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6.药

  明诚的经纪人一脸麻木。她是来接人回去的,没成想推开门撞到这一幕。

  这特么太尴尬了。

  明楼倒像没事人似的,闭了眼睛,收回舌头,嘴唇却依旧压着。没有动作,只是维持着一个粘着的状态。

  就这么静了一会儿,将心跳稳下来之后,他才松了手,退开一步,摸了摸明诚的头发:“该收拾东西了。” 

  神色中没有被撞破的尴尬,十分和蔼可亲。


  经纪人OS:这种父子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倒不是说明楼变老了,她的昔日男神就算画风突变成了斯文败类,也迷人至极,不要脸起来依旧苏苏苏的那种。不过摸头杀真的很犯规,还有表情声音也是。真怕他脱口而出一句可怕的“心肝小宝贝儿”。

  明诚在医院养了十天,并没有很憔悴,脸颊倒像是丰润了点,眉眼分明还是那样,但硬就在轮廓中显出了些少年式样来。

  这么两下一相合,年龄感就出来了,有了老夫少妻的feel。

  啊呸呸呸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词?


  明诚抬眼望向明楼:“知道了。”语尾有一个轻快的上扬。

  经纪人再OS:敢不敢声音不要这么甜?

  其实也没啥好收拾的,明楼早把东西理好了,现在只不过由本人再确认一下。

  十天看起来很短,能做的事却很多。现在的明楼不至于家事全能,但至少护工能做的活他都能做得很熟练。

  这样看来,至少是用了心吧。经纪人这么想。

  其实她已经发现这半年来明诚的情绪都很低。也不是非常明显的忧郁或者暴躁什么的,就是有时候会突然地发起呆来,让人觉得他似乎在想着什么人。

  他生日是在剧组过的,在青岛的时候。

  剧组准备了大蛋糕,在新鲜奶油的芳香气息和闪烁的烛光中,香槟被打开,泡沫冲到了半空中。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dear 诚诚,happy birthday to you。”一群人唱着生曰歌朝他撒着庆祝用的纸花屑。

  导演笑着说:“把蜡烛吹了吧。”

  一位主演炒气氛:“哎,等等,蛋糕可是我买来的。快说,爱不爱我?”

  明诚笑开了:“这是打鸭子上架呀。导演你快管管!”

  “呵呵,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我可不管。”

  “那可不行,您可是大家长。尊老爱幼我还是懂的。有句话说得好,没规矩哪成方圆。对吧,导演?”

  如此这般将焦点转移到了导演身上。

  其实只要说句“爱你啦”就能打发的事,他却硬是绕了一大圈,回避了过去。

  类似我爱你这样的话,哪怕只是开玩笑,他也是不愿意说的。

  放工后的片场最后变得跟游园会一样热闹,一群人笑着,闹着,叫喊着。就像身边火热的持续的夏天。 

  不过,明诚似乎时不时就要关注一下手机。

  在等什么重要的信息吗?

  好像一直没等到的样子。

  然而他看起来也并不沮丧,仿佛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

  现在想起来,已经可以明白,那时候,他是在无望地爱着某个人吧。

  因为知道是无望的,所以可以安然。

  至于这个人是谁,也不用去猜想了。那段时间,明楼不也在青岛吗?拍另一部戏。

  如果有心祝福的话,无论是自己过来还是发条信息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一样都没有发生,那就是存心规避。明明在《今生今世》剧组的时候,至少是朋友。

  明诚没有放下。

  分离了,有些感情依旧在延续。

  俨然是……病了。病根深种在外人不得见的内腑。

  直到今天,她才觉得他像是好了。

  明楼就是他的药啊。

  

  他们把东西拿到车子上去,经纪人陪明诚回去。

  经纪人忍不住问道:“你和他,以后打算怎么样呢?”

  明诚自然而然地答道:“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接着,他垂下眼睛:“直到……他不想继续为止。”

评论(81)
热度(727)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