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3.光与暗

  在学期临近结束的前几天,阿诚第一次看到哥哥跟人吵架。或者也不能算是吵架,是单方面的冲突。

  那是在一家咖啡厅里,哥哥带他去吃甜品。

  这家店的蛋糕组合很出色,是他极喜欢的。

  一位年轻好看的小姐走过来,说:“原来你在这里。”

  婉瑶,他听到哥哥这样称呼她,然后请她坐下来。这个名字是听到过的,这位小姐全名任婉瑶,女性Beta,曾经往家里打过电话,是哥哥现在的女朋友。

  她坐下后,三言两语间气氛就变得紧绷。

  他们开始争执。

  她说:“你要去法国留学的事打算一直对我瞒到底吗?”

  “过早让你知道这件事,我想没什么好处。你看你现在的情绪就很低落。”

  “就算我会心情不好,你也不能到现在还把我蒙在鼓里,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听易教授提起,我根本就还一无所知。”

  明楼叹口气:“我是为你好。”

  “你只是不愿我烦你。”她忽然这样说道。

  “你确实误会了,我不愿看你太早情绪激动。”

  “是太早还是太迟,你心里一清二楚。”

  “说话不必这样尖锐。”

  “事到如今,原来错的是我?”任婉瑶冷笑了一声,“你一直没变过,总是戴着道貌岸然的面具,永远站在道德至高点。”

  “你不觉得这样的评判对我太过苛刻?”

  “不必狡辩了,还有一个星期学校就要放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最后一天?”

  “以你现在的情绪来说,这个时间点是比较合适的。”

  “也就是说,你完全不打算好好哄一哄我,而是要我自己用假期去平复心情?”

  “你想太多了。你看,你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接下来的几天你还有心情看书复习吗?你在学业上并不拿手,如果做不到临阵磨枪,考试过不了怎么办?也不好对家里人交待吧?”

  “你就是这样,不管事情本身如何,永远能拧成貌似有道理的样子。事实上,对你而言,我根本不算什么吧?去了法国之后,转头就会忘记我了。”

  “我并没有说过,我会忘记你。”

  “在国内都吝啬时间,去了外面,我还可以指望?”

  明楼叹息出声:“那你想怎么样呢?”

  “分手。”

  “如果你坚持的话,随你。”

  “你看,你根本不挽留我。”

  “如果一个人打定主意要走,挽留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一个人执意要留,不必我说她也会留下来。”

  任婉瑶指控:“你根本是个冷血动物,完全不会燃烧。”

  “既然你做了决定,这些话还是不要再说了,让我们都体面些,好聚好散。”

  她走了。

  静了一阵之后,阿诚说:“哥哥看起来并不难过。”

  “过眼云烟的事,为什么要难过?”

  “她是你女朋友呀。”

  “分手后,就是没有关系的人。”

  “的确是没有燃烧吧?”

  明楼微笑:“我只有一具肉身,为什么要拿去燃烧?”

  他伸手过去,将弟弟的餐刀拿在手里,仔细地将小碟子里的一种夹心小面包切作四份:“这种要切开才好吃。”

  阿诚叉了一小块送到嘴里,没吃过的一种馅芯,是美味的。

  他说:“任小姐其实还算不错。”

  她虽然伤心失望,但并没有泼妇骂街,而且又自己主动及时了断,总算保留了尊严。

  “要走的留不住。”

  没有去努力,怎么知道留不住呢?或许留得住的,只不过是不想留。

  “她很美。”

  “美丽是很大的优势。”

  “会不会怀念?”

  “犯不着,过去了就过去了。”

  阿诚第一次发现,哥哥有这样冷淡的一面。即使心动过,一旦分手就不再眷恋。

  旁人燃得如火如荼,他这里温度始终有限。双方既然在付出上不成比例,时间稍长就只能落个惨淡收场。所以,男女朋友一直多,但每一个都不长。

  哥哥作为哥哥是没得说的,但似乎不能算是个好情人。

  爱情不该是这么彬彬有礼的。恋爱的多巴胺主情绪,所有的爱情故事都在叙述着情绪起伏动荡反复,会激烈和燃烧。

  没在这一点上继续,他转了个话题:“为什么哥哥的伴总是Beta?”

  “如果对象是Omega的话,很难做到不标记,那是Alpha骨子里的本能。标记不容易去掉,要冒生命危险,而且很疼,基本没有人会这么做。所以,一旦标记了,就像上锁一样,锁住了一个人,期限是一辈子。因为一时的冲动而绑定自己的人生,在我看来,投资和回报相当不成比例。”

  “那Omega要是被自己不喜欢的人标记了,也只能认命了?”

  明楼思考了一下才慢慢道:“这么说很残酷,但是,目前的社会现状的确是这样。Omega没有太多的自主性,事实上不少人是在发情期被强行标记的,他们太诱惑了,没有几个Alpha在那种状态下控制得了。”

  “结合不需要爱吗?”

  “Alpha和Omega之间,靠的不是爱,而是征服,源自信息素的本能。”

  “我讨厌这样。”

  “身为社会的人,在社会之中,就要受社会规则的制约,不管喜不喜欢。”

  明楼站起身:“吃完了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快十六岁了,有些事也该要知道。”

  他们去了地下拍卖场,一些在市面上明令不可售卖的东西在这里的行情却颇走俏。比如走私的古董,还有美貌的Omega,包括一些长得特别美的Beta也卖得不错。

  台上在拍卖一个Omega,他按照拍卖师的要求释放出了信息素。

  作为Beta阿诚闻不到信息素,但看得到台下所有Alpha都脸色一变,那种躁动。根本不相识的人,却都不约而同想要去操。

  明明什么也没闻到,他却似乎感受到一股荤味道。

  他转头去看哥哥,哥哥仍然显得冷静,但眼中也投射出分明的欲望。

  Alpha抗拒不了Omega,摆在眼前的事实再鲜明不过。

  人类的道德和羞耻心在本能面前显得如此薄弱。

  忽然觉得心烦无比,他说:“我不要待在这。”

  明楼看他一眼:“至少看完这一场。”

  拍卖师要求Omega收回信息素后,台下的人开始举牌竞价,就像购买普通货物一般。都说Omega稀缺难求,但在这里,只要有足够的钱,并不难得到想要的Omega。

  出价最高的人领走了那个Omega,把他抱进了一个房间里,关上门。至于去做什么那也不用说了。

  阿诚找了个角落呕吐。

  明楼轻轻抚摸他的背,等他吐完。

  这一门课他总是要上的,即使他并不想对他展示这黑暗的一面。

  “你还好吗?”

  “我很好。”阿诚抬起头来,叹了口气。

  光与暗总是相伴而生,不会因为谁的喜恶而不存在。

  大环境是这样,一个人只能尽力做到让自己不沉没。

  偏又有那不识趣的人,在这时候走上前来问:“这个Beta是在这里买的吗?花了多少钱?能否转手给我?”

  阿诚先是一愣,继而唇角一翘:“你要买我?”

  那人盯着他的嘴唇,明楼知道不好,小家伙多半想动手了,在这动手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他一面不动声色地握住弟弟一只手,一面有礼有节道:“舍弟太淘气了,麻烦让一让,我们要走了。”

  用力攥紧了阿诚的手,明楼把他拖走了。

  那人站在原地叹息了一声:“哎,可惜,还以为今天是我的幸运日。”摇了摇头走了。

评论(37)
热度(37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