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3.鬼迷

捞一下《戏文》: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183c1debJaE4Iv&id=565151008621



  明台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盯着面前的门板,一脸麻木。

  五分钟之前他起床准备去洗手间上个厕所,手刚放到门把手上,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夜深人静,一点动静就会很明显。原本该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出现了脚步声。

  恐怖片?显然并不是。脚步声经过了他的房间门口,毫无停留地掠过,在隔壁房间顿住。

  会找人的鬼?那么本体是什么也就不用多想了。日渐发福然而精力不知为何特别充沛的大哥。

  晚上不是毫无廉耻地做过了吗?深更半夜的这是要闹哪样?

  他很想咆哮一声:能不能考虑一下这个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这个家并不是专为你俩而搭建的爱巢!

  哦不对,A和O在一起并不需要爱,有本能就行了。看大哥一贯的表现,也安不上什么痴心人设。

  且不提明台在这里胡思乱想,那厢明诚房间里,有人开门的时候他就醒了,职业性造就的警觉。静听了脚步声两秒之后,他心里有了底,绷紧的身体恢复了松弛状态,带着困意出声道:“大哥?”

  “是我。”明楼回道。

  大哥的声音很正常,听起来不像有什么突发的情况需要去处理,可是半夜突然过来,要说没事也不可能。心里这么想着,明诚用裹着困倦的声音继续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这种半睡半醒的声调,明楼在他床边坐下来,说:“做了个梦。”

  “噩梦?”

  “梦里面,我们决裂了。”

  “因为什么呢?”

  明楼说:“因为我强迫你做了你不愿意做的事。”

  梦中,虽然运用本能的力量从身体上全然压制了他,但是明诚的精神依然在抗拒。

  手扶上他的皮带的时候,他那双花鹿一样的眼睛骤然放大了,惊惧又委屈地。他的声音里甚至带了愤怒:“大哥!”

  明楼对这种提醒关系的称呼无动于衷,径自扒掉了皮带,将他的裤子沿着腿根褪下来,强制性暴露出了光溜溜的下半截身子,俯视着他:“即使要破坏这种关系,我也得这么做。”

  要杜绝一切可能出现的侵害,在操作上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伸手解了自己的裤子,Alpha存在感十足的性征硬梆梆地暴露在空气中。

  明楼从明诚眼睛里看到了他心灵的恐慌。

  身体被覆盖住的时候,他近乎无辜地仰望着自己的哥哥,对压逼的胸膛做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推抵动作。在平常它很有杀伤力,但不包括这种状态下。

  明楼右手抓住他的手,顺势扣在了头顶,左手抚过他耳后的腺体,手指释出了信息素,进一步施加了冲击:“这个责任……我只能承担。”

  ——如果你一定需要一个Alpha的话,与其交给别人,还是交给我比较像话。

  他咬上了明诚的颈子。

  明诚眼珠湿润了:“你是我哥哥……”

  明楼无动于衷:“多兼一重身份也无妨。”

  目的和目标都明确,那就不存在收手的可能。

  蜘蛛将毒刺刺入了蝴蝶鲜润多汁的身体。

  出奇的是,醒来之后,连负疚感都很薄弱。

  酣畅淋漓的感觉太鲜明,不需要忍耐,只需要顺从内心。侵入、成结、标记一气呵成,永绝后患。

  他完全得到了他。

  这种感受在深夜里直指最真实的渴望,十足的蛊惑人心。

  像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他几乎本能地从床上起身,穿过楼梯和走廊,进入明诚的房间,坐到了他的床边。

  半梦半醒的样子,软软的声调,这些都显得很脆弱,该算是他防御最低、神智也不太清醒的时候。

  无论要做什么,这时候实施起来都会比较轻易。

  这些思绪如同火焰般炙烤着内心。

  一片黑暗中明诚看不到对方的表情,针对明楼的上一句,他猜测着哥哥的心情:“难受吗?”他这样问道。

  “有些煎熬。”明楼说。

  明诚坐起身来,抱住明楼的肩膀,轻轻吻了自己的哥哥。

  一个温柔而安稳的吻。

  他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从小到大,你从来没勉强我做过任何事。”

  

评论(50)
热度(51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