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40)

  在私事上面,明诚是一向不违逆明楼的。

  何况,明楼那简短的两个字里面似乎跟平常不同,多了些烟火人间的味道。以那样低沉的音色说出来,恐怕谁都会听他的话的。

  明楼有把好嗓子,寻常说话时便往往能令听者凝神。

  明楼不会知道,明诚从幼年起,就已经非常爱听他的声音。

  那时候,明楼跟他说的都是非常正经的话。因为认知上的差距,他有许多不懂。但光是听着那样的声音,便什么艰涩的文章都能听得下去,记得起来。

  而现在,明楼说的已经不是正经话了。

 

  明楼的话和动作都带一点强制,不过明诚并不介意。他很清楚,明楼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 

  只要不是公事,他其实很愿意听明楼的话。 

  这个吻像一场捕杀。

  像孩子抓取一只蝴蝶,不全然禁锢,只捏住翅膀,看它在指掌间不断扑棱轻而薄的膜翼。始终存一线自由希望,却一直走不出那个手指扣筑的世界。

  那种天真的残忍。

  其实,它跌宕的命运在它被手指捕获的那一刻,就已经寂定。

  它是剥夺,是摧毁,是占据,是碾压。

  总之,不是那种简单粗陋的物理接触。是用一点点流逝的时间织就出罗网,到它体能丝丝流失,抵抗瓦解殆尽,翅膀失去力量,脆弱地垂落在手上,成为一个再可怜不过的小东西。

  它的坟墓就在那只手上。

 

  这是个无需回应的吻,且也不可能有回应。那点可能被积雨无情地洗刷、销毁,怎样阅人无数的经验也要被强制剥落,蜕变成无垢的纯洁。

  明楼不让他保留余裕,也绝不给什么出声的机会,连呼吸都要一并掠取,直到被牙齿扣压住的舌头处子一样稚木。

  它和技巧无关,只和控制欲有关。

  若单以技巧论,明诚自然要丰富不知多少。明楼毫无客气地磨断它们。

  一如蟒蛇一贯的捕猎方式,完整地吞噬。

 

  杀戮结束,一切就回归正轨。

  略平复一下气息,便依旧要轻装上路。

  好在对手非常冷静,迅速接受现实,不纠缠也不追问,不希冀更不索讨,即使数秒之前他的舌头还被碾磨得柔软至不可思议。

  他早已习惯接受各种各样的状况。

  这个吻的前因不好解释,多少牵涉到人心底隐秘的层面,而明楼想要的后果则很显然,必须撤退到这个吻发生之前,甚至是走进这个巷子无奈窝在一处躲避之前。  

  如果眼中略微含上一点幽怨,便能轻而易举地酿生出叫人心疼的氛围。但他不会这样。他不会令明楼为难。

  明诚从身上掏出手绢,提醒:“先清理一下吧,这样恐怕是不好出去的。”语气平和得好像没发生任何事。

  一方面是将气氛调整如常,另一方面也是将焦点转移。

  连一句“抱歉”都不舍得叫对方说出口。

  用手绢将身上、脸上简单做过清理之后,他们从巷落里走出来。

 

  学生早已散去,车还在那里。车体的破坏比预想中稍微严重一点,车身上被写了大字,车窗碎了都是小事,关键是轮胎也被戳破了。

  明楼连气都没有叹,这点程度还不构成让他叹气的理由。

  或许,在最初,还会介意成为过街老鼠,但在无数的牺牲和鲜血之后,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介意,多少有点。但能被迅速压制下去。

  明诚笑了笑,说:“看来我们得走回去了。”

  他永远叫人舒服,以不易被觉察的方式,将事情调拨成可以轻松调侃的模样,仿佛只是生活中一次无伤大雅的调剂。

  明楼先挪步,说:“当散步吧。”

 

  明楼住的酒店离这里很近,是徒步可以到达的距离。

  他不会坐那种满城穿梭的由人力驱使的黄包车。他可以信赖机械和铁皮,但不会信任任何一个人。

  沿途两边是银杏树,它长得很慢,不像其他可以迅速长成的树种,能很快成荫。但它树干通直,姿态优美,在悠长的时间里会渐渐蔓生出亭亭的冠盖,叶子片片古雅。

  “很久没这么散步了。”明楼说。

  他想起在七叶树林荫道上漫步的日子。法国梧桐和七叶树是法国最常见的树。

  “时间过得真快。”明楼又加上一句。他并不把旧事说出来,习惯性地沤在肚子里。

  但明诚是何等情商,由这两句便大略猜出了他可能联想到什么。

  他不点出,只当作自己感受来说:“这时候,会想起巴黎的七叶树林荫道。”

  “七叶树长得很快,它满树新绿的时候,法国梧桐才刚刚吐芽。”明楼笑了笑,说:“它树荫大,是最适合散步的。因此,巴黎大学那条林荫道,又被不少学生叫做情人道。”

  “不只是学生吧?”明诚淡淡一笑。

  这是在打趣,思及明诚说过在法国见过他,明楼立刻意识到,他应该看到了接吻那一幕。否则没来由拿这个打趣他。

  明楼沉吟一下。

  按惯例,他是不用说什么的,没有必要。

  “那时候我也很忙,跟现在不一样的忙。”到底还是暗示了一下。

  明诚没有出声。他有点意外,明楼这么说,几乎像是在解释了。

  忙到没时间恋爱的意思。所以,接吻也好,别的什么亲密动作也罢,背后意味的并不是恋人关系。

  明诚很清楚,明楼不需要就这事做解释。

  多出的这一句,析出的是道无形的影:对方虽然尽量无心,但时至今日,已不是全然无情。

  解读出这点之后,明诚发现,他不会说话了。 

  一向千伶百俐的嘴,要退化到孩提时代,才会有这么笨拙的时候。

 

  就近原则,去了酒店里梳洗。

  明楼进浴室时,明诚打电话搞定了处理车子的事。

  他的耳力很好,理所当然地听得到门板后面淋浴的水声。

  他陡然间觉得,来到这里似乎是件非常不合宜的事情。

  在身体有过坦然相对的时光之后,虽然没有直接的视觉场景,空气也似乎变得黏稠了几分。

  水声停了下来。接着,是衣物摩擦的声音。

  他脸上一热。

  意识到这样太不自然了,他迅速调动意志让自己恢复如常。

  明楼走出来的时候,并没发现异常,只是示意他可以去了。

  他们擦身而过。明诚走进去,将门关上。

 

  听力太灵敏,在这种时候,不是好事。

  判断力太佳,又助长了它不是好事的程度。

  明楼完全可以由不同质料的衣物摩擦之声,判断出明诚脱到了第几件衣服。

  房间里太安静,耳朵里灌满的全是这种细微的声音。

  水声响起的时候,可以想象到鲜活的画面。

  几十道细小的水柱下面,是纤细柔韧的身体,滚烫的热水在上面流淌。

 

  门铃在这时响了起来。

  清寒有力的声音果决地穿透大门:“明大长官是不敢见我吗?”

  明镜来了。


评论(87)
热度(59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