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69.乌托邦

  “真的吗?”明诚问道。

  明楼犹豫了一下。

  誓,不可轻许。尤其是关于“永远”这种虚无缥缈无法保障的誓言。情绪上头之下脱口而出,稍一思考便觉得多少有些虚伪。

  他这一犹豫,明诚就懂了。

  为什么要多问这一句呢?有前面那句不就好了吗?

  永远不变太难做到了。因为期限太长,是一生一世。

  不想太善感,但眼底却泛起了湿气,胸口流过一阵绞痛。

  这种情绪波动没有道理,该算是神经质了。

  他垂下眼睛,还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我会永远爱你。”

  “你确定吗?”

  “我确定。”

  “人生有几十年,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

  “我不愿意变,那就什么都不能让我变。”

  “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明楼用了比较温和的措辞,没有直言“如果我放弃你呢?”

  不过明诚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不管生活如何变化,我会在心里和我爱的人在一起。”

  在他这里,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任性得像个小孩子。在烟火的世俗生活中,不合常理地认定乌托邦式的爱情理想。

  明楼想,自己大概是有点残忍的,现实主义遇上了理想主义就是这样。你所认定的那些障碍、波折在他那里也不是说不存在,只不过他有另外一套异世界的处理方式。

  可以有这样一种永远的方式,是脱离外界的变化,而只存在于内心世界的吗?

  这种事情,早已习惯了现实的成年人当然是想不出来的。


  他试图做一下补救,用手轻抚对方的头发,他说:“你是我最爱的人。”

  明诚轻轻“嗯”了一声。

  被抱着,被哄着,他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问什么。

  喜欢这个怀抱。想被温暖笼罩。

  其实,很害怕寂寞。一个人呆着时,下起雨来的时候,听着雨打在木头窗棂上的声音,会觉得自己像在一条船上,一条在茫茫大海中航行着的船上。他喜欢听着雨声,喝一点酒,想象自己在一叶孤舟中飘飘荡荡。那个时候,特别渴望被人抱着。

  对方的怀抱是这个常会觉得冷的世界里的闪闪发光的太阳,会让心里温暖温柔和温存。

  一把锁,搭上,锁束,一扣就是一生一世。

  尽管存在种种顾虑,但明楼其实很溺爱他。有时候,像是大人对待小孩子一样。他知道。

  宛若温水的浇灌,让人避无可避,益加深陷。

  所以,虽然眼角有酸涩的冲动,还是不要哭了。

  如果哭出来的话,会造成困扰吧。肯定的。

  一定,一定,要控制好自己。

评论(54)
热度(54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