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31.确幸

  阿诚记得所有的事情。

  在喘不过气来的艰困中,哥哥的脸在眼前放大,湿热感压在嘴唇上,气流灌入,然后是耐心的、反复的、不断的吸吮。

  他意识到这是在帮助自己呼吸。

  忽然的,就觉得没那么害怕了。

  尽管一时之间状况并没什么改变,依旧是难受,然而莫名就有了一种笃定,能渡过去的笃定。

  他一直有使他痊愈的能力。

  喉中的梗阻消失,胸膛的起伏平复,似乎是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只是后来细想其中情形,他觉得这事挺脏的,有些对不住哥哥。

  “有什么关系?”明楼说,“如果易地而处,你不愿意这么做么?”

  阿诚不假思索:“为你,我什么都愿意。”

  轻轻亲了亲他的头发,明楼说:“所以你看,这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

  这话里是有水分的。平心而论,明楼不认为自己是感情丰富的人,甚至也遇到过一些这方面的指责。但对于眼前的小人儿,他的确似乎有无穷的爱心,不怕任何麻烦。

  双方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只是因为一种冥冥中的力量而联系在了一起。这力量究竟是什么不好说明,无从定义,但却因为这场病而进一步加固了。

  这是他跟死神抢夺过的孩子。

  历劫过后,生的确幸。

  他悠长地叹了一口气:“那时候,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阿诚将自己的手轻轻放进了哥哥伸过来的手中,过了一会儿,才开了口:“那时候,我倒不是非常害怕。”

  窒息的痛苦,没有人会不恐惧的,但他连挣扎都不算多强烈。

  他嘴角牵起了一丝微笑:“我总想着你说过的话。”那是一句简单而又寻常的话,他轻轻将它说出来:“别怕,有我陪着。”

  所以,无论身体多么难受,都不会陷入完全的恐慌。

  寒假过完,又一个学期开始。等到学期结束,便是盛夏了,暑气蒸腾。

  在傍晚散步的路上,明楼忽然向阿诚说道:“我们到别的地方去住一阵子,你看怎么样?”

  “要去哪呢?”

  “祖上有一处别业,在山区。位置挺好的,边上是一个湖,夏天比城里凉爽得多,也安静。”

  阿诚心里很想去,又有点疑虑:“大姐走得开吗?”

  “姐姐要管公司的事情,走不开。我想多住一段时间。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阿诚想了想:“不去好像也不行吧?”

  明楼稍有疑惑:“怎么说?”

  阿诚微微一笑:“因为你不愿意一个人待着呀。”

  他多数时候都沉静文雅,有时候却又活泼天然。但无论是哪一种,其实都很可爱。

  恰好他们走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鲜红欲滴的山里红,明楼便掏钱买了一支,用纸袋装了递过来,微笑道:“陪我去吧。”

  在向明镜报备过之后,明楼带阿诚去了山区的别业避暑。

  别业临着湖,湖水清澈透明,四面绿意浓密,荫蔽静寂,空气清爽,是消夏的好去处。站在窗前,可以看到云雾缭绕的山脉、星星点点的民居和颜色丰茂的农田。

  阿诚很兴奋,说:“在屋里就能看到山呢。”

  他从来没住过这种地方。

  明楼站在他身后:“你要是高兴,找个时间我们可以去爬山。”

  这里碧绿、澄清,有一种跟时代全不相干似的静谧,别样安详。

  明楼极为喜爱在这的生活。这样盛热时节,人越发心燥,难以安心做什么事情。到了这里却很是不同,可以舒心养性,如同鱼返深涧一般天然自在,能够温书品谈,花鸟鱼虫皆可赏。

  当然,还有阿诚,可爱的阿诚。

  自从阿诚害过那场病之后,明楼总担心他会有什么呼吸上的毛病,不过好在并没有,阿诚怎么看都是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他们一起生活,似乎还有很长的时间。

评论(21)
热度(373)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