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59.掌心有光

  阿诚忽然开口说道:“我是想着你的。”

  明楼停下了轻抚他后背的手。

  长睫毛忽闪了一下,阿诚径自说下去:“我想,如果这个人很危险的话,我就不能让他接近你。所以,我一定要探究到事情真相。”

  明楼沉默一会,将他身体扶起来,搂在怀里。

  阿诚垂下了乌浓的睫毛:“我不想你有什么危险。”

  明楼摸了摸弟弟因为忍痛而渗出汗来的鬓角,语气缓和了些:“那也不代表你可以自己去涉险。”

  这一次,阿诚没有出声抗辩。即使心里并不认可,但眼前的情形下,却不宜再声张激化怒火了。

  明楼何尝看不出阿诚的想法。他想,是自己太心急了些,该把事情的严重性先说清楚的。

  盯着弟弟细白的颈子出了半天的神,明楼收敛了情绪,以淡漠的语气说道:“我们把目前已知的点归纳一下:

  1、伊时刻意要接近我;

  2、伊时有军队背景;

  3、伊时的身份存疑,既然能扮成小户平民,扮成高门贵子也不是难事,毕竟船长之前并未见过伊家人,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再加一点证明资料就可以让身份成立;

  4、伊时的管家可能是日本人;

  5、伊时有敏锐的反跟踪能力;

  6、伊时能够在船上收发电报,电报内容涉及进度问题;

  7、伊时用暧昧的态度笼络你;

  8、伊时对明家新发现的矿山有兴趣。”

  阿诚提出了疑问:“发电报?”

  明楼一点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伊时的书桌上面,被撕掉的纸上就是拟定的电文内容。”他用一只手慢慢抚摸着弟弟乌黑的头发,“综合这几条信息,你应该猜得出这位是什么人吧?”

  “这一点我之前就想过。我猜,伊时可能是日本间谍,经济方面的。”

  明楼用另外一只手握住了阿诚的手:“那么你知道,当你跟踪人家被发现了之后,如果你不是想到了一个理由,并且用幼稚的演技蒙混了过去,你会怎么样吗?”

  阿诚慢而清楚地说道:“我会失踪。”


  为了不被发现,应该会被困在货仓之类封闭又没有人去的地方,某个角落里面,被绑着。

  那样的地方连排风扇都不会有,一片寂静和黑暗,与世隔绝。

  高度紧张,却无计可施,慢慢绝望。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体力和意志渐渐消耗殆尽。

  在望不到尽头的时间里,人会被毁掉,不是疯癫就是脱水而亡。

  这样的结果,事后是可以解释得过去的:他是自己不小心走进去的,因为好奇心之类的,却因为那地方被封了走不出来才酿成了悲剧。


  明楼摇了摇头,叹道:“那你还跟过去。”

  “要去。”阿诚的声音轻而斩截,“总要有人承担风险,不是我,就是你。那么,还是我吧。”

  这才是全部的答案。纯粹而干净的忠诚。

  明楼下意识捏住了阿诚的手指。

  原本以为,弟弟是不知轻重才会任性犯险,现在却知道,小孩儿是什么都知道,却仍然执意去做。

  怎么能打他呢?他对自己这么好。而且,今天原是他的生日。


评论(20)
热度(32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