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谭赵】过期居留43

  这一天是受访拍摄,比头一天顺利得多。谭宗明讲究效率,不喜欢扯皮,思路也清晰,赵启平很快跟他就大纲达成一致,然后一个个敲定细节。

  对谭宗明来说,这种级别的沟通比谈判的难度低太多,他没有全然投入,一边做沟通,一边分了些心神若有所思。

  赵启平很较真,所以在开端的时候容易让人觉得不好搞,但一旦原则一致了之后,赵启平其实是他最乐于合作的那种人。赵启平不是只管了自己的部分就算完,还会针对合作者的方案提出各种建议,希望让整个事情最后出来的效果最好。

  赵启平跟他说:“这些答案固然没什么差错,但显得泛了些,如果加一个案例进去效果会更好一点。”

  谭宗明看向他:“你有什么建议?”

  ...

【谭赵】过期居留42

  谭总和赵医生奇妙的关系升级晟煊员工八卦榜的第一名。

  赵医生本人就很值得讨论,背着一堆专家头衔,却不是白胡子老爷爷,相反年轻俊逸得宛如电影明星。更妙的是,似乎还是大老板求而不得的对象。

  本以为赵医生是冰山美人不好接近,然而他在工作小休的间隙不仅不是惜言如金,相反幽默风趣,时常跟工作人员说个笑话啥的,分明很好亲近。尤其笑起来的时候太有蓝颜祸水的风情,哎小哥哥不娶何撩啊?

  更让人提神的是,员工们发现,云端上的大老板也有很接地气的一面,工作时间名为巡视实为凝视,俨然爱你在心口难开,宛如暗恋期的小男孩。

  有人质疑,这不是谭总的人设啊?

  立刻有人反驳,爱情不就是发病么?可...

【谭赵/庄赵】过期居留41

  如果说之前谭宗明还不足够清楚和赵启平的重逢意味着什么的话,现在他明白了,是要让他后悔。

  以为遥不可及的,原来近在咫尺。以为坚若寒冰的,原来早已融化。

  多年之后听到期待已久的表述,画出的却是一道清晰的界线,十年前和十年后截然分在了两端。

  赵启平告诉他,现在他和庄恕的感情很好。

  这是他曾经拥有而不自知,然后断然放弃了的。现在赵启平把它加冕给了别人。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不甘心为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吝于付出,却总质疑自己得到的不够多。

  事实上,他拿走了赵启平的一切。

  纯洁的少年被拓开身体,识得情欲,然后又将一颗心系上。

  这颗心晶莹剔透,本应该倍受爱...

【谭赵】过期居留40

  谭宗明想到了一种荒谬的可能。

  他想,赵启平……是不是……喜欢他?

  谭宗明又想了一遍,他觉得,应该不是自己的自我意识过剩。

  吵架的时候,赵启平说:“……尤其是跟你。”

  现在想来,如果这句话不是负面的意思,那么,就是跟他情绪激动时所理解的截然相反的含义:他对赵启平来说,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后来,他说了那样一些话,无论谁听了都会愤怒、生气。

  然后,下一周见面正式谈结束的时候,赵启平没有丝毫谈及往事,似乎毫无波动地跟他以上床来结束。

  那时候,赵启平是怎样的心情呢?

  第一次他做得很粗暴,他没有太顾及对方,只是纯粹地满足自己。

  如果对方是个软弱的人...

【谭赵】过期居留39

  企业宣传片的事有专门小组负责,找了专业公司来拍,原本用不着谭宗明亲自管,但要他不关注拍摄现场,却着实有些困难。

  他管不住自己。

  赵启平来到了晟煊,如此切近,他身不由己要向赵启平而去。

  谭宗明抿着嘴,又开始巡视作为拍摄现场的体验中心。

  负责该企宣的小组成员不免心中打鼓,这一部分的拍摄不需要老板参与,大老板却亲自过来视察工作,还巡了再巡,莫不是哪里令老板不满意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他们哪里料得到老板假公济私私心满满。

  赵启平的工作是以专业医师的身份浏览医疗设备,以几句话简单介绍晟煊设备的专业和先进,最后再从专业角度问CEO几个问题。

  后面这半截原本没有,但谭...

【谭赵/庄赵】过期居留38

注:本章庄赵

  庄恕在赵启平和谭宗明分开的第二天,明确地做了表白。

  赵启平摇摇头,说:“不行。”

  庄恕知道答案,但仍然问道:“为什么?”

  赵启平直视他:“你明知道我喜欢谁。”

  庄恕有条不紊地面对这个预料之中的答案:“我知道这一点,但也同时知道,这是一段已经结束的关系。我不是要你立刻接受我,但是,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想要让你知道。”

  庄恕说过这一次之后就没有再提,两人仍旧做着朋友。

  平安夜的时候,实验室里的人都打算暂时放个假,去享受一下节日时光。

  庄恕约赵启平出来到街上逛逛,赵启平拒绝了,说想待在寝室看看书。他觉得这个时间点出来失之于暧昧,这是一个该...

【谭赵】过期居留37

  技术层面的事情确定后,赵启平把合同签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打了个电话给庄恕。

  庄恕简单地说:“到大门口来。”

  走出门去,一辆车已经停在了外面。

  庄恕把车窗放下来,眼睛落在赵启平身上。

  十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但由这个眼神不难读出,他依然爱他如初。

  谭宗明觉着刺眼,眼前仿佛正放着什么绝美爱情故事,一段稳定而平衡的关系。

  等到赵启平打开车门,庄恕对谭宗明礼貌地笑了笑。

  并不是示威。他太聪明了,根本无需这样做。即使他什么也不说,赵启平坐到他车子里这点就足够表明一些东西了。

  他甚至从车窗中伸出手,跟谭宗明握了握,微微一笑:“好久不见,谭总风采依旧...

【谭赵】过期居留36

  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有一面仪容镜,谭宗明往里面看了一眼,头发稍有点乱,几绺额发没待在该待的位置,他不由得伸手耙了一下。

  这种好像中学生一样的行为失于幼稚,但他下意识不想在赵启平面前显出任何不好的样子。

  研发中心在另一栋楼,大厅是体验中心,其实就是产品陈列馆加各种新闻图片和视频宣传资料。正对着大门的LED屏上动态显示着从工业1.0到工业4.0进程的概念介绍,从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信息化到智能化。这些年来,晟煊的产品发展基本就是这个路线,从2.0电气化过渡向4.0智能化。

  赵启平走过一面面动态宣传屏、视频墙、图片墙,又饶有兴趣地仔细看着那些设备。他不止看医疗设备,...

【谭赵】过期居留35

  谭宗明接过了安迪创造的机会,表现得一派自然:“我带你去研发中心看看,没关系吧?”

  赵启平说:“走吧。”

  他不该感到尴尬。就像那一年他收到谭宗明要求见面的消息,想清楚对方的意思。

  一个礼拜前谭宗明口不择言成那样,一个礼拜后措辞又冷淡简明至此,只要不是个傻瓜,就该明白邀约背后的含义。

  “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庄恕走过来,推推他的肩膀。

  赵启平抬起头,淡淡地说:“他要和我分手。”

  庄恕一挑眉头:“他这么说了?”

  “没有直接说出来。但约了明天见面。我想,他会到那时再说。”

  赵启平的语气很平淡,但庄恕却从他眼中看到了另外的意味。

  “你不想这样,对...

【谭赵】过期居留34

  37岁,青春过了大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不知不觉过渡成了另一些内容。

  比如交际中的话题,年轻时谁会关注保养?今朝有酒大可今朝醉。但年届四十之后,几乎人人都谈得出一点养生经来。

  通宵达旦的事基本不会干了,猝死的社会新闻不时见诸媒体,财产赚得够多之后,就该惜命些,多些时间享受自己的胜利成果。

  情人照旧是养着,流水线似的一色儿光鲜皮囊,各种脾性的也换遍了,心情好的时候哄一哄,心情不好了就撂开手,日子过得不是不惬意。作为企业的主事者,他的性子一贯是居高临下掌握全局,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也是一样。当一个掌控者,洒脱,自在,好过于当一个受控于人的。

  曾经对赵启平的穷追不舍是他这辈子...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