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7)家人

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2929002298


  1950年初春,香港,明宅。

  明镜坐在长沙发上面等着明楼走进来。虽然48岁了,她仍旧是副贵妇人的模样,穿一身合体的紫色起暗纹的锦缎旗袍,眉毛描得精细整齐,保养良好,并不如何出老。

  她是奇女子,不管于怎样境遇里,都要活得精致高贵。

  待人走近了,她淡淡说道:“总算知道要回来了?”眼圈却薄薄地红了,轻轻又道:“回来了就好。”

  明楼嗓子有些发哽,低低唤了一声:“姐姐……”

  明镜抿了一下唇角,将泪忍住了,说:“坐一天飞机了,累了吧?芳姐已经把房子收拾好了...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5)le mariage

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2929002298


  去的餐厅在海边。触目可及处,是悠长的海岸线,海水清澈碧蓝,海鸥飞起,帆船点点。一群孩子在鹅卵石的海滩上赤足嬉戏。 

  餐厅有室内的位置,也有露天的。在天气合宜的时候,露天的座位是更好的选择,用餐时,满目悠闲胜景。以前哪里想得到,有一日会有这样闲常时光。

  法餐上得比较慢,但即便是等待,亦有眼睛的飨宴。

  食物配合新鲜的橄榄油及其他香料调味而成,清爽可口。看着明诚娴熟地使用刀叉,明楼不由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来。

  是他教会了明诚吃西餐。

  那是小学毕...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4)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背景:1945年,法国尼斯


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一觉睡去,再醒来时已是黄昏。

  沐着窗户投进来的淡红色的余晖,明诚睁开眼睛。他侧转头,便看到明楼的脸。

  这张脸在夕阳的红光中有一种神性,如同神明的雕刻,要让凡人去顶礼膜拜。

  但又并非那种泥塑木雕的死物,而是散发出温度和气息,是个活人,不在云端。

  他躺着没动,双腿之间仍传来胀痛之感。

  被强行撑开过的痕迹。

  有点不适,但是觉得快乐。

  非常喜欢,非常满足,那种被对方深深需要的感觉。

  他想起明楼抱住他、在他耳边叹息般的轻唤他名字的声音,也想起明楼在那种至...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1下)开始

  “接吻吧。”明诚忽然这么说。

  明楼不自觉吸了口气,稳定稍微紊乱的气息之后,才沉沉吐出。

  明诚略微偏头,眼中含一丝微微笑意,纤长手指在他领带上轻轻一拉,接着又问:“不想吻我?”

  他们所在的位置正在一棵白桦边上。这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树种,如果森林被大火烧毁,首先生长出来的经常是它。它的花语是:生与死的考验。

  这棵白桦树干修直、枝叶扶疏,洒下一片迷人的荫蔽。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

  在下一瞬间,一个庞然大物般的身影压了下来,像是中世纪建筑风格的滴血大教堂的倾覆,要让人不自觉向他皈依。

  沉重的分量,重叠的下肢,还有无形中笼罩下来的沉在记忆之底的海芋香味。

  犹...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1)结束

  “我是明楼。”明楼开口道。

  明楼……

  这两个简单的音节震荡过耳膜之后穿透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脏里被生生抽出,奇异的疼痛。

  像打开一扇门,几至于落泪的震动。

  不需要任何佐证,明诚很确定,自己跟这个人一定有着至深的联系。


  “在这里,你被人称作Волк,但在中国,你的名字是明诚。”明楼又继续说道。

  “那个‘明’,是你的‘明’?”明诚看向他。

  “不错,你的姓来源于我。”

  “我们是兄弟吗?”

  “不是。”

  “那就是情人了?”深重的感情不会其来无由,去掉一种可能之后,剩下的就是最接近的情况。

  “单单一个词无法囊括,是战友,是知己,...

【楼诚】威风堂堂(126)蒹葭(结局)

  尼娅告诉明楼,治疗很成功,外伤已经完全恢复,神经损伤也被控制住,只是,遗失了记忆。关于一切人,一切事。

  尼娅说:“从今以后,没有青瓷,也没有吴钩,活下来的,只有他自己。”

  明楼沉默了许久。

  那些属于过去的印记已从明诚身上脱出,化为无形轻烟,逸散于虚空。

  心中有安慰,也有悲凉。

 

  明诚的那些回忆没有什么美好,尽都是浓重的黑暗,从他来到这个世上起。

  没有怨怼,只是安静,安静地长成了一棵秀然卓立的乔木。仿佛一切的喧嚣都会在他身边消失声音。

  不管遭遇多少苦难、磨砺、打击,眼底始终有清澈的底色,像是有一层透明的膜,将他与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分隔开...

【楼诚】威风堂堂(125)死别

  他终于再见到他。

  明诚静静躺着,以一贯的经年的安静的姿态。

  他被白色的纱布细细包扎过,这样裹着,居然仍显得形体单薄。在纱布之下,必然是不忍卒睹。但是,纤薄胸膛微微起伏,依旧有活人的气息。

  似是这娑婆世界里唯一的光亮。

  仿佛有无数根铁线从心脏迸生出来,蛛网般的穿透了周身的骨骼血肉。纠缠着翻滚着喧嚣着,似乎要突破皮肉求一个解脱。

  眼眶被无形的铁线撑紧胀痛,眼泪就在这一刻落了下来。


  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如同孑然立于世界寂灭后的漫漫荒野,这一刻,他陡然看到命运的样子。

  他根本没法忍受失去他。

  眼前这宛如祭品被钉入荆棘的形态,让他四...

【楼诚】威风堂堂(124)脱扣

  汪曼春亲自执行枪决。亲眼见证他死亡,她才可以安心。

  这一天,来了个意料之外的客人,前原佳彦。

  前原佳彦向她提出,希望可以观看行刑。

  汪曼春一怔,继而笑了笑,道:“前原先生是对行刑场面好奇,所以想看看?”

  前原摇摇头,说:“不,我跟明诚有些私交。可惜,他走上了歧路。我想送他一程。”

  汪曼春心中冷笑,对明诚的反胃又深了一层。以明诚的秉性,跟前原的交情大概又是在异色方面,否则别人没理由在这样时刻仍愿意来看他。

  可他已经被毁了,前原若看见他如今的样貌,只怕表情会十分精彩,说不定立刻拂袖就走。

  汪曼春露出一个笑容来,说:“既然如此,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没...

【楼诚】威风堂堂(122)对质

  “没有关系。”汪曼春声音迅速由之前的阴冷转为温良:“只是一点擦伤。”

  “那也要仔细注意。”明楼柔声道:“知道你一向要强,但身体是自己的,还是要好好对待,别太不放在心上。”

  汪曼春心里一甜,说:“我知道的,师哥。”

  “我听说你这次有大收获?”

  “不错。”汪曼春点点头,“我拿到了第二战区重庆方的最新部署情报。”

  “兵力部署?”明楼追问,“情报来源可靠吗?”

  “非常可靠。”汪曼春自信道,“这一次,我们挖出了中统上海站站长天戈和三枚暗子。在天戈那里找到交接指令后,一路追查下来,找到两份真假情报,经过甄别才得到真件。这次行动中中统四人尽皆伏诛。”

  明楼略一思...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