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35.慌惶

  为了保险起见,明楼还是说服弟弟让自己检查了一遍,确认了底裤没有很紧,剥下裤子之后,里面柔软的东西粉粉嫩嫩,形状和色泽都正常,也没什么问题。

  接受审视的过程中,阿诚躺在床上抿着嘴唇,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乌黑睫毛微微颤动。

  明楼心里忽然就有些忧虑,他发现弟弟越来越漂亮了,而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危险是到处都在的。

  阿诚却不知道哥哥此时的心思,哥哥的解释和保证解决了他的疑问,他以为的病原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不是生病,也不用羞愧。

  同时,性征带来的赧然使他本能地意识到,不能再和哥哥一起睡了,他已经大了。

  明楼对此没有意见,他不想表现得像一个啰哩啰嗦傻里傻气的父亲,只是隐隐有些忧郁。

  晚上等过了阿诚的睡觉时间,明楼就悄悄去他房间查看,不知道弟弟是否睡得习惯。

  窗口映出一大轮月亮,华满的月光中,阿诚静静躺在自己的床上,苹果脸安宁恬静,睡得安稳。

  明楼默默看了一阵,俯身亲吻弟弟光洁的额头,轻声说道:“晚安,好梦。”

  走出门的时候,内心深处除了欣慰,也有一丝失落。倒没想到孩子会这么快习惯。

  这一晚明楼没怎么睡着。时光流转,两年了,改变一些事情,也形成一些习惯。而习惯这种东西一旦养成了之后,就没那么容易抹得掉。

  已经习惯了抱着一个人入睡,不觉着重,只觉着安心。现在骤然割除,就像孩提时突然断奶的经历,有点别扭,又有点难受。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阿诚睁开了眼睛。

  没有那么快习惯一个人睡,很想任性一下,拖住手,或者揽住脖子,说:“你不准走!”

  然而那样是不行的,成长是必经的旅程,总要习惯。

  在那之前,不该要哥哥担心。

  躺在床上,心中有一种惶惑,在黑暗里尤其浮蔓。身体的陌生变化,还有,不能再和哥哥在一起。

  自己翻来覆去想了一阵,他在被子里悄悄哭了。

  在这个夏天学会了游泳。

  阳光下,屋外的湖水映着点点跃动的金色灿芒,那个水的世界似乎有一股说不出的妖娆和神秘吸引。

  阿诚在家里换好了泳裤,但是不好意思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裹了条大浴巾,只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才走到湖边去。

  树影婆娑,从树叶缝隙中漏下淡金色的光斑,空气里都是林木的清新气息,地上的落叶散着湿意。清晨的湖边十足宜人。

  “没有关系的,这里比较偏僻,一般不会有人来,也不会有人看到。”明楼在水里说道。

  哥哥打消了他的顾虑,阿诚虽然害羞,还是把浴巾脱了下来。视线之中,他的确是长大了一些,刚发育的身体稚嫩却精致,雪白皮肤,细腰一捻,双腿笔直,胸前两点米粒大小的粉润。

  明楼轻轻叹口气,家长的烦恼再度涌上心头。

  入水之后,阿诚学得很快,明楼托着他肚皮教了一阵,他便能堪堪浮得起来,模样很可爱,像只白嫩的青蛙。

  这是一段愉快的时光。白色的天鹅在远处游动,粉红的荷花散发着清香,风吹过,青青枝蔓摇曳,由碧玉盘般荷叶上落下几滴水珠来。

  阿诚游过去。近湖边水浅,他能踩得到地,倒也不怕。双手盛起荷叶上的水尝了尝,味道清而甘。

  “很好喝呢。”回转身,他将手中盛着的露水要哥哥尝。

  薄薄软软的手成为一个小小的承盏,要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跟对方分享。

  明楼就着他的手把那一点水吮去,然后说:“我们可以采荷叶上的露水来煮茶喝。”

  阿诚便回去找个瓶子来收集,等再转来时,哥哥却不见了。一连唤了几声,无人应答。

  忽然之间,非常慌惶。

  善泳者溺于水,他知道这句话。

  但是,怎么可能呢?

  他跳进水里,开始寻找。湖面仿佛成为一个巨大的锅炉。直到十多米外的荷花丛中冒出那个人影为止,手脚都是软的。甚至在哥哥游过来了之后,身体也依旧软绵绵。

  这惊吓是太可怕了。

  湿淋淋地揽住了哥哥的脖子,他的声音轻而微:“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明明是夏天,他的手却那么凉。

  明楼的心被戳得软得不行,柔声道:“别怕,我好好的呢。”

  阿诚依然喃喃道:“我怕找不到你。”

  明楼真是后悔得要死,不该这样逗他的。

  他太害怕失去他了。

  他的眼泪流进了他脖子里,很热。

评论(31)
热度(39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