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0.秘密

  明楼并没有存心窥探明诚的秘密,只是当他俯身过去,帮明诚掖好被角的时候,被夜晚的风将一个秘密吹进了他的耳朵。

  明诚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仿佛默念咒语一般,喃喃着什么。

  “明楼。”他轻唤。

  后来一连串的,也都是这两个字。

  “明楼……明楼……”

  他的舌尖雾气似的裹着这个名字。

  像临水的旅人,即使再怎样伸长手臂,也无法碰触仿佛近在咫尺的镜花水月。

  像渺小的飞虫,扑棱着薄如蝉翼的翅膀,别无选择地落在摇曳的烛火上,岁月无惊。

  到了最后,咒文才出现了一丝变化。

  “不要离开我……”


  明楼想,这其实是件显而易见的事情。他却到现在才发现。

  明诚像一件美丽的青瓷瓶,壳碎了,但是又被一片片重新拼凑起来。因为技艺高超,外表上看去依旧是完好无缺的,硬撑到底。

  孤立无援的处境,不得不坚强。

  在他短短的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一直在被人放弃。被父母放弃,被养母放弃,又被自己放弃。

  以分手为目的地的交往,是在他本来就没有安全感的心理认定中又添了一把柴。

  所以,即使再度开始,他也只认为这是一个短暂的过场,随时可翻篇的那种。

  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他的。

  好合了,也只像是分离的前奏。


  第二天早晨起来,明楼让明诚在床上洗漱,拿了个盆子放在腿上,让他左手扶住盆沿掌握位置,右手塞进去一个盛了水的杯子。

  “目前只能漱口,漱口水就吐在盆里吧。”

  漱口水是温的,还带着咸味,是一杯盐水。

  等漱完口,明楼把盆子、杯子都收走,然后帮明诚擦了脸,额头、双颊、耳朵和脖颈都擦了一遍。

  极为生活化,像细水长流的日常。

  明诚耳朵红了。

  他并不想显得这么没见过世面,但事实是,明楼每一个微小的举动都让他在意。

  明楼端详了明诚一下。他知道明诚爱干净,所以便把他收拾得整整齐齐。这并不麻烦,反而从心底里生起满足感。

  像照顾自己的小孩儿一样。

  明楼昨天跟赵医生长谈了半个小时,又找护士长详细咨询了一番,对需要做的一切了然于心。

  其实,能力强的人在各个领域是相通的。有些事做不好,只是因为时间效益和经济效益不成比例,不值得多花心思。若真有心去探究关窍,凭他一贯的思量工夫,哪有什么难得倒他的?

  认定了要做,便得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赵医生来查房,问:“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没有?”

  “昨晚疼了一阵。”

  “什么时间?”

  明楼回答了这个问题:“凌晨一点。”

  赵医生轻轻瞄了明楼一眼。出于职业道德,他不窥探患者的私生活,然而影影绰绰也猜到了一点。

  事情前后他基本了解。这两人是演员,有多出名他不知道,没关注过娱乐圈。现在出了场拍摄事故,一个保护了另一个。

  这病人本来不用他管,明诚受的伤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寻常医生就能负责,然而老凌非把这case安到了他头上。

  老凌的理由是:“你毕竟技术最好嘛。”

  赵医生才不信这套:“八成背后又有什么大人物吧?”

  凌院长咳了一声说了实话:“明氏前段时间给医院捐赠了五套设备。现在人家找我要最好的医生,不好不给人家办。”

  赵医生望天:“所以师弟就是用来卖的。”

  然而他也知道这些口水仗全是废话。事实是,他永远都不可能拒绝来自师兄的要求。任何要求。

  从他揽住自己的肩膀,微笑着说“你真让我骄傲”开始。

  可以一起工作已经是最近的距离。


  对接手的这位病人,赵医生冥冥之中有种同道中人的感应。

  危险当前能奋不顾身,如果说是普通同事,未免过于牵强。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完全可以理解。如果是师兄遇到危险,他也同样会不顾一切。

  这世上,感情这回事没什么道理,无非是一物克一物。

  有些事,无关结局。心之所向,没法改的。

  他向明诚说:“第一天是会这样的,不用担心。现在,我要重新给你上药。这个过程中,我需要你保持安静,不要睁眼,就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也一定要忍耐不要动,好吗?”

  是正常的医生指导患者的言语,但因为过分好听的声音和温柔的态度,而使得指导语仿佛蒙了一层薄薄的迷雾。

  简言之,有让人自然而然听从的力量。

  “好的。”明诚说。

  纱布掀了起来,一只温热的手掌轻轻托住他的下巴固定,然后往里面换了好几样药。

  如同医生先前的声明一样,这是个难受的过程。不过明诚是最省心的合作者,没有睁眼,没有动,也没有吭声。

  赵医生嘴角泛出一丝笑意:“你很配合。”接着又叮嘱道:“平常如果觉得痒,也不要去揉。容易感染。”他转向明楼说:“我白天在门诊坐诊,如果有问题,随时来找我。”


  经纪人过来探望。她昨天也来过,可惜明诚一直没醒。

  明楼见她来了就拜托她照看一会,说自己有事要出去一个小时。

  经纪人内心吐槽:我怎么觉得这会儿你更像他经纪人呢?这理所当然安排的劲儿。

  不过嘴上她自然是没说多话地应承下来。

  明楼约了方小姐见面。至少先得把这件迫在眉睫的事给解决了。

  解决的方法方小姐早递了把柄给他。

  在马场骑马的时候,方小姐有专门的马术教练,姓杜。在他们的眼神接触中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以前他是打算对此睁一眼闭一眼的,现在倒是可以把这件事拎上台面,藉此做个交易。

评论(98)
热度(70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