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53.风动

  第二天清晨,邮轮在蔚蓝的海面上航行,刚驶离了越南海域,几只远离了海岸的海鸥还在追着船只飞舞。明楼和阿诚站在甲板上,这里空气新鲜,带着盐香。他们静静地望着船驶来的方向,远处发出隐隐的微光。

  黑暗还笼罩在四周,天边密密层层的云,然而,只一瞬间,巨大的光亮唤醒了整个天空,一轮红艳腾然跃起。

  蓬莱正殿压云鳌,红日初生碧海涛。正是词人笔下的好光景。大自然的壮阔美丽,言语难以陈述。

  两人不出声地望了一阵。

  明楼开口问道:“今天想怎么庆祝?”

  阿诚摇手:“不要不要,在船上搞那些麻烦得很。”

  “不觉得可惜?十六岁生日一生只有一次。”

  阿诚一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特意用了财迷语气:“我不喜欢那些热闹,比较喜欢收礼物~”

  早晨醒来,发现手边多了一块百达翡丽表,杂志上曾经看过的一款,严谨的线性装饰彰显着张力和能量,所有设计都极具功能性。当时看的时候,他随口提过一句这块表的样式挺特别。现在它从杂志上跳到了手上。

  这已经很足够,还要别的什么呢?不需要了。

  明楼被他这个语气逗笑了:“算盘打得挺好的,是个从商的料子。”

  “是吧?”阿诚抬头露出了个甜笑,“我也这样想。”

  两人谈笑间,有船员的声音传过来。

  “这么早就要我们起床!他们那些有钱人却还在呼呼大睡!下辈子我一定要投胎到大户人家当个少爷。”

  “别做白日梦了,好好干活是正经。就一天的时间,我们这几十个人还得办一个盛大的宴会,也不知道船长和大副收了人家多少钱!”

  两个船员从他们面前走过去,手里拿着装饰的物品,边走边议论,对手里多出来的活抱怨不已。

  明楼和阿诚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阿诚已经没有睡意了,他一向不像其他的孩子一样贪睡,五六点的时候要赖在床上。

  “来一局?”明楼问道。

  阿诚扬起脸一笑:“我最近看了些棋谱,自觉有些心得。哥哥可要小心了。”

  他从行李中翻出围棋,摆开了黑白阵势。

  明楼让他执黑先行,阿诚略微思索了一下,手上的黑子往盘中落去。

  他的棋风可不像性格那么婉顺安静,有一种天真的凶残,起手就占据了先机。然而明楼也不是弱手,几下交错之后,场上的局势开始复杂起来。

  阿诚托着下巴:“哥哥太狡猾了,哎,头疼。”

  明楼故意一板脸:“你说什么?”

  阿诚抿嘴一笑:“我是说,哥哥棋路飘忽,不好捉摸。”

  明楼挑一下眉头:“先前是谁夸口来着?”

  笑闹之语说了,继而他又正了神色:“其实,人生也跟这棋局差不多。落子无悔,人生亦无法重来。你十六岁了,也该对自己的前路好好规划一下。”

  “嗯。”

  小孩儿眼神认真地盯着眼前的棋盘,不知是在考虑下一步棋,还是在考虑未来。

  终盘之后,阿诚仔细地计算了一遍,和局。

  明楼摸摸他的头,笑道:“走吧,去吃早餐。”

  他们往餐厅走去。

  路上,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客正在谈话。

  “真没想到啊,在船上还能遇到这样的宴会,总算有点乐子了。”

  “是啊,在船上待久了,闷得慌,解解闷也好。”

  “发出邀请的人能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名字,想来是从船长那拿到了客人名单,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胖一点的那位笑了笑,“还有,我们收到的请柬制作考究、文字苍劲,准备这么多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由此可见,这宴会主人可不一般哪。”

  “的确,但伊时这个名字我从没听说过。你听过吗?”

  “没有。不过不要紧,一回生二回熟,今晚见面就知道是谁了。”

  路过了这两位继续往前走,两个穿戴普通的姑娘也在议论这事。

  “没想到我们这种身份的人也有参加宴会的机会。”

  “可不是嘛,还以为只会请上等舱房的人呢,居然我们三等舱也有份!”

  “可惜我没有好看的裙子……”

  “怕什么?咱们又不需要出风头,那是有钱人的事情。咱们只要能开开眼界就好。”

  临近餐厅的地方,大副和船长在说话。

  “这人将整船的客人都请了,要求我们按大型宴会的标准来筹备。船上人手和条件有限,也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他的要求。”

  “我们尽力而为,把事情办得漂亮点。这个人身份很重要,我们一定要把人伺候好。”

  明楼挑了挑眉头。船上这么大的事情,似乎人人都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阿诚抬起头,语带疑惑:“我们没有请柬。”

  明楼若有所思:“继续看看再说。”信息太少,他一时也摸不清原委。

  他们走进餐厅。

  餐厅四周已经装饰了彩带,看得出即将有一场活动。

  “没想到这一趟寻亲,在大海上还有人找我们表演。” 说话的人是一个装扮艳丽的女性Beta。  

  “我拿到了一笔丰厚的酬劳,想来你也是。” 坐在她对面一位穿西服的中年人笑道。

  “的确不少。金盆洗手后,我原本打算不再为人唱歌了,可也禁不住这等诱惑。”  

  “你那把嗓子当初不知倾倒了多少人,我可是很想重温的。”

  “能有你的钢琴伴奏,也不枉我出场这一次。”

  “只不知这次宴会主人是谁,居然知道我们过往,特意找了我们出来。”

  “我想,今晚一切谜底都会揭开的。他费了这么多心思,目的很显然,不就是想要隆重出场吗?”

  餐厅里面,一头乌发、一袭锦缎旗袍的贵婉独自一人静坐,风韵怡人。

  她默默吃着早餐,仿佛对外界并不关切,然而周遭的一切声响尽皆落入她耳中。

  在杂乱的各种谈话声中,几个日语单词混在其间。

  眉头轻轻地掀了一下,她脸上依旧不动声色。 

评论(34)
热度(30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