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8.等

  发情期,这原本只是一个概念,现在真实地呈现于眼前,活灵活现,绘声绘色,不再需要别的解释了。

  是从文明时代进入蛮荒时代,人退化为动物,回归原始的状态。

  感觉不像是真的,像画出来的,画布上流淌着混乱的煮沸的空气,画家能画出各种现实世界里没有的景象。

  他没有见过哥哥现在的样子,瞳孔里似有赤光,褪去了一贯的理性。

  人在理性不存的时候,外界的一切都模糊和混沌。大抵是不会注意到一门之隔外有谁在制造额外的声响的。

  阿诚僵手僵脚地从椅子上下来了。

  他不再寄希望于哥哥开门了。

  归还了椅子之后,他仍旧回到门口。除了这里,他也并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去。

  那便等吧。等到夜,等到黑,一直等下去,总有结束的时候。

  坐在门口,他低头望着脚尖出了一阵神,渐渐想通了一些事。

  哥哥做事都是有理由的,今天应该也是一样。船上不比陆上,能一个人住一间房的才多少?社会是金字塔结构,船上也分三六九等,二等房住四个人,三等住六个人。支走一个人总好过支走一群人。

  而且哥哥其实也做了很好的安排,倘若他迟钝一点,什么也不问地待在夫人那里,原本是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为什么非得回来看个究竟呢?

  如果明理懂事的话,自己暂时消失才是对的。

  这么想的时候,在左胸的位置,有什么莫名疼起来。手按上去,也依旧微妙疼痛。

  有一点被遗弃的感觉。

  想起有些人放弃自己收留的流浪猫狗,事前没什么征兆,就是有一天突然腻了,不喜欢了。

  视线往远处去,是一片茫茫的海,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地黑下去、沉下去。

  到后来,他已经忘记了那几个小时到底是怎么渡过的。总之,门终究是开了。

  南隼先走出来,看到门口有个单薄的小纸人坐在那里,吓了一跳。这个漂亮的小孩呆呆地坐着,像某种憨然的小动物,让人想抱回家去养的那种。

  对方神情茫然地抬眼望过来,慢镜头似的缓缓眨着眼,视线定在他身后的人身上,眉头没松,但唇角绽出了轻笑:“哥哥……”

  挺可爱的孩子。

  “先回去吧,我明天再找你。”明楼交待了这一句便蹲下来,柔声问道:“怎么回来了?那边不好玩?”

  “嗯,想回家。”

  “等很久了吗?”

  “也没有多久。”

  阿诚想站起来,刚动一下就苦了脸:“唔,脚麻了。”

  他这是等了多久啊?看着他,明楼觉得心情复杂,他把他抱起来,低声说道:“阿诚最乖了。”   

  将弟弟放在床上,先脱了皮鞋,再剥了半透明的烟灰色袜子。露出来的一双脚嫩芽一般,仍透着稚气,原是不该受任何苦楚的。

  用手掌包住,他给他揉脚。

  他有歉意和对自己的不满,考虑得不够妥当,没有把弟弟安顿好。

  怎么可以让弟弟等这么久呢?

  “怪哥哥吗?”

  阿诚觉得这问题很奇怪。他想:你不知道吗?我是永远永远都不会怪你的啊。

  “不怪。但是……”黑白分明的眼睛抬起来,因为太清泠泠了,不哭也像含着泪光,“以后不要这样了,好吗?”

  明楼感到一丝心痛。

  他想,阿诚的心太柔软了,所以宁愿委屈自己,而不愿意去责怪别人。

  他说:“我不会再带任何人回来。”

  阿诚爬了两步,钻进哥哥怀里,仰起头:“今天我想跟你睡。”

  这要求也真是太简单了。

  明楼亲一下他的头顶,说:“好,我听到了。”

评论(27)
热度(36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