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67.小狮子

  事后,明诚给这两出做了个总结,叫做:黄金蟒搅动风云。

  明楼伸手捏捏他的脸,脸色严肃:“越来越贫嘴。”

  可是,有些小细节隐在后面,比如嘴角略微弯了一下,接着又抹平。所以,这句批评着实是没什么威慑力。

  所以,明诚笑了笑,便往他耳朵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把一个名词灌进去,轻而软的声音,但又足够清晰:“黄~金~蟒~”。就像他在某护肤品广告里说“一~辈~子~”的那种声气。

  耳朵被烫到了,明楼放弃了原则,大概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原则。他叹一口气:“谢天谢地这称呼不算太猎奇。”

  仔细想一下,也不算太坏,至少听起来还算威风凛凛,不是吗?

  “好吧,礼尚往来,那你是什么呢?小狮子?”

  “为什么不是大狮子?”

  明楼捏捏他的手臂:“你好歹先养壮些再说这话。”

  “我怎么觉着这是在偷换概念试图切死食物链关系?”

  小狮子遇上黄金蟒,怎么看都是盘中餐的下场好不?

  明楼泰然地一点头:“是这种食物链关系没错。所以,你在,我就来了。” 

  他的眼神像静静燃烧的火焰。


  明诚突然就不想嘴炮了,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明楼挑一下眉头,意思是要他说下去。

  他就说:“你说的都对。”

  人的情绪是非常奇异的,一个点滴,一个瞬间,会突然地降落,进入某个状态。

  也许单纯就是被甜到了,所以,一时就有点稀里糊涂。

  忽然很想被亲吻。不是唇舌交缠的那种,而是一个如同私语的吻。

  他抬眼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眼,明楼就懂了。

  很奇怪,好像有脑电波的存在,不用言语,就可以猜到。

  黄金蟒吻了自己的小狮子。

  一个如同蝶翼的吻,没有进入,只是嘴唇贴合。

  静静贴了很久,明楼才在明诚的双唇间呢喃了他的新名字:“小狮子……”

  “嗯?”

  “抓住你了。”


  也有正经交流的时候。

  “下决定了吗?梁仲春给你的那个本子?”

  “剧本整体上不过不失,就是普通的爱情故事。”

  “听起来不够好?”

  “整体而言,是的,剧情比较狗血,情节也算起伏,比较适应爱情片市场的那种。但是,我很想试一下许霖这个角色,坏得很立体。”

  明楼想了想:“小成本爱情片,又有观众喜闻乐见的狗血,回本应该不难。只是角色太坏的话,在这类片的受众那里,你的风评可能会很差。毕竟他们主要看的就是爱情,不喜欢破坏者。”

  “这点很有可能。不过,我还是不想放弃。谈恋爱的那一对性格相对单薄,传统的正面形象。但这个角色不是,有好几个矛盾的点在他身上,演起来应该很有趣。”

  明楼一点头:“也是,你从没演过这种坏得彻底的角色。”

  明诚说:“我想做得更好一点。”

  “这个选择是危险,也是机遇。”

  “完全没有优点可言的男人,怎么让他现实地立起来。光是想一想,就已经很兴奋了。”

  “其实,你已经做好决定了,不是吗?”

  “嗯,决定了,被骂也无所谓。要是不挑战一下这个角色,我会后悔。我很想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样的点可以被挖出来。”

  “那就去做吧。”

  明楼没有总裁风地大包大揽:“即使结果不如意,还有我养你。”

  这话听起来是够甜,其实不现实。

  人的自我实现永远是要靠自己,而无法仰赖外界的给予。

  不管他们多么亲密,都不可能。

  只有自己拼命地去努力过、奋斗过,才会从中得到喜悦,切实的有根基的那一种。

  坚持自己的认定,不惧怕去尝试。这样,才是动人的。

评论(29)
热度(58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