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29.玫瑰

  明楼坐在椅子上依旧出神了一会儿,明诚却先认了错:“对不起,这是我的错。”

  明楼回了神,问道:“你知道错在哪吗?”

  “没想到出意外的可能。”

  明楼点点头:“的确如此。事前想得少,就得承担突发情况的危险。如果我今天没有刚巧经过,而你又出了什么差错,我会很难过。你明白吗,我的阿诚?”

  “我明白。树枝不够粗,应该找一个梯子。”

  “这是一种方法。还有一种方法是,用别的趣事分去明台的注意力,他就不会非要那个壳了。”

  “围魏救赵,对吗?”

  一双漆黑的眼睛,在乌浓的睫毛下闪动。

  “是这样的。”明楼回答道,同时亲了亲弟弟的眼皮。

  那双仰望着他的眼睛像夜空里的星星,童话般美丽。

  孩子身上没什么气味,至多带一点淡淡的奶香,身高不够日日喝牛奶的缘故。

  明楼因又想起一桩见闻来。

  前几日几个同学一起在饭店吃饭,有人领了个男孩子一道入席,看模样不过十二三岁。打从身前过时,飘来一股浓郁的脂粉香。

  等到入了座,又见两人举止亲密,听了旁人说道,才知道男孩是从戏班子出来的,是所谓的童伶。男孩长得不算多好,中人之姿而已,言行间已很老道,显出羞怯的模样,却熟练地奉承着人客。

  年纪还这么小的孩子,灵魂的光芒已经很黯淡。在背后自然有一段苦难的故事。

  想起阿诚当年出逃这事,其实是很凶险的。八九成的可能是会落到人贩子手里,然后卖到什么地方。阿诚模样又生得好,比相貌平庸的孩子更容易卖出好价钱,且卖去风月场所的可能性不小。 

  想到这些,不免心底打一个寒颤。

  用手指轻抚着孩子的头发,明楼忽然说道:“你来家里的那一天,原本……我们是不会遇到的。”

  “为什么?”

  “那天上午课少,本该早就回家了。只是辩论社出了点纰漏,辩卡遗失了,我补到中午才弄完。”

  “鬼使神差?”明诚想到一个成语。

  “差不多。我不相信命运,那太虚无缥缈。但是有的时候,感觉这个世界的确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弄着,些微的偏差就会让人生完全不同。”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所谓的命运……不好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在你这件事上,我想我应该心怀感激,因为它把你带到了我身边。”

  “多了很多麻烦。”

  “并不是这样,记得那个《小王子》的故事吗?”

  “记得。”

  “在那个故事里,有一段关于自己的玫瑰的话。”

  小王子遇见了一座植物园,里面有五千朵玫瑰,但小王子认为,自己的玫瑰是整个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一种花。小王子对它们说:“没有人驯服过你们,你们也没有驯服过任何人。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我的那朵玫瑰花,它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它是我浇灌的。因为它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它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它身上的毛虫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它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它的沉默。因为它是我的玫瑰。”

  这个故事处处有象征意味,以儿童读物来说并不好懂。但有关“驯服”这个部分,因为故事里举了很多的例子来解释,所以倒算是最好懂的一个主题。

  正因为你为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隔了一会儿,明楼说道:“这个年代里,不想腐烂的人都在苦恼。我常常觉得孤独、寂寞、愤怒,但没有解决的办法。唯有你,使我欢喜,又使我安然。我有时候希望你大一点,使我们能更好地谈一谈。但有时候又觉得,像现在这样也很好。正因为你这么小,所以我才能充分地保护你。我但愿你身边一直煦风和日,而不是长夜苦旅。”

  “我会和你一起走的,如果你需要我。”

  “什么?”

  “你说的那条路。”

  “你知道我说的长夜苦旅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很明白,听起来不太好。我不喜欢黑夜,但我会让自己不害怕。”

  明楼过生日的时候没有铺张,就是一家人一起吃了饭。

  明镜封了一个精美的礼物盒子送给他。

  明台嘟囔:“我没有礼物送啊,就亲一下吧。”

  他鼓嘴凑上去,“啵”的一声留下了口水印子。

  明楼转过头来看明诚,微笑:“你也是吗?”

  明诚摇摇头。对明台来说理直气壮的事,他却很难做得出来。

  明楼微微诧异,他问:“那你要送我什么呢?”

  明诚拿出了自己的礼物,是一个铜钱穗子。做法不算难,就是把丝线缚在铜板上面,缠个花样出来。穗子他选的都是绿色的线,水晶绿,松石绿,孔雀绿,墨玉绿,深浅不同逐渐过渡,仿佛会流淌一般。结子绕了个龙的形状,有模有样。

  礼物简单,也不用钱,但有个心意在。绿色是明楼最喜欢的颜色,龙是他的生肖。

  明楼把它放在手心,凝视它。

  “真惊讶。”他微笑,“你做礼物给我。”

  明镜也拿过去看,笑道:“真好看。我见过的穗子也不少了,没见过这么美的。也没人教,你怎么学会了这个?”

  “看一本画册,床帐钩挂着鲤鱼结穗子,看着不难,就做来试试了。”

  “真是个聪明孩子。”明镜转头对明楼说,“你不是有个山水扇子吗?满可以挂上去。”

  明楼笑道:“姐姐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后来回了房,他就找了扇子出来,把穗子坠上去。

  看起来哥哥是很喜欢的了,明诚完全放了心。

  外面已经下起了雪,纷纷扬扬地飘下来,朵朵剔透洁净。

  明诚用手指抹开了窗户上的水雾,看着雪从茫茫天穹飘落,堆积起来,在月光笼罩下映出莹白雪光。

  多么美啊,想要到雪地上去。

  静静望了一阵,雪白在视线中渐变成莹蓝。

  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明楼说:“不能看久了,眼睛会难受。”

  明诚眨了眨眼睛,的确有点疼了。

  明楼撤开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到外面去玩雪,好么?”

注:此时是1924年,书存在年份问题,请忽略

很巧合,刚巧发这一章的时候,5.26的跨界歌王有一句王子和玫瑰的歌词,而且给了镜头


评论(17)
热度(40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