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82)

  美术社的朋友给他们做了引荐。前原佳彦抬眼望向明诚,笑了笑,说:“原来是你。”

  视线交接,明诚目光略微闪动一下,继而微微一笑。

  前一晚,他们在疗养院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印象深刻。

  突如其来的出现,却不令人尴尬,而是自如地融入环境之中。情绪深隐,然而不觉傲气只觉亲切,不是有一定位置多年历练不会有那份从容。事实也果然一如预判。

  来画展前,他先去过一趟机要室的销毁间。想要在文件销毁前拿到日本军方的来往公函基本不可能,能做的就是弄到一些碎片,由此复原出几份有关第二战区的炮火封锁线区域划定的文件。

  前原的身份是极好的切入点,既然有机会接近,那就有必要尽量获取他的好感,跟他成为朋友,多拓展一条情报线。

 

  他眼角微弯:“是挺巧的,前原先生。”

  前原说:“叫我前原就好。我刚才琢磨着画出这样画的会是什么人,是你的话,倒是很符合推想。”

  “愿闻其详。”

  “这幅画,有呼吸。初看灰淡、平常,所有的意象都在细节里面。我以为,要久经世事、有一定年纪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表达。然而,画中内蕴的意味又太生鲜了,生命力暖融得几至于蓬勃,不像是中年人的气质,倒像是未涉人世的少年。在遮蔽视线的外在景致之下,展现出的,是画中人的内心世界,有溅散的阳光,自由的空气,春暖花开。让人看了,就感觉幸福。即使痛苦,也是欢悦。”

  明诚眉宇微动:“您很懂画。”

  前原问道:“在刀尖上行走这一点,大约是出自人鱼的那个童话?”

  小人鱼将鱼尾化作双腿,走上陆地去找深爱的王子,每走一步都好像在锥子和利刀上行走,可是她情愿忍受这苦痛,留在王子身边。

  “小时候,很喜欢那个故事。”

  前原笑一笑:“果然。不过,那个故事说的是爱情,你画的却跳出了那个窠臼,格局更大。画纸上面现出的,是生命,这是比爱情更难的。就像唱歌,情歌好唱,生命却是最难传达的。”

  这是才能,更是一种态度。

 

  前原用清晰而肯定的语气下了结论:“画中的人,是你。这是你的世界。”

  这个世界一片焦土,谁的心都是颠沛流离的,长久虚浮,难以落地。

  他并不享受如今的位置。杀戮或许能令有些人得到心理上的满足,但他没有那样的爱好。权力可能会令人饱足,而他也不沉溺其中。

  来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国家,意味着面对的大部分就是敌意和畏惧,虽然有光鲜的名头。

  他不喜欢用权势去逼迫服从,这是件愚蠢的事情,而且极不稳固。然而身边能看清这一点的人并不多,总是惹出大大小小的麻烦来。

  心累,但工作仍得继续下去。每天看到的,是灰色和逼仄。

  最大的愿望唯有一个,完成任务之后,最终就可以回家。

 

  透过这幅画,看到的是一个新的世界:温暖、明亮、甜美。

  在满目疮痍之上的绿草如茵。

  好像对目前的一切非常满意。

  让人想要借用画者的眼睛,去看到那个世界。

  他深沉地看向他,问道:“喜欢财政司的工作?”

  明诚以明面上的理由去答:“我是学财经的,可以将兴趣变成自己的事业,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这话算是事实,但事实上视作事业的,当然不是表层的财经。

  前原又问:“你做了几年?”

  明诚简单回答:“两年多。”

  前原浓眉一轩:“那么,能有现在的职务,必然能力出众。”

  明诚含笑道:“日常的工作不至于太为难,再难一点的,就要借长官的力了。”这当然就是扯谎了,但是话只能这样说,不能说满,要有合宜的态度。总不能直言上司一向把所有的工作压下来。

 

  他们谈话的时候,在另一头,起了骚动。

  那边的地面上落了一把刀,看起来是被打下来的。

  被抓起来的中国青年身形瘦弱,不难猜想事情的经过就是,他想朝人动手,但体力和技巧都不成,略为拧一下手腕就轻松夺下他的武器。

  前原口中吐出四个字来:“柴崎正司。”

  “他是?”

  前原叹一口气:“和我同为领事,但他……”

  后面的话是不太好出口的。柴崎在色上面男女不拘,而这个发难的青年又偏巧生得极为好看,是一见就难以将目光移开的那种。那么,他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柴崎拧着青年的手腕,始终未放,表情莫测。

  明诚抿一下嘴唇。他认得被擒的青年,是史俊超。

  甚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推想得出来。柴崎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他不能多流露情绪,但也不能一分也不表露,那就未免太不自然,显得心中有鬼了。他试探着说:“柴崎先生的目光似乎有些奇怪。”

  前原略微皱眉,含蓄暗示:“他有些不好的癖好。”

  这样做事太蠢,容易煽动对立情绪,对他们的工作一点好处都没有。但他们是同级,他纵然看不惯,也顶多是拒绝与之为伍,而无法节制对方。

  明诚低声问道:“那么,这个青年的命运已经定了,是么?”

  前原点头道:“恐怕是的。”


评论(84)
热度(51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