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60.夜色

  明楼把手放在阿诚的尾椎上,低声问道:“疼不疼?”

  阿诚点点头。

  “是哥哥不对,哥哥不该打你。”

  阿诚摇了摇头:“我想,你是因为担心我。”

  明楼没有说话。

  其实,在他心里,比起担心来,更多的是害怕。害怕如果发生了糟糕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及时找到阿诚。

  他多么恐惧失去他。

  所以,才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动之下打了阿诚。

  明楼伸手去解弟弟的皮带:“让我看看。”

  阿诚在他腿上动了动,乖乖地趴伏下来。

  狭窄的腰线从紧束的皮带中释出,细细一捻,弹性而温热。明楼手上略微使了点力,手工精致的窄款西装长裤连着内裤被扒下,顺着笔直修长的双腿褪到了膝盖处。

  明楼仔细察看了一下。

  没有受伤,但小苦头是免不了的。白嫩的屁股变得红通通的,像饱满新鲜的桃子,似乎掐一下就要渗出汁液来。伸手微微一触,尚还热着。

  这小可怜儿。

  低下头,明楼轻轻地在上面亲了一下。

  “我不会再这样了。”明楼说。

  睫毛忽闪了一下,阿诚轻声唤道:“哥哥……”

  唤这一声的时候,他脸有点红。只有小宝宝才会被这么亲的,因为软乎乎的一团像面团一样,看着觉得可亲可喜。他已经大了,按理是不会有人这样亲他了。

  不过,虽然有些害羞,却又很喜欢。这个动作里面带着怜爱和眷恋,似乎有儿童故事里“痛痛飞走”的疗效,让人感觉仿佛回到了好多年前,还在摇篮里的时候。

  拉上裤子、重新扣好皮带之后,阿诚又显出一点忧虑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明楼正了脸色:“首先,你不能再去刺探了。幸运了一次,不代表能幸运第二次。我可不想去海里捞你。”

  如果真发生这种事的话,阿诚在心里说,你会跳下去捞的。

  但他不会在这当口挑开话头:“你都这样了,我哪敢再去啊?”

  “别说嘴,我知道你胆子大得很。”明楼一面抱着他,一面用手指在沙发扶手上叩了叩,“其实,这档子事急的不应该是我们,而应该是伊时。你想想,他既然已经搭上了我,一切好好儿的,为什么又要突然改变身份?”

  阿诚想了想:“为了让人更重视。之前的身份不够份量。”

  “是这个理。”明楼同意了这一点,“应该是有人在催促他,加快进度。但他还是很谨慎,今晚跟我交流的时候,只论感情,不论其他。否则我会立刻把他所做的一切跟商业案联系在一起。”

  阿诚若有所思:“但他后面跟我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急了。”

  明楼点头:“没错,因为你展现出来的形象比较天真单纯,不会想太多。所以,他跟你承认了有意于咱们家的矿山。至此,他的用意其实已经很明显。”

  阿诚自动接了下去:“他希望的是,我跟你吹风。虽然产业不归我管,但我说话不至于在你这毫无份量。如果我对他有好感,自然会想办法帮他。即使我起不了决定作用,也是一份助力。”

  明楼叹了一声:“不可能不急的。矿山开采权的竞标就是这个星期的事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

  阿诚意识到了机会:“急,就会有更多的破绽。”

  我的阿诚这样聪明。

  明楼亲了亲他的鬓角:“他那边既然关注进度,那么肯定要想方设法把正事提上议程。我就看他怎么唱这出戏好了。”

  “什么也不做?”

  明楼一笑:“对,什么也不做。”

  阿诚又想起一件事来:“那你还会和他……吗?”他没好意思说出那个词。

  倒没什么不明白的,看着阿诚白嫩的脸颊隐隐泛了红,明楼就知道了弟弟是什么意思。

  但他故作不明:“哪个?”

  阿诚不信:“不要骗人!”

  明楼一摊手:“我是真不知道。”

  阿诚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思量了一会,说了两个英文单词出来。

  明楼忽然笑了,在他耳边低低说道:“学校英语老师还教这个?”

  自然是不会教的,这若扯起来又是另一篇话了。

  “不要转移话题。”阿诚轻声抗议。

  明楼略一低首,将额头埋进弟弟颈窝里,一股清淡的牛奶香味弥散在呼吸之间,吸了一口之后,他慢慢说道:“依我看,这个词组本身就有问题。love怎么可能是make出来的呢?”

  阿诚忽然想明白了,本质上,哥哥不想提起这个问题,所以才一直顾左右而言他。

  哥哥不想自己过早地涉入大人的世界。

  而且,所做的决定亦已很清楚:要保持常态,一如之前。

  撇开了干扰的语句,他直接轻声问道:“和之前一样的话,会不会太危险?”

  明楼震了一下,阿诚太敏锐了,他兜不过去。

  他想了想,说出了部分实情:“不会。对方的目的既然在于矿山开采权,那么只要不去窥探对方的真实身份,伤害我对他有弊无利。”

评论(33)
热度(32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