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51.坦白

  哥哥很无奈……

  阿诚捕捉到了这个信号。

  声音是温柔的,但眉角微微拧着。

  如果可以选择,哥哥不想这么做。

  只是,因为一贯的温柔,基于保护的心态,而满足了一个幼稚的愿望。

  非常勉强。

  一开始是勉强,到后来也还是勉强。

  这样显而易见的为难。

  血凉了下去,阿诚想,我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啊。为了满足好奇心,而自以为是地去耍小聪明。

  这几年优裕的生活,他已经几乎忘记了过去那些黑暗的日子。这改变是哥哥带来的。对一个予以他充分的善待而不是虐待的人,应该报答,而不是为难。

  因为一个人对自己好,便过度索取,太可耻。

  出于愧疚,他很快将所有的一切合盘托出。

  哥哥的脸色变了,拥抱的双臂也自然地松开。

  果然生气了……

  “你怎么能……”这句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足够明显。

  接着,就是长久的沉寂。

  哥哥生气的时候大多是这样,不会暴风骤雨,只是面沉如水,默坐锁眉。

  阿诚垂下眼睛,他说:“是我做错了。”

  萧瑟的语气让明楼警觉,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他说:“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生气。”

  阿诚摇摇头,声音流露出一丝难过:“但你还是生气了。”

  明楼在这一刻原谅了他。

  诚实地说,刚听到事情始末的时候,明楼无法控制地感到了窘迫和难堪。办事被围观,以及心软而被诓了一场,这两件事哪件都没法不叫人不舒服。

  他几乎就要离开房间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了。

  但是,只是几句话而已,心里挤挨着的郁躁的暗火熄灭了,因为对方的表情、声音、语言。

  他是看不得弟弟难过的。

  弟弟受过那许多苦,应该给予欢乐和阳光,而不是加上一些额外的心理负担。

  他想,这是多么严重的事吗?我何至于要对他这么严厉?再说,他还老实地向我坦白了,一般孩子只会尽量把自己犯的错捂起来。

  慢慢思考着,他渐渐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明楼说:“告诉我,你这么做的时候具体的想法。”

  阿诚低声说道:“因为看到了那种情形,所以,有一些疑惑。”

  明楼感到全身的不自在,他得怎样才能若无其事地和弟弟谈论自己的性呢?他忍不住用手抹了几下额头,似乎这样就能消除那种窘况似的。静了一会儿之后,他尽量冷静地开了口:“你是不理解我在做的事吗?”

  阿诚抬起眼睛:“是的,不太理解。你们看起来都很痛苦,那么为什么你非得做这件事呢?它有什么神奇的魔力吗?”

  “要说有什么神奇的魔力,应该是没有。不过,”明楼想了一下,将手轻轻放在弟弟腿间,“你这里……应该也硬过的吧?”

  “偶尔会,一般是早上。”

  “那时候是怎么处理的?”

  “安静地躺一阵就好了。”

  明楼叹一口气:“那是因为你目前是Beta,再加上年纪还小,所以欲上面很淡薄。但Alpha不是这样,发情期的时候,如果不作处理,会硬一整天,需要通过连通的行为才能消除。”

  “所以那时候哥哥看起来才那么痛苦?”

  这个真是太尴尬了。

  “呃……”明楼一时几乎有点口齿不清,他尽量考虑着自己的措辞,“事实上,那是一种拉锯,在拉锯中寻求痛苦的反面。”

  阿诚低低地说:“我不明白。”

  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明楼思考着,让自己的语言通俗又不至于太露骨:“就像一个人渴到了极处,然后有一大口水可以喝,类似这种感觉。”

  “都这样吗?”

  “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不过,Alpha在这方面的需求比Beta大得多得多。”

  “为什么会这样呢?”

  阿诚不是那种简单接受的孩子,他不满足于是什么,一向追根究底,总喜欢问为什么。这次这个问题真的把明楼难住了。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现在也没有哪种解释是足够权威的。”

  阿诚抿了抿嘴唇:“可我觉得我不会这样,所以我想试一次也许会明白一点。但是做到那种程度看起来有点可怕,我暂时还做不到。”

  “所以你想先试一下接吻?”

  “嗯,这个感觉容易一点。我看到你们会接吻。”

  阿诚思考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好奇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他抬起脸来。

  “我只是想更明白哥哥。”

评论(46)
热度(34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