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34.发育

  走夜路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但是,这段路没有很长,远远的便能望见湖边屋子里透出的暖黄色灯光。屋子外面亮着会浮动的光芒,像黑暗中流曳的月亮,在像墨水一样漆黑的夜幕中。

  无需辨认和猜测,明楼知道那是谁。

  他的阿诚。

  阿诚手边像是提着一个蓝色的月亮。这是他来这里之后做的灯笼,涂了浅调的蓝色,绘出清纯的天空,间以几朵白色的云。

  灯光摇曳,映出一张苹果似的脸庞。小孩子穿着白色的衣服,在光晕笼罩下仿佛精灵。

  门外的木槿和百合花摇动,散发出幽香。

  像个梦,莎翁笔下的仲夏夜之梦。

  走到近前后,明楼柔声道:“我回来晚了吗?”

  “没有。浴室放好了水,正好洗。”

  天气已经很热了,闻到了黏稠的汗气,或者还有别的味道。这一刻,不喜欢对方身上的味道。

  以后的很多年,都没有习惯过。

  要等洗完澡后才愿意亲近,挪坐在腿上,搂着脖子说话。

  “哥哥有过几个伴?”

  “怎么突然问这个?”

  “有点好奇。”

  “不多,一只手能够数完。”

  “都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的吗?”

  “多多少少。”

  “那为什么会分开呢?”

  明楼想了一想,说道:“存在各种各样的因素,会让初始的心情改变。”

  阿诚思考了下,念了一句话出来:“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大致如此。”

  “没有花常好月常圆?”

  明楼没有回答,只伸手从果盘里捡了颗元红荔枝出来,剥出里面的晶莹,送到小孩子嘴边。

  林花谢春红,这是自然界和人间的真实。然而不想现在揭露。

  雪白的果肉没入嫣红的唇间,过了一会儿,小嘴吐了一粒乌溜溜的子在他手心里。

  就这么喂了七颗。再多是不成的,会上火。

  这种心脏形的果实他并不太爱吃,只是喜欢看着对方吃,带着心爱。

  看他嘴角沾着一点酸甜的水,明楼用纸巾帮他擦了,然后再擦干净自己的手。

  极其琐碎平淡的日常。

  生活中也有一些预料不到的小波澜。

  第二天早上阿诚不愿起床,裹在凉被里,脸羞得通红。

  明楼起初是不明所以,后来由他那种羞愧和窘迫中大概猜到了一点。阿诚这个年纪是不太可能尿床的了,那么基本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想及这点,不由懵了一会儿,小家伙已经到了这个发育阶段了?

  伸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明楼柔声问道:“怎么了,阿诚?身上不舒服?”

  “我……”说出这个字之后,小小的嘴唇抿紧了,再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的,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我得知道发生了什么,才有办法帮你。你该相信,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我永远、永远都会帮你的。”

  “流了些东西出来。”

  不清楚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但猜测应该是下面流出来的。

  明楼继续确认:“不是尿床,有点粘粘的,是吗?”

  点头。

  明楼继续抚摸着他的头发,慢慢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听我说,这件事没有任何值得羞愧的地方,这是每个男孩子身上都会发生的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般是在十二三岁出现的。你也到了这个年纪了。”

  “它……为什么会出现呢?”

  “一种标志,生殖系统发育成熟的标志。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可以发生性关系了。”

  “像欢喜佛那样?”

  “是的,从身体上来说是这样。但是,性成熟早期发生性关系对身体发育不好,容易影响身高和发生一些心理上的问题。你至少要到16岁……”说到这里,明楼不由停顿了一下,这是一种正常的发展,但他立刻发现自己不喜欢这种变化,弟弟走到别人身边什么的,所以条件反射般的改了口,“不,18岁……不,上完大学之后……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阿诚眨了眨眼睛,心里不太明白最后这一段颠三倒四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关系了,横竖他并不想做那种事情。只要确定身体没病就足可安心了。

评论(43)
热度(34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