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楼诚】戏文ch14.无妄


  旅馆的第六层是餐厅,提供一日三餐。基于节省时间的因素,大部分人会在这里吃早餐。

  明楼上去时,明诚一早就已经在日常坐的那张桌子旁边,笑意微微地向他打了招呼。

  明诚的生活习惯很好,每天一定早起出去跑步,回来洗了澡去吃早餐。所以他一般到餐厅比较早。

  在发现明楼到的时间点通常是高峰时段之后,他就一般会顺手多拿一份早餐,免去对方排队的麻烦。

  明楼走过来,坐下。

  他面前放着两个一次性的碗,一碗盛着小米粥,一碗装着馒头和煎蛋。

  不用餐厅里的瓷碗是为了避免散热过快,一次性餐具可以加上密封盖,有利于维持食材的温度。馒头在早上吃比油条来得清爽,只是单吃会较为无味,夹上煎蛋便有了口味,也不会太油腻。

  明楼把盖子揭开,用起了早餐,不热不凉,恰好的温度。

  这份细致和周到润物无声地沁入他的生活里,成为日常中一个极其平淡的组成。

  虽然可预知的,它必然会在四个月的拍摄期结束后终止。

  早上时间较为紧张,两个人并没说话,就只是默默吃着各自的早餐。

  这世上有些人,你跟他在一起时,即使什么也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的,反而会感觉温馨舒适。

  化好了妆开工。

  周凯仍旧躺在被子里,却以虚弱的气声开了口:“我要你回去,少秋。马柯那边我不放心,他心眼太实,恐怕难免要中人家的圈套。”

  洪少秋微一沉吟:“但你现在这种状况……”

  有些吃力地将声音提高了一点,周凯说:“一点小病小痛,还要不了我的命。快去!”

  洪少秋看着他,缓缓道:“抱歉,我不能应承。”

  “所以,你也要跟我对着来?”

  周凯面上没有血色,嘴唇灰白,声音亦是轻的,但语气中依旧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威压。

  洪少秋转身背向了他,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过了一会儿,才徐徐吐出一口气来:“我怕你死。”

  刘一魁完全有可能找到这里来,而此时的周凯并不能和他动手。

  周凯沉默了一阵,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我的命很硬,没那么容易被拿走。”

  声音像在空气里飘浮,他轻轻说道:“七岁的时候,父亲把我和一条大狼狗关在屋里。杀了它走出来之后,他对一身血的我说,弱肉强食,你明白了吗?如果你不够强,那就只能等着被宰,甚至连尸体都没机会留下。”

  洪少秋静静听着。这是周凯第一次愿意对他说起从前的事情。

  周凯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成为最强的那个好了,没有人想任人宰割。”

  洪少秋的目光微不可查地闪动一下。

  周凯轻叹了口气:“我想了很久,刘一魁的理由。想来,他也是想要做站在顶点的人。他的自尊一向那么强,又确实有匹配得上的能力。所以,我可以理解他。”

  周凯下了结语:“就这么着吧。”一双漆黑的眼睛望定了洪少秋,他慢慢道:“你不想去,我不逼你。七杀堂虽然是我手里的,但如果刘一魁能够抢了去,那也算他的本事。横竖他吞了多少,过几天我要他吐出来多少就是。”最后一句俨然又带了森冷的杀气。

  洪少秋无声地叹了口气。身体这样了,还想着要打要杀,完全是丛林里野兽的模样。

  他走过去,掖了掖他的被角,接着直起身来,触着他的目光,面上声色不动:“先休息吧。我出去查探一下情况。”

  摄影机停了,他们的视线却仍停驻在对方身上,戴着角色的面具。

  作为卧底,洪少秋当然擅长表情控制。从小在特殊环境长大,周凯也不会有太分明的情绪。

  这样的戏看起来应该是有些闷的。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每一个对视间,甚至是视线的一个随意轻瞥,他们的眼睛深处都有无形的火花,像春天的野草,每一时刻都在细微地生长。

  没有人说出关于爱的辞藻,洪少秋只说“我怕你死”,周凯亦只说“就这么着吧”。这是他们目前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坦诚,以及让步。

  是在一片平静之下,缓缓陷入沼泽的模样。

  仿佛剧本的时间仍然在延伸,他们注视着对方,在灯光师做出来的灰淡天光里。

  所谓表演,从来不是一个人的独秀,而更像是一场探戈,你来,我往,要旗鼓相当,要势均力敌,合拍的脚步和动作才能营造出美丽的轨迹。

  这场平静的对话戏就像嘎然而止的探戈。在那些貌似平静的肢体、动作、眼神和台词里,他们巧妙地支撑着对方的情绪,并在你来我往的递进中将情绪一步步拔高。结尾掖被角后的眼神抚触正是在数分钟的共舞之后情绪到达的一个沸点。

  他们谁也不能立即停下这种燃烧。

  因为,这是像吸大麻一样让人欲罢不能的美妙感受,将精神全部贯注进去,俨然活成了角色本身。

  这天收工之后,梁仲春请客吃饭。

  明诚对他一点不客气:“来的路上我看了一眼,天上居然并没有下红雨。”

  梁仲春瞪他一眼:“你小子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谢谢梁导,“明诚一欠身,”这次肯从兜里掏钱。”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说一只铁公鸡?”

  “嗯,让我想想,当年只肯给我1块钱小费的人是谁?”

  梁仲春手里夹着的一筷排骨顺势填进他嘴里:“塞不住你这张嘴呢。”闹完了这一波,他咳了一声,说:“其实这次是制片人拨了钱,由我出面请大家吃饭。”

  明楼开口道:“理由是?”

  明台飞快接口:“我知道!一定是第一波花絮宣传势头喜人,所以制片人龙颜大悦,决定犒赏我们。”

  必须承认,明台这种关注八卦的网虫消息的确比其他人灵通。梁仲春一点头:“就是这样。我们昨天发布了一款花絮视频,24小时点击量已经超过了6000万,而且还在继续攀升。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种声势下,至少片子不会赔钱了。”

  明台向明诚嘿嘿一笑,又瞄明楼一眼:“网友们看了花絮,都激动地嚷着让你们俩在一起呢,强攻强受、相爱相杀什么的一大串形容词感叹语。”

  不待明楼说话,明诚嘴角一撇道:“我记得网友还让我和你在一起呢,你从是不从啊?” 

  明台好开玩笑,立刻正了色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所以,选择的时刻到了!当当当当,到底选我,还是他?” 

  “我选……”明诚刻意拖长了声线:“红烧肉。”修长的手轻轻松松夹起一块油腻腻的红烧肉,转眼间投入明台口中,把喋喋不休的他噎了个正着。

  明楼不知不觉地吃掉了两根排骨。

  他无法跟明诚开这种玩笑,亦无法跟他做这样的嬉闹,他们之间,始终是横跨着九年的距离。

  时间将人的心志淬炼成熟,不会轻易被扰乱心思,能够理智客观地看待事物,可在同时,也带走了蓬勃的朝气。

  它是这样公平,要给予,也要剥夺。

  明楼心头的思绪就在这里陡然一滞,他忽然发现,也许是这些日子跟明诚在一起的时间太多,他们又太投缘,像是推心置腹的朋友,所以,他开始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应该是最接近对方的那个人。

  而一旦发现在某些地方他们是有差异的,在这种有差异的地方偏偏又有人跟明诚是能接近的,他的心中就不觉出现了不快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是非理性的,也是负面的。无论朋友好到什么程度,都一定会有有偏差的地方,而且对方也不可能没有另外的朋友。将目光聚焦在差异性上,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虽然很意外自己的情绪这样轻易地被对方影响,但在做过心理分析之后,他就断然地把负面的念头抹掉了。

  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的人生路线规划清晰。用十年完成演戏的梦想,再用其后的时间拓展家族事业。婚姻方面就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长相过得去,脾气也不太差,能让日子过得下去就好。

  在进入这个剧组之前,他从来没有打算过,要接近明诚这样的人。

  因为,太危险,一旦涉入过深,便极有可能危害到既定的人生规划。

  然而,必须承认,他高估了自己的免疫力。至少,在四个月的终期到来之前,他不能够停下眼前的这一段相处。

  既然时日无多,又何须思虑过甚庸人自扰?

  想着这些的时候,那盘荷叶蒸排骨无声地转到了他跟前。明诚仍旧在跟别人说话,手指轻轻一拨,却又偏偏将餐桌转台转到这样不偏不倚的位置。

  这样的细致明台自然领会不到,梁仲春却不动声色地将目光往明诚身上淡淡一扫。

  

  

评论 ( 45 )
热度 ( 768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