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7)

  凌远怔住了。

  系统昭显存在感:【选项A.“来,张嘴。”;选项B.“不吃算了。”】

  前一个选项比较羞耻,后一个选项纯属作死。在羞耻和作死里面选,还是羞耻吧。面对黑化度这把悬在头上的刀,做出选择大概花了5秒钟的挣扎。

  李熏然说:“来,张嘴。”

  系统智能地转换了他的语气,将“勉勉强强地”转成了“温柔地”。

  凌远怔了更长的时间,然后接受。

  【叮!凌远好感+10,当前好感度72(是毒药也得吃啊)。】

  李熏然低头挖了一大口饭。这个游戏最羞耻的一点就在于,凌远的心情会由系统提示的方式呈现出来,即使对方面上平淡不露声色也忽略不过去。

  这感觉带来一些现实中不会...

【凌李】望远攻略(6)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PS,傻白甜恶搞文,不要认真


https://shimo.im/doc/MjVte8uHr58U4kGU/

【凌李】望远攻略(5)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李熏然懵了。黑化度是啥?

  系统尽职解释:【黑化,指精神上的坏掉,简单来讲就是切换至阴暗人格。黑化度就是衡量黑化程度的一个数值。】

  阴暗人格?难道会干出什么可怕的事?

  【黑化度隐藏属性开启代表角色有崩坏的可能,但如果数值没有到达阈值的话,并不会触发特殊事件。】

  阈值?多少算是到达阈值?

  【这个问题需玩家自行探索。要提请注意的是,玩家接下来要谨慎选择,以免角色黑化度进一步升高。】

  还好,这么看起来,尽量不让这个值升高也就行了。

  李熏然意味深长地望了凌远一眼。

  凌远笑了笑:“薄教授应该很忙吧?不如我送你回去,顺便也可...

【凌李】望远攻略(4)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PS,傻白甜恶搞文,不要认真


  李熏然好死不死跌进了凌远怀里。凌远及时扶住了他。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27(却之不恭)。】

  李熏然:||||||

  凌远把这理解成啥了?

  以及,这是什么琼瑶剧情?!

  他在脑子里质问系统:“是你干的吧?”

  系统很正义地:【剧情发展需要一些适当的巧合。】

  【选项A.仰头,闭眼;选项B.亲凌远一下】

  李熏然差点拍案而起。

  他敲打系统:“这两选项有区别吗?”

  即使没谈过恋爱,他也翻过简萱的爱情小说。

  系统很无辜地:“有的,被动和主动的区别。”

  李熏然委委屈...

【凌李】望远攻略(3)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这也太意外了,李熏然冒出了冷汗。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凌院长是咋回事,正常情况下不是该义正言辞地拒绝吗?

  而且凌院长这么做的时候嘴角带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惊讶到此还没完,凌远接着俯身过来,在他耳边说:“满意了?”

  李熏然茫然,嘴微微张开。

  眼前的凌院长不就是爱看小说的简萱小姑娘经常提起的那个词吗?OOC!绝壁OOC了!

  【叮!凌远好感+1,当前好感度17(可爱^^)。】

  同时茫然的还有李睿。

  他都看到了啥?

  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哟,今儿刮的什么风啊,李主任?你也干起这听墙角的活儿了?”是韦天舒凑过来说...

【凌李】望远攻略(2)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凌远的眉头皱得更深,他知道李熏然说的不是实话,一个刑警队副队长不可能记错这种事。

  凌远的语气变冷了些:“希望李警官遵守医院的规章制度,根据首诊负责制,李睿医生是要对你全权负责的。”

  【选项A.别这么说嘛,多大点事啊。选项B.帮我这一次,好吗?】

  李熏然松了口气。总算有都比较正常的选项了,但第一种说法赖皮了些,第二种礼貌一点。

  出于礼貌,很轻松的,选B。


  凌远感觉到自己白大褂的下摆微微一动。

  李熏然伸出手来,苍白纤细的手指捏住了他的衣角,仿佛是不想再听这种冷淡的官话了。

  李熏然的手很轻,只用了一点力气,稍一让身就能...

【凌李】望远攻略(1)

  【请玩家做好准备,您的攻略对象即将到达,游戏将在5分钟后启动。】

  置身一片黑暗中的李熏然:“???”

  什么鬼?

  寂静的空间中空无一人,但那个无机质的机器声音依然继续响起:

  【攻略对象初始好感度5,望玩家积极探索游戏世界,成功攻略目标角色。】

  李熏然试着发问:“你是谁?”

  【我是游戏系统。】

  “你说的攻略是什么意思?”

  【用你们人类的语言来说就是:勾引。】

  李熏然黑线,这个系统的下限有点低啊。

  “游戏通关的条件是什么?刷好感度?”

  【BINGO,请玩家将好感度提升到100。】

  “做不到会怎么样?”

  【您将一直待在游...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3)第一次

  他们去了尼斯,租了一家民居,过着安静的日子。作为海滨城市,尼斯气候温和,适合居住。两人都是经济上的长才,随便做点投资,要过日子是一点不难的。

  明楼成为了厨房高手,他有那样强大的头脑,只要有心,自然没什么学不会的。随之而来的就是,明诚变得越来越爱吃东西了。

  他说自己不爱吃甜食,可是做了慕斯蛋糕却是吃得干干净净,末了还要舔净手指头,模样似极了一只猫。

  修长柔软的手指,白玉雕成一般,叫人想在上面吮吸和亲吻。

  始终没真正吃了他。感觉上是还没长成的恋人,需得先养一养。

  第一次恋爱时,明楼基本上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这一次,却是不好忽略了。

  失忆的明诚依旧很聪明,...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2)情敌

发现这篇番外一直忘了放出来

  明楼用勺子慢慢舀着汤,问道:“在苏联生活还习惯吗?”

  明诚说:“挺好的。”一个微笑亮起来,鹿眼微微弯起,在眼尾翘出浅浅弧度。

  这个微笑很平常,像空气,像清水。让对面的人不自觉怔然相望。

  他但愿他能永远留住这样的笑容。

  明楼接着又问:“治疗完成后,有没有遇到为难?”

  心绪电转,明诚猜出他说的多半是埃里乌,修长的食指在他鼻尖上虚点一下,反问:“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只是怕你过得不容易。”

  明诚抿抿嘴唇:“没什么为难的,我不会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

  “为什么会想要再读书?”

  “刚恢复时,头脑中一片空茫,也不...

【楼诚】植物园ch60.夜色

  明楼把手放在阿诚的尾椎上,低声问道:“疼不疼?”

  阿诚点点头。

  “是哥哥不对,哥哥不该打你。”

  阿诚摇了摇头:“我想,你是因为担心我。”

  明楼没有说话。

  其实,在他心里,比起担心来,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如果发生了糟糕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及时找到阿诚。

  他多么恐惧失去他。

  所以,才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动之下打了阿诚。

  明楼伸手去解弟弟的皮带:“让我看看。”

  阿诚在他腿上动了动,乖乖地趴伏下来。

  狭窄的腰线从紧束的皮带中释出,细细一捻,弹性而温热。明楼手上略微使了点力,手工精致的窄款西装长裤连着内裤被扒下,顺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褪到...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