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贺季/楼诚】空穴来风9

  真是八点档一样的发展。

  季白坐在贺家的饭厅里,跟贺涵的父母吃起了晚饭。

  自从遇到贺涵之后,他的生活就无法以常理度之,做起了连续剧的梦,而且现实中的人还和梦里的一模一样。贺涵是梦里哥哥的样子这就不说了,贺妈妈居然就是梦里姐姐的形象。

  感觉好像在明公馆用饭似的。


  在茶屋的时候,贺涵说:“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季白抬起头,以眼神询问。

  “是这样,”贺涵面上现出些犹豫,“这两年,我一直想向爸妈出柜,但没有合适的机会,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两年?

  季白不舒服了:“你跟男的在一起过?”

  “也不算是在一起,”贺涵想了想,硬掰了一个,“两年前有个...

【贺季/楼诚】空穴来风8

  贺涵想起一句童谣: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啊不对,是两只耳朵耷拉下来。

  小朋友似乎做了不好的梦,眉心微微蹙起,朝他伸出手:“哥哥,抱抱。”

  这种请求……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拒绝吧。

  他轻轻抱住了季白。

  季白唔了一声,自然地一偏头,脸颊慢慢蹭着他的手背。

  显然是喜欢这种肢体接触的。

  贺涵想了想,以另一只手徐徐抚摩着少年纤瘦的背部。虽然没养过小动物,但大致应该是这么撸吧。

  季白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他还没太反应过来,心理是委屈的,身体则是被人轻轻抱着和抚摩着,柔软的安抚。

  季白抬起头,去看瞳孔里映出的影子,对方脸上没什么表情,眉眼深处却流露出温...

【贺季/楼诚】空穴来风7

  贺涵把头上的护具摘下,嗓音有点哑:“你到哪去了?”

  “上学啊。”季白倒觉得他这个问题很奇怪,“每天都有课。”

  贺涵叹一口气:“你至少可以跟我说一声。”

  “走的时候你还没醒,打扰你睡觉不好吧?所以我留了纸条。”

  贺涵:“……”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季白继续说道:“还有,信用卡也还给你了,所以我离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贺涵抓住重点:“为什么把信用卡还我?”

  “我不拿别人东西。而且酒醒了你发现信用卡不见了的话也会着急。”

  贺涵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季白对这件事的理解跟他是两回事。他问:“那你为什么之前收下了呢?”

  说到这个,季白有...

【贺季】空穴来风6

  “刚才会议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你走神了两次。”唐晶说。

  贺涵转过头来,对自己的前女友笑了笑:“你的观察力一向敏锐。”

  “发生什么事了吗?”唐晶关心道。

  “也没什么,一点小困扰。帮我倒杯咖啡好吗?”

  “好的。”

  唐晶走开的时候叹了口气。贺涵有心事,但并不打算说,那她也就爱莫能助了。相信贺涵自己能消化解决。

  贺涵这个人本质偏于冷酷,虽然他们在一起三年,比安提的人私底下也知道,但是贺涵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他们的关系。

  “我们说好的,在一起不谈未来,不谈恋爱。”

  这是贺涵对这段关系的态度。

  分手是她提的,借着薇薇安发在朋友圈的跟贺涵的...

【贺季/楼诚】空穴来风5

  四周只有蒙蒙的亮,季白动了动眉头,勉强将眼睁开一条缝。朦胧的意识中,他像抱着大海里的浮木似的抱着一个人的胳膊。

  一时之间,季白竟然分不太清自己到底是醒着还是梦着。

  他头昏脑涨地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打量身边的环境,现代化的房间。那就是现实了。

  那么,身边的人是谁?这个问题顿时变得好严峻。季白瞬间清醒,将目光往人脸上一扫,是昨晚那个人,信用卡上的签名是贺涵,他松了口气。

  一种很奇怪的直觉。他信任这个人,相信对方不会做什么越界的事情。

  季白把记忆线努力往昨天晚上拉,他想要去搜集素材,然后跟人说了会儿话,喝了杯鸡尾酒。

  那杯酒好涩也好冲,季白难得孩子气地鼓一下嘴,...

【贺季/楼诚】空穴来风4

  料理完贺涵这档子事,就再没什么新鲜事了。酒吧是通宵营业的,但跟季白无关,他做够了钟,看一眼表,赌约到期,下班。

  不过,临走前,他还是回看一眼光线暗淡的酒吧。

  贺涵依然坐在那,左手撑着下巴,右手三根手指捏着酒杯轻轻晃着,淡黄色的液体在里面悠悠荡漾。

  很多人来酒吧就是为了艳遇,为了一夜情,季白想,这人还挺有猎艳的范儿的,不站起来走路的话看着很有迷惑性。嗳,不对,季白突然又想起来,好像自己就是他猎的那个“艳”。

  这种身份叫什么来着?小情儿?伪装课程里没有扮演过的角色。

  可以搜集一下素材。


  勇敢的少年无所畏惧地走去跟金主说话。

  “好喝吗?”修长柔软的手...

【贺季】空穴来风3

伪包养


  贺涵的醉三分是真,三分作伪,到底是两杯烈酒,头重脚轻是免不了的,只是神智不至于迷糊。一个咨询业的精英,日常多的是应酬,掂量着酒量喝多少也算业务素质之一。不过,有些话么,当然是喝醉的时候比较好说,就算不成也容易收场。

  他将大半个身体倚在季白身上,让对方扶着他往洗手间去。

  唔,好重。

  季白五岁上学,小学跳了一级,现在十六岁,还在长个子,但也有170了。奈何贺涵比他还高一个头,估计经常健身,身上挺结实,季白感觉自己好像半边身子挂了个沉重的大型挂件,被拐得都快不会走路了,两个人歪歪扭扭地走出一个蛇形来。

  去洗手间的过道要转几个弯,道又窄,季白当贺涵醉...

【贺季】空穴来风2

  贺涵看他落了座,心中又多添了三分好感。气质是极难形容的东西,小侍应生举手投足间优雅大方,明明眉宇间冷冷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但对着你时,却不会让人觉得失礼。

  贺涵问季白:“你几年级了?”

  季白如实以答:“一年级。”

  大一,太小了。

  贺涵关心道:“为什么出来做这个?”

  季白:“没有办法。”

  愿赌服输,不能不认账。

  于是在贺涵心里,季白小可怜的处境坐实了,小小年纪却必须得来夜店兼职赚钱。

  “没做多久吧?”贺涵觉着小侍应生这气质不像是在此长做的。

  “第一天上工。”

  “还适应吗?”

  “既然披挂行头上了台,就唱好自己的戏本呗。”

  ...

【贺季】空穴来风1

伪包养


  贺涵将车停在路边,降下了车窗,看着前方的情景。

  他妹妹贺知跟一个男生在路边,那男生热切地说着什么。

  贺涵含笑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将车子驶上去,从窗户里说:“贺知,回家了。”

  贺知顺利脱了身。

  上车一望,虽然看了老哥二十年了,贺知还是止不住喉头一甜。

  和别人老爱吐槽家里老哥不同,贺知对自己哥哥简直太满意,满意到她明明也是水灵灵一枚小美人,但至今还没找到男朋友。

  无他,对比太惨烈。那些男同学一个个冒着青春痘,毛都没长齐就急火火要泡妹子了,而她哥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只交过一个前女友,如今三十大几了,还没给她领个嫂子回家。

  她哥今天穿...

【庄季】镜花(33-36)END

33


  午餐比早餐困难一点,要做粥。庄恕尽力想了最简单的步骤:“锅里加一把米,放半锅水,加一份调料包,烧熟。”

  季白的时间观念是好的,所以烧掉厨房不太可能,他把粥烧熟了,虽然气味透着焦,颜色带着黄。

  季白把粥摆在桌上的时候不太情愿,他的好胜心挺强,任何方面。

  庄恕一吃,确然是糊的,但可以吃,他笑了笑:“以第一次来说,已经很好了。”

  季白抿着嘴。

  还真是哪里都不喜欢认输啊。这么想着,庄恕换了另一种说法:“我喜欢吃糊一点的粥,吃鱼也喜欢鱼皮焦一点,感觉味道更好。”

  季白没抿嘴了,眼睛眨了一下。

  庄恕接着又说:“我们换一下,带锅巴的我更喜欢。”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