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周叶】私有

【周叶】《一见钟情》 G文

【周叶】私有

 

  知名导演王杰希筹拍电影《私有》,未拍先热。

  王杰希最擅长拍的是文艺片,他最牛的地方在于,即使是一向被市场认为小众的文艺片,在他手里也表现不差。票房自然不能跟商业片比,但也绝不会让投资人亏本。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影帝影后制造机。有几个一直被诟病演技的明星经了他手一调教,浮夸味道顿时去了不少,不及格的演技变成及格,评委拿他们以往的表现一对比,难免就有些惊艳之感,拿下影帝影后也就顺理成章。

  王杰希此次挑战的是同志题材,虽然小众,但以他一贯的表现,拍砸的几率很低,拿奖的可能性极大,自然被视为好资源。不光是圈内竞争者众...

【周叶】单曲

叶暗恋周设定

【周叶】单曲

 

“抱歉。”

伴随着这个声音出现在门口的,是一道高颀的身影。衣裤笔挺,连衣领都熨烫良好,每日打理的下巴没给胡渣任何寄生的余地。是一照眼就非常容易予人勤谨端正印象的那种存在。

在室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聚在他身上的同时,周泽楷敏锐地察觉一道尤其有别于他人的视线。

那不是他所熟悉的、叶修通常的随意的带着温度的目光。而像是一种刀锋,剔骨刀一般从他的身上穿过。

叶修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但仅仅是这道视线便足够令人感觉不安了。

周泽楷不至于不安,毕竟同为第一人的身份在那里,但叶修鲜少流露的模样已充分点出了他的行为的不恰当,即使他有很好的理由。

所...

【周叶】Freefall(10)

【周叶】Freefall(10)


  在周泽楷的嘴唇稍微落下就会触到的位置上,是叶修苍白的颈项。极其优美细致的弧度,锁骨微妙浮凹,如同浅浅的碟盏,适宜以亲吻覆盖。

  不过在被洞穿之后,跟所有人一样,会无力地垂拉下来,腐朽衰亡。

  周泽楷看着叶修,却又不只是看着叶修。

  他的目光穿越叶修,看进了久远的但并没有尘封的记忆里。它鲜明如同昨日,从未有一时一刻从他心里消失。


  那是一个雪夜,他在家里等了很久很久,没有等到父母回来。

  他又饿,又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那时候才多大?不过四岁而已。

  后来,他被带到了警察局,要他确认尸首。

  他...

【周叶】Freefall(9)

终于炖完了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20613&tid=2987564

依然不是常见的小周形象,比较狠

【周叶】Addicted番外2:平淡生活

番外2:平淡生活


  “您怎么看待叶修的回归?”轮回战队的采访现场,记者对周泽楷问出这个问题。

  “嗯……”在这一声之后,周泽楷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从第五赛季到现在,时间线其实拉得很长。但有些东西却是一以贯之的,甚至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第一次私人交流。

  叶修一出场,就是与众不同的。这种与众不同,甚至是与联盟目前的进程完全背离的。

  他至今也还能清楚地记得,叶修所说的那句话:“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叶修本不应该跟他说那句话的。

  虽然,说了,不代表就能通。但是,不说,通的时间却必然会延迟。

  叶修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症结...

【周叶】Addicted番外1:重逢

番外1:重逢


  周泽楷到佛罗伦萨的时候,已经挺晚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因为很静,可以听得到分明的回响。整个世界像是只余一人存在。

  夜色浓重,像是黑色的纱幕天席地,无声地拂在身上。

  因为工作的缘故,他经常往来于不同的城市之间,无论是大的城市,小的城市,喧哗的,清静的,亚洲的,欧洲的,其实对他而言都没有太多的不同。也就是工作的场所而已。

  但,现在所来到的城市,却感觉不同。

  佛罗伦萨,旧时被翻译成翡冷翠,在意大利语中意为鲜花之城。顾名思义,这是一座很美的城市。

  但是,会有特别的感觉,跟它的美丽并无关系。

  仿佛倦鸟归巢,扑棱着翅膀,终于要休...

【周叶】Freefall(7)

虽然没什么实质内容,但鉴于本人写kiss都被和谐的体质,还是走了不老歌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20613&tid=2978007#Content

【周叶】Freefall(6)

昨晚发过一遍,现在重发

接个吻也被屏蔽了,越来越不明白lo的屏蔽标准了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20613&tid=2977880#Content

【周叶】Freefall(5)

【周叶】Freefall(5)


  猎人和血族,狩猎和被狩猎的关系,势不两立的双方。

  设陷,狩猎,这是周泽楷一直所做的事情。

  他不会因为这种单向关系而低看任何一个血族,他们狡猾、诡诈、残忍、凶狠,并不好对付。

  但确实迄今为止,他没有过失手。

  而现在,他觉得他被坑到了。


  对方可以从他的控制中脱身,这是第一个意外。他很清楚这种源自本能的渴欲有多难克制。

  对方轻轻喘息着,但说出来的话却并没有破碎的痕迹,依旧是平常说话的态貌。语音带一点轻扬,慵倦地漫不经心。

  可是没理由会认为此刻这是真的漫不经心。

  轻喘是受到影响的表征,...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