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4.昏暗之地

  手被牢牢握着,阿诚不自觉抿紧了嘴唇,但是哥哥既然没有放手的意愿,他也就没有挣扎或者抗议。

  出门之后,明楼才松开他的手。

  停了下来,明楼出声问询:“生气了?”

  阿诚还是很乖的,也没有发脾气,但明楼看得到他眼中闪烁的焰光。

  “你不能动手。”明楼接着说道。

  阿诚抬起眼睛:“你也听清他说的话了吧?”

  “我知道他说了无礼的话,对此我也和你一样不高兴。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动手。你快成年了,应该可以做出更适当的处理。

  “不动手,我心里不痛快。”

  明楼的声音不紧不慢:“如果你那样做了,会真正惹下麻烦。”他伸手握住弟弟肩膀,让他回身去看,“那人走到别处去了,没有...

【楼诚】植物园ch43.光与暗

  在学期临近结束的前几天,阿诚第一次看到哥哥跟人吵架。或者也不能算是吵架,是单方面的冲突。

  那是在一家咖啡厅里,哥哥带他去吃甜品。

  这家店的蛋糕组合很出色,是他极喜欢的。

  一位年轻好看的小姐走过来,说:“原来你在这里。”

  婉瑶,他听到哥哥这样称呼她,然后请她坐下来。这个名字是听到过的,这位小姐全名任婉瑶,女性Beta,曾经往家里打过电话,是哥哥现在的女朋友。

  她坐下后,三言两语间气氛就变得紧绷。

  他们开始争执。

  她说:“你要去法国留学的事打算一直对我瞒到底吗?”

  “过早让你知道这件事,我想没什么好处。你看你现在的情绪就很低落。”

  “就算我...

【楼诚】植物园ch42.糖

  弟弟在眼前说着这么可爱的话,声音和神态都惹人怜爱。

  一种天然的、无邪的情态。

  小家伙是个天生的尤物,使得这孩子气的表达成了一种诱惑,即使它的起因是出于好奇,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一般而言,对自己的孩子,明楼是乐意教给他一切的,但不包括这一种。

  虽然无论用哪一根神经思考都不难预料那张小嘴的甜美,然而这也同时意味着跨越了某条界限。

  在有关儿童教育的书中,把一条原则讲得很清楚,界限是非常重要的,务必要定下禁制,让孩子明确地知晓,不越雷池一步。随意越界的话,就很难校正了。到时候,你会管不住你的孩子。

  所以,给什么,不给什么,需要严格控制。

  就算被软乎乎的撒娇...

【楼诚】植物园ch41.吻

  接吻这种事情,阿诚是从电影上看到的。

  哥哥一直很喜欢京戏,甚至可以说是痴迷,不止会带他去包厢看戏,在家里有时候兴致来了也会唱一段,并且教会了他。学的第一个段子是《梁祝》,“别月余牵魂梦相思缠系,情切切盼梁郎纳雁定期”这段。先在外面看过了,然后再回家练习。虽然是爱情戏文,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谈得上身体亲密的部分。其他所有的京戏也都是一样,在这方面止于唱词和神态。

  但电影就不一样了。他们去大光明看外国电影,到了该亲密的桥段,大屏幕上的人会真正拥抱和接吻。

  这种情形公然在眼前放映是很害臊的,不过借着黑暗,大家都一边默默地害臊一边目不转睛地看。

  电影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所以观...

【楼诚】植物园ch40.自作孽

  阿诚怔了一下:“你要带我去法国?”

  明楼将笔搁在砚台上,食指点一下他鼻子:“当然了,作为你的监护人,不尽看护的责任,未免说不过去。”

  乌黑的眼睛眨了眨,阿诚撇撇嘴,说:“那我不愿意。”

  “怎么又闹起脾气来了?”

  小少年微微地歪着头:“哥哥的话太不坦诚了,我不爱听。”

  不愿意分开,才要一起去遥远的地方。因为如果不在一起的话,就会不由自主地难受。

  仅仅出于责任,不会有这样丰沛的情感。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不是吗?

  前几天他练字时写了这么一段话:做人最好常在等待中,须是一个辽远的期望,不给你到达最后的终点,但一天比一天更接近这目标,永远是渴望,不实...

【楼诚】植物园ch39.楼诚

  哥哥计划大学毕业后去法国巴黎读研这件事,明诚是由哥哥和大姐在客厅里的交谈中得知的。

  上海到巴黎的距离是9300公里,如果一个人能够不吃不喝不知疲倦地一直走路的话,要走上两个月。总之,是非常遥远的一个地方。

  读研的话,哥哥至少要在那边待三年。

  路途太远,怕是难得回来一趟的。

  离哥哥走的日子,还有两个月零七天。

  在脑子里悄悄计算过一遍之后,他免不了忧郁起来。很自然地想到了柳永的《雨霖铃》和李清照的《声声慢》,这两阙词都将别离之苦写得十足悲伤。

  最重要的人要远离,去往异国他乡,一块全然陌生的土地。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一定要有别离?

  明诚每天都练字,...

【楼诚】植物园ch38.发烧

  明诚升上三年级的时候,好像彼此竞争似的,班上的同学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分化。有接近十个人分化成了Alpha,也有人分化成了Omega,那是一个相貌普通的男孩。

  分化发生后,那个男生的家里迅速为他办了休学手续。什么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张空荡荡的课桌。

  谈及这件事时,分化成了Alpha的沈远叹一口气:“Omega不想随随便便被人标记的话,就得好好保护起来。”

  明诚皱眉:“无法认同,就这样剥夺了权利。”

  沈远摇头:“没办法的事。Omega是Alpha最适合的配偶。只要这一点存在,就只能这样。”

  理性角度,Omega跟Alpha结合大概率诞生基因优良的后代。

  感性...

【楼诚】植物园ch37.诗歌

  在中学里明诚没有交到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身边一直围着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女,非常热情。

  收到很多情书,写在各种各样的纸上,或丑或美的字体,有中文、英文或者法文,语法正常或者蹩脚,悄悄放进他书里,或者直接递到他手上。

  这是一种不大不小的烦恼。他有自己要专注的事。

  诗经里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现实里根本就没出现过。怦然心动、两情相悦是那么遥远的事情。

  学校里最重要的事始终是一样:学习。

  功课很简单,只要上课时用心听讲,一遍就能明白。还有馆藏丰富的图书馆,是比哥哥的书房更大的世界。

  每天有新的收获,非常喜欢学校生活。如果家里没有哥哥的话,几乎想要整天待在学校...

【楼诚】植物园ch36.新生活

  明楼基本是不下厨的,但不是不会,只是不想费时间。若想做得好,准备功夫加上烹调,两个小时都算少的。

  小时候家里请过一位厨师,道地的上海人,家常菜做得别有一番风味。上海本帮菜是浓油赤酱的,酱油和冰糖放得多,油重味浓,那位做出来的却是淡雅爽口。他出于好奇跟着学过两手。以他的智商,一旦他立意要学什么东西,就能毫无疑问做得很好。

  阿诚很惊讶地看着摆在桌上的两菜一汤,他第一次知道哥哥居然是会做饭的,而且看卖相还很不错。他皱一下鼻子,说:“好香。”

  明楼夹了一筷碧玉牛筋递到他嘴边,说:“尝尝看。”

  粉红色的嘴唇微微张开,接了食物,咽下去之后舔舔嘴唇,菜式的味道和卖相一样出色。...

【楼诚】植物园ch35.慌惶

  为了保险起见,明楼还是说服弟弟让自己检查了一遍,确认了底裤没有很紧,剥下裤子之后,里面柔软的东西粉粉嫩嫩,形状和色泽都正常,也没什么问题。

  接受审视的过程中,阿诚躺在床上抿着嘴唇,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乌黑睫毛微微颤动。

  明楼心里忽然就有些忧虑,他发现弟弟越来越漂亮了,而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危险是到处都在的。

  阿诚却不知道哥哥此时的心思,哥哥的解释和保证解决了他的疑问,他以为的病原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不是生病,也不用羞愧。

  同时,性征带来的赧然使他本能地意识到,不能再和哥哥一起睡了,他已经大了。

  明楼对此没有意见,他不想表现得像一个啰哩啰嗦傻里傻气的父亲,...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