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52.规范

这一章为重写

  一直都知道这孩子是爱他的,包含孺慕之情的家人之爱。

  年深日久,自然而然,像树木慢慢累积的年轮。

  因为一直在一起,交叠的时间孕生出习惯和依赖,延伸至特殊的情感需求。

  亲密在长久的共同生活中成为一种本能,之所以想要更亲密,应该是因为,感觉到固有的领域被侵入,所以想维护已有的坚固。在懵懂不明下,就像只困在线团里的猫拣着一个自认为对的线头去了。 

  应该修正,但不要责备。

  这样想着,明楼叹了一口气。

  小少年咬住了嘴唇,轻声说道:“别生我的气。”

  一股温情的热流涌过心头,一时间明楼竟然荒谬地觉得,即使他犯了更大的错,自己也丝毫不会在意...

【楼诚】植物园ch51.坦白

  哥哥很无奈……

  阿诚捕捉到了这个信号。

  声音是温柔的,但眉角微微拧着。

  如果可以选择,哥哥不想这么做。

  只是,因为一贯的温柔,基于保护的心态,而满足了一个幼稚的愿望。

  非常勉强。

  一开始是勉强,到后来也还是勉强。

  这样显而易见的为难。

  血凉了下去,阿诚想,我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啊。为了满足好奇心,而自以为是地去耍小聪明。

  这几年优裕的生活,他已经几乎忘记了过去那些黑暗的日子。这改变是哥哥带来的。对一个予以他充分的善待而不是虐待的人,应该报答,而不是为难。

  因为一个人对自己好,便过度索取,太可耻。

  出于愧疚,他很快将所有的一切合...

【楼诚】植物园ch50.花罩

用这张脸对哥哥提要求吧,比较幼

  有十几秒钟,他们就只是对视着。

  气氛的紧绷之下,阿诚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粉红舌尖在上唇倏忽地游过,接着又消失。

  因为离得很近,明楼不知多少次地又闻到了他身上甜甜的牛奶味儿。

  就在这股甜味里面,阿诚又问了一遍:“哥哥,可以吗?”

  明楼心里万马奔腾地滚过去了一连串“不可以”。他还这么小,放到污水横流的世界里去冒险怎么成呢?

  但是,这么些年来,阿诚也只对生日说过这一次要求,全然驳回的话,自己似乎也太不近人情了些。

  所以,矛盾再三之后,最终他保持了沉默。

  这就是默许了。黑白分明的眼睛确认了哥哥的表情,阿诚说:“那我去了...

【楼诚】植物园ch49.流星

  外面传来喧哗之声,明楼出去查看,回来说:“今晚遇上了流星。”

  去到甲板上,星光如夜雨。

  自然界的奇丽,美得难以描述。

  夜澜天静,星星从悠远天际飞来,拖着长长的尾巴,徜徉亿万光年来到人间,闪耀出迷人的绚丽光辉,然后陨落在不知名的角落。

  热热闹闹,欢欢喜喜,最终永恒寂灭。

  是这样华丽而残酷的美。

  有许多人在许愿。因为流星的稍纵即逝,人们相信,如果赶得及在一颗星落的刹那说完心愿,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在自然界的天象面前,无分高低贵贱,众生皆为凡人。求的东西也很统一,翻来覆去无非脱不了四个字:平安喜乐。

  许愿是个形式,借以寄托自己生活中最大的向往。但...

【楼诚】植物园ch48.等

  发情期,这原本只是一个概念,现在真实地呈现于眼前,活灵活现,绘声绘色,不再需要别的解释了。

  是从文明时代进入蛮荒时代,人退化为动物,回归原始的状态。

  感觉不像是真的,像画出来的,画布上流淌着混乱的煮沸的空气,画家能画出各种现实世界里没有的景象。

  他没有见过哥哥现在的样子,瞳孔里似有赤光,褪去了一贯的理性。

  人在理性不存的时候,外界的一切都模糊和混沌。大抵是不会注意到一门之隔外有谁在制造额外的声响的。

  阿诚僵手僵脚地从椅子上下来了。

  他不再寄希望于哥哥开门了。

  归还了椅子之后,他仍旧回到门口。除了这里,他也并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去。

  那便等吧。等...

【楼诚】植物园ch47.惊蛰

  回到房间,空气里飘荡着普洱和蓝山的味道,混着身上的洗头膏和香皂清香一起。这只是一个临时的居所,来来去去不知多少人住过,然而因为这些熟悉的味道,依然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明楼坐到桌子边上,继续写文章。跟他的专业无关,算是业余爱好,他常常喜欢写一些针砭时弊的文字,然后投稿发到报社。

  阿诚没有出声,只静静做自己的事。他光着脚轻轻踩在地毯上,把洗澡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放好,然后把一杯温度恰好的蓝山搁到哥哥手边。

  没有语言发生。写东西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断思路。

  明楼只是闻到了弟弟身上好闻的味道。仅仅是一股牛奶味加上沐浴后的香气而已,却比一切信息素都更甜。这种香味和他喜欢的蓝山一起,构...

【楼诚】植物园ch46.上船

  终究到了离家的时候,明楼带着弟弟乘船前往法国,航期需得半个月。

  明镜早早预订了一间头等舱房。虽然跟家里的环境不能比,但较之二三等舱房一个窄间要住多人已经好很多,空间宽敞,有两张铺位。

  从行李里把带的私家被褥拿出来换上去,就是暂时的家了。

  最好的地方是坐在窗前望出去,满眼海天一色,大海碧绿,天空蔚蓝,白云朵朵。

  比较不习惯的地方是洗澡。洗澡间是公用的,收费进,就三个厕所大小的小隔间,每个格子门口简单挂个防水的帘子,里面有一根管子,用来冲水洗。

  检查过环境之后,明楼就觉得不能让弟弟单独出来洗澡。首先是不安全,船上人多而杂,当玩笑掀个帘子也不算什么事,洗澡间里人都是...

【楼诚】植物园ch45.规则

只是接吻,被屏两次,心累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033689

打开网页后点击“Proceed”

【楼诚】植物园ch44.昏暗之地

  手被牢牢握着,阿诚不自觉抿紧了嘴唇,但是哥哥既然没有放手的意愿,他也就没有挣扎或者抗议。

  出门之后,明楼才松开他的手。

  停了下来,明楼出声问询:“生气了?”

  阿诚还是很乖的,也没有发脾气,但明楼看得到他眼中闪烁的焰光。

  “你不能动手。”明楼接着说道。

  阿诚抬起眼睛:“你也听清他说的话了吧?”

  “我知道他说了无礼的话,对此我也和你一样不高兴。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动手。你快成年了,应该可以做出更适当的处理。

  “不动手,我心里不痛快。”

  明楼的声音不紧不慢:“如果你那样做了,会真正惹下麻烦。”他伸手握住弟弟肩膀,让他回身去看,“那人走到别处去了,没有...

【楼诚】植物园ch43.光与暗

  在学期临近结束的前几天,阿诚第一次看到哥哥跟人吵架。或者也不能算是吵架,是单方面的冲突。

  那是在一家咖啡厅里,哥哥带他去吃甜品。

  这家店的蛋糕组合很出色,是他极喜欢的。

  一位年轻好看的小姐走过来,说:“原来你在这里。”

  婉瑶,他听到哥哥这样称呼她,然后请她坐下来。这个名字是听到过的,这位小姐全名任婉瑶,女性Beta,曾经往家里打过电话,是哥哥现在的女朋友。

  她坐下后,三言两语间气氛就变得紧绷。

  他们开始争执。

  她说:“你要去法国留学的事打算一直对我瞒到底吗?”

  “过早让你知道这件事,我想没什么好处。你看你现在的情绪就很低落。”

  “就算我...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