甜头。

  他当然想要以自身最重要的一部分进入赵启平,但不能是今天。

  如果那样做,赵启平身体上多多少少会有不适,那么对性就会存有阴影,不会完全沉浸其中。

  就像孕育一颗果实的成熟,前期灌溉的功夫必不可少,多少得有些耐心。第一次只能算是最基本的适应。国庆假期才刚开始,完全符合天天做的条件。

  用手指试探抚触良久,感觉到指尖的湿润之后,谭宗明将手指推到了最深处,静止了一段时间。那湿润的中心吸得非常厉害,如同涨潮的波浪。

  谭宗明俯身下去,亲吻赵启平渗出细汗的后颈、侧脸、耳朵,...

【谭赵】过期居留8

  谭宗明想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狐狸推到石壁上,狠狠亲他。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赵启平虽然不至于被吓到,但会留下不好的观感。半年来的了解足够让他认知到,即使赵启平看上去很好说话,但事实上,只要是他认为不好的事,就不会尝试第二次。

  谭宗明左手往上去,面对面的状态,揽住了赵启平的腰。

  赵启平一动不动,腰仍然挺得笔直,没有躲开的意思。这种程度还不至于让他警戒。

  谭宗明以右手食指轻轻抹过他的嘴唇。

  没有逗弄的意味,重点在于下一句话:“我有这个荣幸吗?”

  赵启平表情悠然:“不要让我失望。”

  他的自信心一贯过剩,来源于年纪轻轻就已经取得的荣耀和未来可期的高度。如果...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