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90)

雷点:致力于开发明诚的哭包属性


  明诚将车停下来,否则太有可能会撞到墙上去。

  他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因为声线大概没法控制如常。

  脑子里有点空白,一时失却了因应之法。

  他极少会失控。生活给予的磨砺太多,从还不懂事起就得习惯,学习去接受,尝试去改变。

  不会有多么糟糕。或者,即算是糟糕,也有活下去的办法。

  无论是怎样的困境也好,既然来到世上,便不该白活一场,该要留下些正面的有益的东西。所以,要做的,是尽力去适应,改变能改变的东西,接受无法改变的东西,而不是纵容负面的情绪发散。

  可是,听到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一时间,不知多少影像水波般的翻卷过去,情绪瞬间过了载,几至于满溢。像是一直绷着的弦陡然软弱了下来,几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抱歉,我没有早些意识到这一点。”明楼的声音复又在幽狭的空间内响起。

 

  明诚闭上了眼睛,浓黑的睫毛垂落下来,内中有一点晶莹隐现。

  明楼开了车门,走下去,打开前面的门,坐到副驾位上,伸手覆上方向盘上的那只手,问:“觉得不可思议?”

  “你知道吗?”明诚开了口,轻声说道,“从成年起,我就没有做过幻想性质的梦了。而现在,太像是一场梦了。”

  “不相信吗?”

  “不,我相信。”明诚声音微带一丝暗哑,“你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只是……我没想过。”

  以前只觉得,只要能待在对方身边,不管是作为什么都好。

  后来走到一起,也不会去期待被多喜欢一点。

  他所践行的“喜欢”这种感情,是只要有一分便很足够的。 

  一旦这一分乍然被延拓开来,一时之间却是不能一下适应了。

 

  明楼慢慢抚摩他的手背,问:“想知道细节吗?”

  “能印证多年前的事情的,是照片吗?”即使心绪不稳,明诚还是本能地做出了逻辑上的分析。做这样的事情太多年了,已经成了入骨的习惯。

  明楼点头道:“有一次,我们一起打羽毛球,你扭到脚了,还记得吗?”

  明诚回忆着:“记得。那一次,你帮我上了药。”

  明楼陈述过往:“恰好大堂哥看到,他拍了张照片。”

  明诚看到了明楼拿出的照片。

  于是,不必说得更多了,影像原本就比文字和言语能承载更多的东西。

  那时候的明楼还很年轻,不是今日身经百战的伪装者,眼神里的情绪清清楚楚。

  年少时,明诚看不出其中的意思,现在却不难一眼判定:

  明楼多么喜欢他。

 

  那一天,他疼得厉害,在地上没能立刻起来。 

  “怎么了?我看看。”

  明楼蹲下来,扶住他的脚,按了几下之后,判断道:“没什么大问题,涂点药养两天就好。”

  明台把家庭医药箱里的跌打药拿出来。

  明楼接过来,将液体滴在他脚踝上数滴,徐徐用掌心揉开。 

  这么揉挺疼,不过,会想要哭,却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这份暖。

  被藤条抽打是更疼的,但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管。

  而且,不知何故,明楼这么做,他觉得很害羞。 

  明楼的手很大,指节修长,握着他脚踝,扣住。

  是一种掌握的姿势。

 

  等到高中时做过那个异梦意识到自己的心后,慢慢回溯,才明白了那种说不出口的情绪波动是什么。 

  却不知道,他们的心原来是一样的。

  “虽然,在这件事上,我意会得太晚。但好在,还没有晚到无可接受。”明楼慢慢说道。

  明诚安静地听着。

  “来上海上任的第一天,我去见汪曼春,你在车旁等我。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安恒这两个字的含义。若真正动心,便该是安之若素、持之如恒,如同磐石,无忧无惧。”明楼顿了顿,继续说下去,“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却不知道,那个人并不用我费心去找寻。九岁时我抱过还在襁褓里的他,十九岁决定让他来明家伴读,二十三岁跟他分开,三十五岁久别重逢,三十六岁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大半辈子,竟然都跟一个人系在一起,而且,还希望这根线一直不要截断。”

  液体在眼中浸润,明诚抿了下嘴唇。他很擅长控制,原本该是控制得住的。

  但左眼没有服从彻底,一滴泪终究落了下来,顺着脸颊缓缓滑到了嘴角。


评论(104)
热度(74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