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24)脱扣

  汪曼春亲自执行枪决。亲眼见证他死亡,她才可以安心。

  这一天,来了个意料之外的客人,前原佳彦。

  前原佳彦向她提出,希望可以观看行刑。

  汪曼春一怔,继而笑了笑,道:“前原先生是对行刑场面好奇,所以想看看?”

  前原摇摇头,说:“不,我跟明诚有些私交。可惜,他走上了歧路。我想送他一程。”

  汪曼春心中冷笑,对明诚的反胃又深了一层。以明诚的秉性,跟前原的交情大概又是在异色方面,否则别人没理由在这样时刻仍愿意来看他。

  可他已经被毁了,前原若看见他如今的样貌,只怕表情会十分精彩,说不定立刻拂袖就走。

  汪曼春露出一个笑容来,说:“既然如此,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没有问题,我们一起去刑场。”

 

  明诚被绑在行刑架上,模样当然是十分糟糕的。

  前原望向他身上,只是略皱一下眉头,居然并没有多余表现。

  汪曼春大为失望,故作客气道:“您想跟他说几句话吗?”

  前原摇摇头:“不必。一切按规矩来就好。”

  汪曼春点点头,说:“那我就不耽误时间了。”她做了个手势,沉声道:“行刑。”

  枪响之后,一切结束。


  照惯例,有专司检查之人小跑步过去,探过犯人气息后,对汪曼春点头示意。

  汪曼春下令道:“把尸体丢给野狗。”

  前原在这时候出声,他说:“汪处长,是否可以将尸体让我处置?”

  汪曼春纳罕道:“您要做什么?”

  前原轻轻叹了口气:“也没什么。不过到底相交过一场,我希望,至少让他尸身有一隅之地栖身。”

  汪曼春稍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笑道:“是我思虑不周,没有想到前原先生对友人的仁慈之心。”她转身对手下道,“你们两个,去帮前原先生把这事办了。”派出两个自己人盯着,应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前原一颔首,客气道:“谢谢汪处长了。”

 

  乱坟岗上,荒草萋萋,尸骨横陈。76号处理后的尸体都丢在这里。

  他们避开七零八落的尸体堆,在边上角落里挖出一个一人大小的坑来。

  前原俯身抱起明诚尸身。眼前这张脸已经面目全非,不复人面桃花。但他并不在意,目光平静地审视着,又以手试触了几处,似是思索着什么。

  默默看了一会儿之后,他低下头,在那双干裂失血的嘴唇上轻轻一吻。

  然后,他将他抱进土坑中。

  76号两特务在上面填好土,将尸身完全覆住。

  “谢谢二位。”前原微微颔首道。

  说完,他也不多停留,便带着吉野转身离开。76号的两人对视一眼,决定回去复命。

 

  路上,吉野闷声道:“我以为,少爷是为了承诺才来这里。”

  “你觉得不是?”

  动乱岁月,此身未必久长,祸福旦夕,无人能够说清。有一日明诚和他漫谈间,说到了这一事上,前原静静听了,说道:“若你遭遇不测,我会为你收尸,入土为安。”

  吉野小声嘀咕道:“我觉得,少爷像是爱上他了。”

  “爱上他,很奇怪么?”前原淡淡问道。

  “您不觉得,他的样子很可怕吗?”

  “你不明白。”前原轻轻摇摇头,“在我看来,他跟昔日一模一样。”

  “怎么会?”吉野不解。

  “颜为心载。心没有变过,容貌又怎么会变?”前原知道他无法理解,说完之后便不再解释。

  从看到那幅《世界》开始,他看到他的世界,他的内核。

  强大的意志,坚韧的灵魂,耀眼到刺目的存在。虽然不知是怎样雕刻而成,却已隽刻成了记忆中的原风景。

  试探也罢,逼迫也好,都是智计的较量,他并没想过要毁灭他。

  只是,明诚既然确实站在帝国的对立面,会有这样的结局,也就很是应该。

  在他心底深处,其实隐隐有一个想法,明诚未必真正死了。

  这想法有些惊世骇俗,却不是一定全无可能。

  但,他不打算去验证。因为倘若那是真的,他这样做,就会将对方真正逼上死路。

  所以,便只能糊涂一回。

 

  明楼当然密切关注着76号的信息。不是直接表示,而是让夜莺做他的眼睛和耳朵。

  他本来擅长控制情绪,但到了后来,夜莺却简直有点怵他。

  她觉得这位上司有些暴躁过甚了。

  她却不知道,这已经是明楼尽力克制后的呈现。

  汪曼春不干人事,多行禽兽之举,他早已知道,却仍是低估了她的变态程度。

  明诚没有逞强,没有顽抗,扮足了软骨头,将精心准备过的信息吐露出来。

  但汪曼春不在意这个,她更乐意折磨他,而不是挖什么东西出来。

  明楼知道他是能抗的,他一向擅长忍受所有的痛苦。但他本来就有暗伤,汪曼春这一通压榨,无疑是伤上加伤。

  即使是对他有信心如明楼,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忍不住想着,他是否真的挨得过去?

  但在反复咀嚼信上的文字之后,明楼最终仍是选择了相信。

  “我想活在有你的世界。”

  明诚不轻许承诺,他既然这样说,便会用尽所有的意志去贯彻它。

 

  明楼按兵不动。

  有时候,不动是比动更加困难和痛苦的抉择。

  盯着的眼睛太多,他的身份在这种时候实在不宜去做些什么。既然站在对立面上,就要站得稳些。否则,一旦由谎言苦心营造的局面崩盘,明诚所做的牺牲就会被辜负。

  他甚至在最后一刻也忍住了,没有往刑场出手。

  有一件事情给予了他相当的支撑。

  在行刑前夜,有一个女人去探视了明诚,靠的是法国大使的面子。

  那会是谁?其实并不难猜。一个名字迅速地跳上心头:尼娅。

  他们那个组织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如果说,拥有可以让人龟息假死的药,可以在重要部位防护子弹的工具,应该不算奇怪。

  但即便如此,行刑日他还是生生折断了三支笔,在漫长的几乎静止的时间里,终于等来了前原将明诚入土的消息。

  这应该是明诚的后手。

  只有前原的身份,才能没有障碍、不被怀疑地做到这件事。避免他的身体被损害到无法挽回。

  在这之后,尼娅会把他挖出来,谨慎地用另一具尸体替代。

 

  明楼知道要怎么去寻找尼娅。尼娅固然行踪不定,明诚却曾经告诉过他寻找的方法。

  尼娅坦然承认:“他的确在我这里,但我不会让你见他。”

  明楼苦笑道:“你是不是在怪我太过狠心?”

  尼娅轻嗤一声:“你狠不狠心于我何干?我不对你出手,不过是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是出自他自己愿意。你没有保护他,他不会怪你,然而,我却不可能原谅。”

  明楼放低了声音:“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我请求你,让我看看他。”

  尼娅断然否决:“你的请求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明楼摇头道:“但对他不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你觉得,他是否会不想见我?”

  尼娅想了片刻,低声道:“我厌恶你。但我得承认,如果他知道你来了,不可能不想见你。”

  “如果?”明楼心中一紧,立刻做出推测,“他没有意识?”

  尼娅无奈道:“他气息一直很微弱,我无法跟他进行沟通。虽然能让他伤势不恶化,却不能真正救治他。我必须带他回苏联,现在正在做一些协调准备工作。”

  明楼对她深深鞠了一躬,一字一句:“请你让我见他。”

 

 

注:文章非纯伪装者背景,存在Russia特工组织私设。很意外有不少读者认为明诚不能恢复。Red house的能力远远超出国内,完全不在一个当量等级。若有人愿意出手,便不会有问题


评论(54)
热度(393)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