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9.流星

  外面传来喧哗之声,明楼出去查看,回来说:“今晚遇上了流星。”

  去到甲板上,星光如夜雨。

  自然界的奇丽,美得难以描述。

  夜澜天静,星星从悠远天际飞来,拖着长长的尾巴,徜徉亿万光年来到人间,闪耀出迷人的绚丽光辉,然后陨落在不知名的角落。

  热热闹闹,欢欢喜喜,最终永恒寂灭。

  是这样华丽而残酷的美。

  有许多人在许愿。因为流星的稍纵即逝,人们相信,如果赶得及在一颗星落的刹那说完心愿,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在自然界的天象面前,无分高低贵贱,众生皆为凡人。求的东西也很统一,翻来覆去无非脱不了四个字:平安喜乐。

  许愿是个形式,借以寄托自己生活中最大的向往。但阿诚不相信这个形式,它自己都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得无可奈何地陨落,怎么能左右别人的命运呢?

   心里有没有愿望?当然有。但不用许,许了也没用,那就只是愿望而已。

  明楼转过头问他:“你的愿望是什么?”

  “不用离开你。”

  明楼摸了摸他的头发:“这不能算愿望。”

  “这就是我的愿望。”

  明楼叹一口气:“你在担心什么?”

  阿诚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我怕失去你。”

  “不会发生这种事。”

  “可是,你不再说你爱我了。”

  明楼看着他:“那是因为你长大了。父母如果对着成年子女不断表白的话,多少显得古怪。”

  “可我还没有成年。”

  明楼摇摇头:“过了今晚十二点就不再是了。”

  阿诚想了一想:“成年的话,我想给自己特别一点的生日礼物。”

  明楼挑一下眉头:“想要什么?”

  “我想知道真正接吻的感觉。”

  明楼一震,过了一会儿才低低说了一句:“你也到了该有些想法的年纪了。”

  阿诚摇摇头:“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有些好奇。”

  明楼锁紧了眉头:“那么,对象呢?”

  “还没想好。”阿诚抬头看了哥哥一眼,“不过,甲板上有这么多人,找一个顺眼一点的,然后提出要求,应该不是太难。”

  明楼断然否决了:“不行!”

  “为什么?”

  “太不安全。”

  “嗯,”阿诚看着哥哥的眼睛,“但哥哥不是在么?如果有什么危险,可以帮忙不是吗?”

  “不行。”明楼说。

  阿诚眼光与他对视:“但我想要。”

  明楼抿直了唇线。

  稍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感觉自己要冒烟了。

  如果阿诚提出的是其他的要求,不管多么离奇,他都会尽量满足他。但唯独对这一个,无法接受。

  怎么能容忍乱七八糟、不清不楚的人碰他清水一样纯洁的弟弟呢?

  但阿诚没有听到他心里的话。

  他的弟弟继续说道:“我想,成年的生日应该跟以往有所区别的,不是吗?”

评论(54)
热度(36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