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42.糖

  弟弟在眼前说着这么可爱的话,声音和神态都惹人怜爱。

  一种天然的、无邪的情态。

  小家伙是个天生的尤物,使得这孩子气的表达成了一种诱惑,即使它的起因是出于好奇,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一般而言,对自己的孩子,明楼是乐意教给他一切的,但不包括这一种。

  虽然无论用哪一根神经思考都不难预料那张小嘴的甜美,然而这也同时意味着跨越了某条界限。

  在有关儿童教育的书中,把一条原则讲得很清楚,界限是非常重要的,务必要定下禁制,让孩子明确地知晓,不越雷池一步。随意越界的话,就很难校正了。到时候,你会管不住你的孩子。

  所以,给什么,不给什么,需要严格控制。

  就算被软乎乎的撒娇酥到不行,原则就是原则。

  摇了摇头,明楼定了调:“我们不亲嘴。”

  阿诚也不太坚持,就是迷着眼睛“唔”了一声。

  抚摩着头发,明楼又亲了他好几次,脸颊,耳朵,脖颈,然后把弟弟放倒在床上:“睡吧。”他的语气温和低沉,是哄惯了小孩的那种声气。

  小孩儿的下一个要求来了:“哥哥,陪我睡……”

  这要怎么拒绝才好?

  可爱的弟弟躺在怀里,手臂攀附,双腿缠绕,嘴里喃喃地唤着“哥哥”,热腾腾的身体散发出甜甜的奶味儿,贴在他身上磨来磨去:“不走,哥哥……”

  像甜丝丝的奶糖。

  明楼不爱吃甜食,但很爱眼前这颗糖。

  但他仍试图讲道理:“阿诚不是早就自己睡了吗?”

  阿诚朝哥哥胸口蹭了蹭:“我想要你陪我。”

  明楼说:“怎么今天就非得跟我睡了?”

  阿诚睁着圆眼睛看着他:“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了呀。”

  明楼一想,倒也是,一晃三年过去了。

  阿诚毛茸茸的脑袋在哥哥脖子上拱来拱去:“一~起~”

  这要怎么招架得来?

  到头来还是只能举手投降:“好吧,一起睡。”

  明楼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

  “啾~”

  嘴上忽然被软软地啄了一下,红嫩的小舌头探出来,又在上面舔了舔。

  丝丝甜味沁人心脾。

  小孩儿的嘴唇鲜嫩柔软,带着酒后的热,像淋着一层新鲜的糖汁。

  这辈子的糖仿佛都在今天吃了。

  然而原则还是得声明一下:“不是说了不亲嘴吗?”

  “啾~啾~”

  换了脸颊被亲了两下,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浅浅的呼吸喷在耳根上,像毛茸茸的小爪子轻轻地挠,阿诚把自己的小秘密放进哥哥耳朵里:“最喜欢哥哥,最喜欢……”

  没有遮障,最原始、最纯稚的心情。

  一连串的会心一击。

  太甜了,想不疼他都难。

  低头看去,阿诚把话说完了便安心地睡了,笑微微的,嘴角边显出一个浅浅的梨涡,手指轻轻勾住哥哥的手指,不许他走。

  像如水的月光,在怀里莹莹荡漾,带着甘甜的香味。

  明楼想,傻孩子,我怎么会走呢?哥哥爱你,想陪你一辈子啊。

  阿诚早晨醒来的时候,被躺在旁边的哥哥吓了一跳。原来他是趴在对方胸口上,就这样睡了一夜。哥哥呼吸均匀起伏,依旧睡得很沉。

  回忆起昨晚上缠着哥哥不放的情形,纤巧的手指尖不自觉在哥哥胸膛划来划去,有点不好意思。

  还有,上次称体重的时候他已经有九十八斤,挺重的了,这么压着,哥哥不会做噩梦么?

  想到这里,他飞快地爬了起来。

  总之,先把哥哥叫醒吧。

  “哥哥,起床……”

  明楼正在做梦,阿诚声音又不大,所以依旧在梦里没醒。

  “哥哥,起床了……”这回加上了捏耳朵。

  明楼梦到了阿诚。

  阿诚仍是十岁的样子,静静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一个人坐了几个小时。

  没人管他吗?

  明楼走过去问他:“你不回家吃饭吗?”

  阿诚摇摇头。

  “我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继续摇头。

  也对,不能相信陌生人。

  “这个面包很好吃,你要吃吗?”

  阿诚犹豫了一会儿,接过去吃了起来。

  明楼看着他吃东西。

  阿诚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被从梦中叫醒的时候,明楼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把自己的孩子抱进怀里。

  阿诚担心地问:“哥哥,你做噩梦了吗?”

  “也不是噩梦,只是梦到你小时候的样子,我们不认识,你也不跟我说话。”

  阿诚安慰哥哥:“不要紧,那是梦呀。”

  明楼微笑着亲亲他的头发:“是的,我的阿诚说得对。”

评论(25)
热度(366)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