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番外4)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背景:1945年,法国尼斯


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一觉睡去,再醒来时已是黄昏。

  沐着窗户投进来的淡红色的余晖,明诚睁开眼睛。他侧转头,便看到明楼的脸。

  这张脸在夕阳的红光中有一种神性,如同神明的雕刻,要让凡人去顶礼膜拜。

  但又并非那种泥塑木雕的死物,而是散发出温度和气息,是个活人,不在云端。

  他躺着没动,双腿之间仍传来胀痛之感。

  被强行撑开过的痕迹。

  有点不适,但是觉得快乐。

  非常喜欢,非常满足,那种被对方深深需要的感觉。

  他想起明楼抱住他、在他耳边叹息般的轻唤他名字的声音,也想起明楼在那种至亲密的行为中一声声说出来的话:

  “我爱你。”

  “永远留在我身边。”

  “给我生孩子。”

  让人从灵魂深处感觉颤栗,不由自主痴迷于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

  想听他一遍一遍地说下去。

  疼痛是那样的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刻印着……他曾经在他的身体里。

 

  明楼醒来时,便正对着他的一双眼睛,笑意微微,像是清晨初曦的阳光,一眨不眨地正盯在自己脸上。

  美好到不真实。

  揽住他的手不自觉慢慢抚摩年轻人漆黑的头发,柔软的发丝擦过指间,真切的绵和感。

  明诚将脸倾近,淡红润泽的嘴唇吻上他,在他上唇轻轻一吮。接着,便又分开,依旧凝视着他。

  一句话都没有说,然而明楼却看到了他心底湿润而鲜艳的快乐。

  这种好像中学生一样青涩的表达,拥有奇异的直击心脏的力量。

  纯洁又柔软,蒙昧又干净。

  以在人间的记忆来说,他不过才活过了五个年头,所以,完全是未成熟的状态。跟以前是不同的。

  却又分明是一样。成熟也好,不成熟也罢,这双眼睛中都只能映出一个人的身影。

  一心一意地喜欢。

  被他这样盯着,只觉得世间诸事都一无可道,只有他是唯一的欢喜,让人心肝脾肺肾都一齐震颤。

  在交缠的目光间,明诚再度贴近了脸,又吻了明楼一下。

  这一回,他将嘴张开了。明楼已经教过他要张嘴。

  他探出柔软的舌尖,轻轻舔了舔明楼的唇线。

  银丝被牵起来,黏在那张再可爱不过的嘴唇上。

  然后,柔软的唇凑到明楼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法文:“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大胆而生鲜的诉说。

  甜得令人发指。

 

  这一天做得已经足够多了。虽然他是第一次,但在五年的禁.欲之后,一旦被挑动,明楼无法做到对他宽限。

  明诚用了他没想到的一种方式对他请求。他说,隔壁的艾丽莎生了一窝幼崽。

  所以,这是交配的季节。

  明诚没有说得更多,然而,表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渴望他,想要他。

  面对这样的邀请,不可能再保持冷静。

  仿佛剥开一只蜜橘,尝尽了他身体的甜度。

  像春天,像甘泉,像火焰……

  Il a fallu que tu reviennes. Il a fallu que je connaisse.

  汝须再来。吾须再识。

 

  声色靡靡,不舍昼夜。

 

  在过甚的忘情之后,身体应该是不会再有什么动源了,但被他这么一吻,又在耳边说上了这样一句话,下面却又硬了起来。

  明诚怔了一下。明楼一直抱着他,他们身体相贴,他当然立刻就觉出了抵在腿间的硬.物。

  并不畏惧,他微微一笑,问道:“你喜欢?”

  明楼吻了吻他的眼皮,不答反问:“你疼不疼?”

  “疼。”明诚说,“好象硬被撑开了。”

  被这样坦率的言语烫了一下,明楼拉过他的手来,让他将自己的欲望握在手中,低声问道:“不喜欢我插.进去?”

  摇摇头,明诚说:“我喜欢你插.我。”轻轻地,他又加一句:“想要你插.得更深一点。”

  啄吻着眼前不断吐露甜蜜言语的嘴唇,明楼保证道:“下回我轻点。”

  “不要。”明诚凝视着他认真说道,“我很喜欢。”他接着说下去,“如果让我疼的人是你,我愿意的。”

  居然还是这句话。

  五年前的大年夜,他就这样说过:“我愿意的。”

  五年过去,分毫未改。

 

  眼角涌上涩意,但明楼不露声色。他未尝期待过这样的轮回,只能俯首感恩上天仁慈的赐予。

  他把他完全拉到自己怀里,深深吻了他。

  吻完之后,伸手捏了捏对方薄软的肚皮,明楼说:“饿坏了吧?今天没买菜,出去吃吧。”

  明楼把衣服拿过来给他穿。

  他们不缺钱,不需要再开源节流,也不需要再伪装。想把最好的都给他。

  明楼不迷信大牌,他更看重质地,要叫人穿得舒服。所以,他挑选的,面料必定精良。

  Charvet的衬衫,高支府绸所制,精美舒适。Balmain的裤子,纯棉款式,紧身剪裁。Pantherella的袜子,针脚细密,经久耐穿。

  好的牌子一般都提供量体裁衣或定制,但由裁缝来量尺寸这点,明楼是不接受的。

  诸如腰围、臀围、腿围这些数据,不愿意让任何人来采集。

  以前,由他人来做身体接触这种事情,是必须忍着的,因为伪装的身份。但现在,即使是些微的接触,都是不行的,必须亲自动手。

  扭曲的执著。

  扣住脚踝,一个吻烙印在细白的脚面上,他将袜子套了上去。

 

注:

tu es la vague, moi l'ile nue.

你是浪潮,我是赤luo的岛


评论(60)
热度(62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