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37.诗歌

  在中学里明诚没有交到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身边一直围着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女,非常热情。

  收到很多情书,写在各种各样的纸上,或丑或美的字体,有中文、英文或者法文,语法正常或者蹩脚,悄悄放进他书里,或者直接递到他手上。

  这是一种不大不小的烦恼。他有自己要专注的事。

  诗经里有那么多一见钟情,现实里根本就没出现过。怦然心动、两情相悦是那么遥远的事情。

  学校里最重要的事始终是一样:学习。

  功课很简单,只要上课时用心听讲,一遍就能明白。还有馆藏丰富的图书馆,是比哥哥的书房更大的世界。

  每天有新的收获,非常喜欢学校生活。如果家里没有哥哥的话,几乎想要整天待在学校里。

  他在课桌上用Duofold笔做笔记,这笔既好看又好用,出水流畅,写字便利。邻桌的沈远认出来,满脸羡慕:“派克的新品,还是幻黑款的!我也想要的,但家里不肯买,嫌贵。”

  沈远没给他递过情书,他们是朋友。

  明诚侧过脸来,说:“我没有要,是哥哥买回来的。”

  “那你哥哥一定很疼你了。我哥哥就没想过给我买笔,他最喜欢交男朋友女朋友。”

  明诚想了想,说:“我哥哥也喜欢交男朋友女朋友。”

  沈远笑道:“那你为什么不交?你收那么多情书。”

  明诚不假思索:“我不需要。”

  那些情书在回家之后都交给了哥哥。

  收到的意见是专心学业,不要谈恋爱。

  情书无一例外地都投奔了垃圾箱。包括那些上门来找他的同学,一旦遇上了,也会被他的哥哥三言两语打发走。

  明诚不知道这些,明台却撞见过一次。

  “不好意思,阿诚不在家里。”在大门口,明楼用十足肯定的语气这样说道,接着又和蔼可亲地问道:“花需要帮你转交吗?”

  还以为是真的,回到家却看到阿诚哥在家里练琴。

  明台一脸懵逼:“明明在家呀。”

  明楼摸一下他的头:“没到时候的事不能做。”然后把玫瑰花丢进垃圾桶。

  明台惋惜:“啊!玫瑰……”

  明楼泰然自若:“什么玫瑰?”

  明台一阵无语。

  明楼看了钢琴前的明诚一眼,倒了杯水去长条琴凳坐下,喂他喝了两口水,看一缕碎发落到额前,随手帮他捋了捋。

  等他停下来,明楼说:“月光曲中蕴含着丰富情感,弹的时候不妨多放进一些幻想,才更有感染力。”接着转头望着他,换了语气,慢慢念了几句诗:

  我看不清什么花儿在我脚下,也望不见什么花儿在枝头挂,

  但是,在温馨的黑夜,我却能猜想这个季节的每一种芬芳,

  那就该有香草、灌木和野果树的花。

  有山楂和野玫瑰的花,

  还有早谢的紫罗兰为绿叶遮盖,

  还有麝香蔷薇即将盛开——

  看着眼前的诗人,明台想:刚才眼皮也不眨地骗人和处理礼物的人是谁啊?!

  他突然很想用今天新学的成语“道貌岸然”造个句。

  近一年来,明诚开始喜欢新诗。古诗很好,暧昧含蓄,意在言外。新诗会直白些,较奔放热烈,是另一种浪漫。他迷上了泰戈尔和济慈,哥哥一念济慈,那些字句就像春雨一般,洒在心上,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幻化出画面。

  一个奇妙的、异想的世界。

  几句诗突然跳上了心头,他慢慢念出来:

  有一天

  我离开了城市

  来到了群山深处

  来到了密林之中

  来到了湖畔村落

  碧洗的夜空

  繁星颗颗晶莹

  猎户藏玉带

  织女会牛郎

  飞马越银河

  七星落北疆

  ……

  明楼静静听了,然后说:“写得不错。”

  明诚抿一下嘴唇,说:“我知道写得不算好。”

  明楼摇摇头:“若从文学层面来评价,的确一般。但写诗最重要是传情达意,我看这几句诗里表现的情感就很好,清新奇幻,叫人欢喜,让人想用你的眼睛去看一看那片星空。”

  “用我的眼睛?”

  “我喜欢你眼中的世界。你是想到了夏天那会的事了吧?”

  “嗯,等你的时候,就望着夜空,和星星说话。”

  “说什么呢?”

  “问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可以要我早一点回来的。”

  “你会听我的话吗?”

  “如果你要我往东,我总不至于往西边走。”

评论(25)
热度(37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