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60)

  明诚望她一眼,说:“只有一点旧茶,将就一下?”

  尼娅全不在意:“你泡的,自然是好的。”

  他泡了壶茶,倒了一小杯出来,放在她面前。

  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即使在最脏污不堪的地方,也是洁净而温暖的。有好几次她快要死的时候,闻着这味道,又挣扎着活了过来。她不舍得死。

  尼娅捧着杯子,慢慢啜饮一口,说:“味道似乎跟以前不一样。”

  明诚告诉她:“品种不同,这是铁观音。”

  尼娅默然片刻,说:“你的口味也变了。”

  明诚轻扯唇角:“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尼娅看着他,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完全想象不出,你现在的样子。”

  明诚微微一笑:“很不堪么?”

  尼娅看着他的眼睛,道:“你就算是受刑,都不会不堪的。现在也不会。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罢了。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明诚笑了笑,道:“冷静了之后,你依然这样认为?”

  尼娅说:“不错。”她斟酌着措辞:“刚才那个人的确有些心机和能为,在这里勉强也算是个能呼风唤雨的人物。然而,跟他在一起,你只怕必须要保护他。”

  尼娅接着又说:“当然,他也有可能是在伪装,能叫你看上的人,怎么也不该太差。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身手也绝对无法跟我们相比,哪怕是红房中最弱的人,他都不可能是对手。那么,当你身陷险局的时候,他能够帮你吗?就像那次你陷身特萨古堡,如果不是埃里乌执意出手,别人根本无法救你出来。”

  明诚摇摇头:“后来,我助他完成三次必死级任务,并不欠他什么。而且,你是在用价值去评判一个人。”

  “对,我就是这么功利。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尼娅并不否认,“尤其是,当对比摆在面前的时候,没法不觉得不甘。”

  “你错了,尼娅。很多事情都可以用价值衡量,唯独有一样……”明诚执起素色的陶壶,帮她又倒了半杯茶,说:“是要用另一种尺度的。”

  尼娅侧头望他,见他一双眼睛沉静温柔,里面浸润着粼粼的波光,就算在夜晚也是闪烁光亮的,因着某一个人而潋滟着。

 

  尼娅叹了口气:“你太傻了。”

  明诚很平淡地说:“听你说话口气,仿佛我明天就要死一样。”

  尼娅顿了一顿,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别自以为自己强大。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明诚并不反驳,全由着她说:“那就湿吧,就算湿了,也没什么。”

  在昏黄灯光下面,他神情柔和,唇上噙着一缕淡淡的笑,像是浅浅淋了一层糖汁。

  依旧是端然的样子,但内核已被换过了一重。

  她将目光移向他脚上。他的脚是光着的,脚背的皮肤很薄,所以有了什么痕迹都很分明。上面有几个指印,已经被人捏红了。

 

  尼娅便突然恼火了起来。

  她笑了笑,说道:“你知道,我脾气是不好的。你既然不愿听我劝,那我也只得用我的方式来叫你放弃了。”

  明诚毫不意外:“你想杀了他?”

  尼娅坦然道:“我厌恶他。”

  明诚看着她,慢慢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尼娅笑了:“你不用再给任何放过我的机会。我已经决定了。我知道,如果我杀了那个男人,你上天入地都会来杀我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尼娅眼中闪过一道哀意:“我不怕你追杀我。因为,如果你那样做,你就必须一直看着我了。”

  这话里的情意便很重了。

 

  明诚微微叹了口气,想了想,说:“你杀人的惯例,还没有改吧?”

  尼娅说:“没改。三回不成,就算失败。”

  明诚计量道:“那么,连上今晚在内,你还会出手两次?”

  尼娅又笑了,然而笑里带一丝苦意:“为了那个人,你也会这样耍赖了?”

  她今晚射出的匕首实在不能算是认真出手,因为没打算能伤得到人。

  明诚轻叹一声:“我不愿冒风险。”

  “你为了他,已经什么都肯做了。”尼娅低声说道。她用的是陈述式,并不是疑问句。

  她并不争辩。即算是两次,也很够了。

 

  明楼出了中储银行的大门,明诚将车门打开,等他上去。

  不知何故,明诚脚下忽然不慎滑了一下,竟尔将明楼带倒在后车盖上。

  他的动作虽然突然了些,然而他本身很轻,便算是这样半身倚着明楼,也不会令人觉得多么负担。

  明楼的心思转得多快啊,当然想得到明诚不会无缘无故这样。

  他一向是那么稳当的人,怎么会突然立足不稳还顺势带倒自己?

  明楼扶住他的肩膀,立起身来,目光一扫,便看到了车门上没入的弹痕。

  是一次狙击。

  如果他还在那个位置,现在只怕已经没命。

  明诚带开他之后倚在他身上,除了借势而为,应该还有保护他的意思。


评论(128)
热度(709)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