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9.失重


 

  互道了晚安之后,明楼睁着眼睛,并没有立刻睡着。

  他无法不意识到,明诚就在跟他一板之隔的地方,静静地躺在床上。

  夜里很安静,板壁又不隔音,他隐隐听到了从对面传来的一种声音。

  声音很微细,但在这个静夜里,恍若无声地擦过耳膜,继而漫进去,却不啻于惊天动地的一响。

  是轻微的喘息声。

  但再细听时,却又全然没有了。

  此时四下寂静无声,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当你能够意识到自己在呼吸时,所代表的是,它的频率已经不太正常了。

  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

  他想推开旁边那个人的房门,走进去,把他抱在怀里,然后,让他发出那种脆弱的声音。

  糟糕的是,他还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这样做了,是会得到允可的。

  明诚会接受他,当然会接受,因为他始终隐藏的心意。

  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但是,所有的温情脉脉都在昭示着这一点。

  他喜欢自己。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理由,不打算倾吐。

  只要他走出这一步,就可以收获对方无尽的柔情蜜意。

  只是稍微往这个方向想了一下,就能感觉到身体里涌出了不言自明的向往,以及,难以名状的欲望。

  在片场看过一次的对方的身体在这时候适时地浮现上来,那是纤细柔韧的、像柳条一样的肢体,似乎稍微多用些力气拥抱的话,就会折断。

  想把他折断。就像打碎瓷器一样。

  心里升起这样危险念头的时候,明楼立刻断然地把对方身体的影像暂时从脑海里清除掉。

  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深沉的眼浮上思量的神色。

  他很确定自己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别人都以为他选择走上演艺道路是个疯狂的决定,唯有他自己知道不是。

  他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兴趣和才能,并且很确定只要持续付出,就会得到相应的犒赏。

  花费五到十年的时间,在与商业迥异的另一领域走到顶峰,是很有趣味的挑战。

  届时,再回到自己最擅长的路线上,并不算迟。

  他无疑会将明氏进一步拓展,变成比眼下更大一倍的帝国。如果不能做到,代表他没有尽力。

  在这个过程中,家族之间的联姻是必然的选择。双方不必有感情基础,能做到礼貌相待、互相助益即可。

  早已描绘清晰的蓝图:宏阔的财富,体面的家庭,绵延的子嗣,成功富足的一生。

  明诚是这支协奏曲中的一个不和谐的杂音。

  在他的人生规划里面,从来没有预计过,有这样一个人的出现。

  该就此定住,不能再更进一步了。

  可问题是,他做得到吗?

  仅仅是隔着一壁的同寝,已经衍生出幻音。不难预料,这一晚是睡不好了。

  已经成为心魔,强行去压制,就像治水只用堵法一样,反而会引发更加不可控的崩盘。

  那么……

  又何妨在可控范围内去尝试另一种方法。

  嘴唇意味深长地抿了一下,明楼抬眼望向窗外中天高悬的一轮冷月,视线定格了一会儿,心下做了决定。

  起了身,他走出房间,轻轻叩击隔壁的房门。

  明诚开了门。

  明楼不由凝视了他。

  纸雕一样的身体以一件白T裹住,透过柔棉的质地,仿佛能觉出肢体的热度。V型的领口露出一截白皙秀美的颈子,休止于锁骨勾人的深陷。

  薄而柔软的皮肤,想要以犬齿陷入。

  明诚静静看着他,问:“有事?”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微张开,月光无声地抹过来,在他柔软的嘴唇渡上一层细微的光泽。

  没有前奏,也没有声明,明楼倏然低头吻了他。

  和预想中一样,没有遇到任何抗拒。

  他知道自己不会被拒绝。

  那双薄红的有棱有角的嘴唇闭得不很紧,舌头一撬,就分开来。

  明楼便长驱直入了。

  这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他把他慢慢地尝深和尝透,像探究一个神秘的、幽深的秘密。

  嘴唇像沙一般融化了,是被甜蜜的湿气浸透了,也是被颤动的火焰融解了。

  危险的魔力。

  群星被茂密的树叶遮掩,只能隐隐绰绰地透出些晦暗不清的光芒。

  仅仅是一个吻而已。却已经有些不能自制。

  所以,不需要再继续验证了。自行判定的心动并不是错觉。

  压住心底的意欲,用一股坚定的力量分离了嘴唇,明楼开了口:“做个约定吧。”

  “内容是?”

  “我们交往,期限是……”

  眼中闪过一道了然的光,明诚接上他的话:“到关机的那一天。”

  明楼一点头:“不错,你同意吗?”

  明诚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如果你希望如此的话,”他脸上是一种温柔而平静的神色:“我同意。”

评论 ( 126 )
热度 ( 778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