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18)

  剩下的日子其实不多,很多事情都在平静的水面之下涌动。

  明台入了党,明诚巩固了跟前原的交情,明楼继续跟藤田打着太极。

  汪曼春如今是藤田芳政最好用的一把刀,正合着明楼一贯的策略,借敌人的刀,来成全自己。

  汪曼春一心立功出头,明楼一面鼓励,一面又做些适当的暗示引导。不在办公地方,通常都在饭局和戏局这些较为轻松的场合中进行。

  他学贯中西,留洋多年,但骨子里仍旧对本土文化情有独钟。共产党人讲的是扬弃不是全弃,那些旧的未必都是糟粕,其实有不少东西比洋派的更耐得住琢磨,可细细品鉴。

  比方说,比起电影,他其实更着迷于老派的戏剧。

  京剧里的旦,诠释的是最极致的古中国意蕴的美。不张致,是迂回流淌的风情。

  那些念白唱腔会令人觉得,汉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

  台上演着一出《春闺梦》:汉末的战乱之中,壮士王恢新婚不满数月,被强征入伍,阵前中箭而死。妻子张氏积思成梦。梦见王恢解甲归来,张氏又是欢忻,又是哀怨。倏忽间战鼓惊天,乱兵杂沓,尽都是一些血肉骷髅,吓得张氏蓦地惊醒,才知都是梦境。*

  本质上是借古说今,在命运的巨掌下,普通人的流离失所、无可奈何。

  每个人都可以在戏中品出自己的心情。

 

  于汪曼春而言,杀伐之事做得太多,并不会以战乱为苦。反之,若无这样乱世,她也没有如今这样晋身功成的机会。可以发号施令,风光无限。

  上位之路,本就当以鲜血铺成。那些汲汲的小人物,死了再多又如何?

  但张氏的心情,她也不是全无体味。

  她侧首望了明楼一眼,想道:你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场春闺梦?

  或者,得不到的,才是最完美的。

  拿下来的战利品总是无趣,所以,她那些男朋友没有一个及得上他。

 

  明楼安抚似的握住了汪曼春一只手。

  上苍对美人的容颜常是眷顾的,她身上没落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仍旧是艳丽。

  人美,手也美,细巧秀气,只是,渗着散不去的血腥味。已经不可能挽救。忘却了身为中国人的本心,孜孜于晋升和杀戮,迷恋着权势和地位。闲暇之余,可以随意地用平民百姓的命去宣泄自己暴戾的心情。

  面对美人,心如止水其实并不难,倘若还记得76号西花棚墙壁上那些黑洞洞的枪眼。

  “是我辜负了你。”他这样说道:“能像现在这样,已经足可欣慰。”

  这是曾经涸锢他的一个心结,如今早已解开。说出来,已经可以不带感怀。

  人的命运和走向固然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却终不可能脱离自己的本性和本心。将堕落全归因于外界,只是不负责任和不敢自审的推脱。

  他们不是一路人,从来都不是。

  汪曼春笑了笑:“能做场梦也好。人生才多少年,不如尽享眼前欢。”

  醉生梦死,她所信奉的哲学。

 

  明楼不爱做虚妄的梦,他致力于践行可实现的梦。

  纵为乱局中微渺的一份子,也要为清平之世尽其心力。

  这是活着的价值。

  明诚依旧借用办公厅的小食堂,做了一桌菜饭。

  俗气的时间。

  饭菜的香气,是生活的日常,和人间的冷暖。

  时光如水,冬天尽了。新桐初引,已经是初春了。

  明诚做菜,色香味一样不少。譬如一尾鱼,也不给人油腻感觉,只觉清妍,汤汁奶白,火腿嫣红,豆芽碧郁。

  未及入口,已能想象其鲜嫩。

  到了舌头,滑下咽喉,是肠胃的享受。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然后,是身体的叠合。

  不是发泄,也不是慰藉,而是需要。

  嘴唇需要去吻啮,手臂需要去拥抱,身体需要去进入。

  按倒。

  扯下领带,顺着尖削的下巴,舔舐优美的脖颈。

  看着细巧的喉结在皙薄的皮肤下颤动。

  色素淡薄的唇线中探出红色的舌尖,邀请。

  修长的腿绕上腰间,轻蹭。

  必须要深深地埋入。

  刻不容缓,不能稍待。

  想要进得更深,只像是简单的动物,无需思虑周到。

  肾上腺素做主的时间。

  饥饿感。

 

  这一晚很长。

  明诚似是没有餍足的时候,用各种方式引火。

  眼神,嘴唇,手指,腿。

  身体的中心始终被绵密地包围、挤压,大量的液体将他变得湿漉漉的。

  几乎像是烛焰,将要燃尽。

 

  所有的策划都已铺好,剩下的,就是执行。

  《春闺梦》、《长生殿》、《阴阳河》,诸如此类种种,终不若《青霜剑》。

  凡事都有定期,

  天下万物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拔出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

  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

  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

  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

  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

  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

  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翌日,明楼被藤田芳政传唤。

  藤田说:“明楼先生。你的秘书明诚告诉我,你就是军统的毒蛇。”


注:*1摘自网上剧目简介,*2摘自圣经。

评论(39)
热度(41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