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5)le mariage

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2929002298


  去的餐厅在海边。触目可及处,是悠长的海岸线,海水清澈碧蓝,海鸥飞起,帆船点点。一群孩子在鹅卵石的海滩上赤足嬉戏。 

  餐厅有室内的位置,也有露天的。在天气合宜的时候,露天的座位是更好的选择,用餐时,满目悠闲胜景。以前哪里想得到,有一日会有这样闲常时光。

  法餐上得比较慢,但即便是等待,亦有眼睛的飨宴。

  食物配合新鲜的橄榄油及其他香料调味而成,清爽可口。看着明诚娴熟地使用刀叉,明楼不由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来。

  是他教会了明诚吃西餐。

  那是小学毕业典礼那天,他是带着明诚和明台一起去的。明台在家时有吃西餐的经验,只有明诚需要手把手地教。

  他握着幼小孩子细细的手指,慢慢教他用餐的礼仪、手法和要说的法文。

  明诚学得很快,他习惯性地在任何领域都表现优秀,让教他的人十足有成就感。

  现在,也还是一样。刀叉握在他修长的手指间,不像是简单地只用来饮食而已,而是带有颇具欣赏性的仪态,优雅适意。

  手指那么美,该套上一枚戒指。

 

  明楼评论道:“手指素了点。”

  明诚略侧过头看他。这是他一直都有的肢体语言。以前和现在都是。带有不解时便往往这样看人。一张猫科动物的脸本来就生得小,一歪头稚齿感更重。

  明楼望着他的手,视线摩挲一般:“一直觉得你这双手生得好。”

  “所以?”明诚声音如常,心跳却不自觉微微加了速。以他的思辨能力,在这两句之间便足以意识到,明楼可能会拿出来的东西。

  明楼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取出一枚环状物体,执起他的左手,声音不疾不徐:“说愿意。”

  将独占欲清楚地付诸于口。

  压抑了数十载,千帆过尽之后,该要恣意,牢牢握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理性属于过去的路径,神智不清是现在的选择。

  抛弃一切来到异国,只是为了他而已。不可能容许他再离开。

 

  明诚没有说“我愿意”。

  和明楼一样,他也清楚地了解,他们实际上是不可能结婚的,法国没有这样的法律,哪个国家都没有。

  两个男人不可以结婚,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律条。

  可是,顽固地要跟一个人生生死死都绑在一起的心思是一定的,世俗的规则即便放在那里,那又怎么样呢?

  无需考虑,无需衡量,他望着对方的眼睛,轻而坚定地说:“我爱你。”

 

  明楼给他的无名指套上戒指。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两秒钟都不需要的事情。明楼却发现自己的手指颤抖了。就像五年前必须打他一枪时,那种不由自主的颤抖。

  时间淌过了这么久,仍是只会为他颤抖。

  他凝视他的手指。青葱般的指根上,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与天幕的星光相映。

  “我的。”他轻轻说道。

 

  不能有仪式,仍是打算照个相,所以,第二天,便去订制西装。

  进面料间挑选面料前,客人会先被带去量尺寸。不劳Dior的首席裁缝动手,明楼自己接过软尺。

  解了皮带,长裤沿着大腿根滑落下去,柔软的皮尺贴合着绕过白色的内裤,在浑圆紧绷的弧度上读出数据后,明楼仰头说:“胖了。”接着又笑道,“这算是我的功勋吗?”

  明诚忍不住微微一笑:“当然是你的。”

  谁要他做的东西那样好吃。一个番茄炒蛋都能做出花来。

 

  不过后来明诚还是给明楼制造了一桩惊喜。他的交友能力始终是强的,到底找了位愿意帮忙的神父。要抵御一个猫科动物双手合十的拜托,毕竟是件不容易的事。

  他们得以站在教堂里面,交换誓言。

  形式不重要,但是如果能有,自然更没有缺憾。

  不想太张致,所以选面料时没选亮红色,做的是色感醇厚些的酒红套装,上面点缀着数个黑色的圆形图案。内搭酒红衬衫色泽更深一层,饰以星点亮红色印花,在细节处彰显桀骜。

  于世不容,仍旧要坚持自己。

  誓约终生相守。幼稚是在外面的,端凝是在心里的。

 

  那一天他们在照相馆里拍的照片后来被照相馆老板放大了好几张,放在橱窗里面。

  这两人其实不上相,照出来的相远没有真人好看。可是底子那样好,即使不上相也还是悦目。

  拍了单人的和双人的照,气质上有微妙的差别。单人的美含着凛冽,有点艳,有点奢,有那么些生人勿近的味道。美则美矣,离着人很远。合在一起时,气氛却像是被一双柔软的手揉过了,带一点栀子花的淡甜味,是细水长流的生活的味道,贴切的,体己的。


评论(43)
热度(513)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