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60.夜色

  明楼把手放在阿诚的尾椎上,低声问道:“疼不疼?”

  阿诚点点头。

  “是哥哥不对,哥哥不该打你。”

  阿诚摇了摇头:“我想,你是因为担心我。”

  明楼没有说话。

  其实,在他心里,比起担心来,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如果发生了糟糕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及时找到阿诚。

  他多么恐惧失去他。

  所以,才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动之下打了阿诚。

  明楼伸手去解弟弟的皮带:“让我看看。”

  阿诚在他腿上动了动,乖乖地趴伏下来。

  狭窄的腰线从紧束的皮带中释出,细细一捻,弹性而温热。明楼手上略微使了点力,手工精致的窄款西装长裤连着内裤被扒下,顺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褪到...

【楼诚】植物园ch59.掌心有光

  阿诚忽然开口说道:“我是想着你的。”

  明楼停下了轻抚他后背的手。

  长睫毛忽闪了一下,阿诚径自说下去:“我想,如果这个人很危险的话,我就不能让他接近你。所以,我一定要探究到事情真相。”

  明楼沉默一会,将他身体扶起来,搂在怀里。

  阿诚垂下了乌浓的睫毛:“我不想你有什么危险。”

  明楼摸了摸弟弟因为忍痛而渗出汗来的鬓角,语气缓和了些:“那也不代表你可以自己去涉险。”

  这一次,阿诚没有出声抗辩。即使心里并不认可,但眼前的情形下,却不宜再声张激化怒火了。

  明楼何尝看不出阿诚的想法。他想,是自己太心急了些,该把事情的严重性先说清楚的。

  盯着弟弟细白的颈子出...

【楼诚】植物园ch58.挨打

  阿诚悄无声息又回了宴会厅。

  明楼正在跟人说话,但仍旧一眼扫描到了阿诚。

  暂停了对话,他走了过来,问:“跑哪儿去了?”

  阿诚犹豫了一下,答道:“屋里闷,去外面转了转。”

  有一道目光落在身上,他抬眼一望,不远处贵婉正若有所思地望着他。

  这目光有点奇怪,像是什么都知道似的,意味深长。

  肯定是想多了。自己难得干一回坏事,哪有这么容易被发现?

  阿诚礼节性地向她点头一笑。

  这一番眼神交错自然被明楼看在眼里。

  贵婉不算很出众的美人,但窈窕秀丽,稳重大方,又颇有格调和韵味。

  明楼眼神沉了一瞬,接着便又恢复如初。

  臂上被轻握了一下,阿诚将视线...

【楼诚】植物园ch57.欺

  伊时让管家泡了一杯热牛奶。

  阿诚乖乖捧起杯子。

  被当成小孩子,挺好。代表对方的警惕性不会太强。

  啜一口牛奶,他开门见山:“第一次有人给我办生日宴。”

  伊时显出有点惊讶的样子:“怎么会?”

  “真的,因为我不是真正的明家人。”

  “原来如此。”

  “十岁的时候,哥哥领养了我。”

  “感觉上,你们关系甚笃。”

  “哥哥对我很好,只是,他也不能破坏规矩。”

  世家大族最重视的就是规矩和体面,不可动摇。

  伊时温柔地说:“这是没办法的事,别怪他。”

  “我怎么会怪他。”乌浓的睫毛轻轻地扑簌了一下,阿诚叹道,“如果哥哥为我做这个,会受到家族中长...

【楼诚】植物园ch56.拼图

  细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淡淡的阴影,那一幕如同胶片放映一般在脑海中反复地闪回。

  是错觉吗?

  一舞结束后,阿诚随手拿起一杯帝摩威士忌喝了一口,先是水果香气,接着是一股涩味窜上了舌面,然后在口腔里灼烧。

  但他依然不知不觉连着又喝了两口,在大脑中,画面将每个细节细细展现,特写放大。

  步态。

  停顿。

  不是错觉。那一幕是真实发生过的。它在视网膜烙下了印记,清晰分明。

  无数人跳舞的画面在大脑中一页页地翻过去,普通人……不是那样。

  那的确是很具特征性的一种仪态。

  即使只有那么一次,但它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无缘无故地出现,每个人的行为都打着过去历史的烙印。...

【楼诚】植物园ch55.生日宴

  船长开口道:“相信大家都认识我这个翡翠号的船长,却不知道翡翠号真正的主人是谁。也许有心人曾经调查过我们这条航线,也大约是无功而返的。其实,伊时先生和他的家族正是我们翡翠号真正的主人。至于是哪个家族,我想,有的人可能已经猜到了。”讲到这里,船长故意顿了一顿。

  下面的人议论起来。

  “嗳,我知道这个伊时是什么人了。”

  “哎?你知道?”

  “你看他胸针上的标志。分明是马来西亚华裔伊家嘛。”

  “原来是伊家,那可是名满东南亚的商业巨鳄。”

  “所以花起钱来才有这个气派啊。”

  伊家?贵婉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据她所知,这个家族跟日本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马来西...

【楼诚】植物园ch54.新面目

  晚上,有人敲舱房的门。

  阿诚上前开门,门外的人一身笔挺的深蓝色礼服,十分正式,仔细一看,原来是船长。

  阿诚若有所思,略微让开身位。

  船长躬身一礼,不徐不疾地说:"伊时先生今晚在头等舱大厅召开盛大酒宴,委托我邀请二位出席。"

  此时,明楼也走了过来,显得有些意外:“出席晚宴?”

  收到请柬不稀奇,由船长亲自来邀请就比较隆重了。

  这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这等排场,让船长如此鞍前马后?

  船长在这一行多年,接待过不知多少客人,寻常富贵人家,船长不会太在乎。

  明楼很确定,自己对宴会主人的名字完全陌生,从未见过和交谈过。  ...

【楼诚】植物园ch53.风动

  第二天清晨,邮轮在蔚蓝的海面上航行,刚驶离了越南海域,几只远离了海岸的海鸥还在追着船只飞舞。明楼和阿诚站在甲板上,这里空气新鲜,带着盐香。他们静静地望着船驶来的方向,远处发出隐隐的微光。

  黑暗还笼罩在四周,天边密密层层的云,然而,只一瞬间,巨大的光亮唤醒了整个天空,一轮红艳腾然跃起。

  蓬莱正殿压云鳌,红日初生碧海涛。正是词人笔下的好光景。大自然的壮阔美丽,言语难以陈述。

  两人不出声地望了一阵。

  明楼开口问道:“今天想怎么庆祝?”

  阿诚摇手:“不要不要,在船上搞那些麻烦得很。”

  “不觉得可惜?十六岁生日一生只有一次。”

  阿诚一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楼诚】植物园ch52.规范

这一章为重写

  一直都知道这孩子是爱他的,包含孺慕之情的家人之爱。

  年深日久,自然而然,像树木慢慢累积的年轮。

  因为一直在一起,交叠的时间孕生出习惯和依赖,延伸至特殊的情感需求。

  亲密在长久的共同生活中成为一种本能,之所以想要更亲密,应该是因为,感觉到固有的领域被侵入,所以想维护已有的坚固。在懵懂不明下,就像只困在线团里的猫拣着一个自认为对的线头去了。 

  应该修正,但不要责备。

  这样想着,明楼叹了一口气。

  小少年咬住了嘴唇,轻声说道:“别生我的气。”

  一股温情的热流涌过心头,一时间明楼竟然荒谬地觉得,即使他犯了更大的错,自己也丝毫不会在意...

【楼诚】植物园ch51.坦白

  哥哥很无奈……

  阿诚捕捉到了这个信号。

  声音是温柔的,但眉角微微拧着。

  如果可以选择,哥哥不想这么做。

  只是,因为一贯的温柔,基于保护的心态,而满足了一个幼稚的愿望。

  非常勉强。

  一开始是勉强,到后来也还是勉强。

  这样显而易见的为难。

  血凉了下去,阿诚想,我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啊。为了满足好奇心,而自以为是地去耍小聪明。

  这几年优裕的生活,他已经几乎忘记了过去那些黑暗的日子。这改变是哥哥带来的。对一个予以他充分的善待而不是虐待的人,应该报答,而不是为难。

  因为一个人对自己好,便过度索取,太可耻。

  出于愧疚,他很快将所有的一切合...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