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12)

  他们自然而然地接下来谈论南田遇刺的事。

  前原说:“南田可能是被误杀,也可能是谋杀。我倾向于后一种。”

  “理由呢?”这是个危险的话题,需要审慎地应对,合乎人物身份地表演。

  前原看向明诚,说道:“南田为什么会坐上不是自己的车,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会确保一切清晰可控。而坐一辆不是自己熟悉的车,显然不是她平常会做的选择。那么必要条件就是,她的车无法使用,而且,她有非出去不可的理由。”

  明诚点头道:“很合理的想法。”

  “她的车突然无法使用,以及,突然出现一个让她非出去不可的理由,这两个都是小概率事件,所以,在非操纵的情况下,两者同时发生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反推可知,有人策划了这两件事,把她送到了军统的枪口下。”

  明诚表情平静,只露出了适度的思索神色。

  前原继续说道:“要验证很简单,好好查她的车子。人为的损坏和自然的磨损是不一样的,仔细判断的话,能区分出来。”

  明诚说:“这个我倒是知道,特高课调查过,是离合器线断了,痕迹很自然。”

  前原摇摇头:“没有破绽不代表不存在。这只是说明,破坏者没有采取从外面剪断的粗暴方法罢了。此人必然心思缜密且经验丰富。如果将化学溶液引到离合器里面将线腐蚀掉,从外面来看,是可以做到天衣无缝的。”

  明诚定定看着他,眼神见出奇异:“这话不像是外交官说的,倒像是……”

  前原微微一笑,接道:“像间谍,对吧?虽然我不是间谍,但我喜欢解谜。所以,有时候乐于代入间谍的身份,推演他们会做什么样的选择,从而瞒天过海,也算是个小小的乐趣吧。”

  一些画面在他脑海中模拟复现,诸如:

  会议室里,递过茶杯。

  小汽车上,将化学溶液注入离合器。

  ……

  画面的尽头,是玻璃般纤长的手指。

 

  明诚告辞后,前原看着他的背影,轻轻自语道:“很期待,你的反应。”

  吉野走到前原身边,恭敬道:“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他是前原在神户本家的家仆,一直随伺左右。

  “说。”

  “少爷今晚说的话,是否多了点?”

  “多吗?”前原摇摇头,“其实有一个巧合我还没有说,那就是明楼突然出现状况不能坐自己的车出去这件事。南田的车突然无法使用,南田有非出去不可的理由,明楼突然无法坐自己的车,三个小概率事件撞在一起,非人为基本是不可能的。虽然明楼有貌似很合理的理由,照顾犯病的汪曼春,但这是可以被制造出来的。汪曼春平时并没有健康问题,怎么偏巧就在那一天那个点分毫不差地拖住明楼的脚步?我只能想到一个可能,药物。”

  “这么说,分析一下她犯病前吃喝的东西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不,以凶手的聪明,一定早就消掉了这个痕迹,根本不会有任何收获。整个事件里,三个巧合中明楼不去乘车的理由制造得最清楚合理符合逻辑,另外两个巧合的理由都被模糊掉了。也就是说,设计者很清楚,南田洋子会死,明楼会活。死无对证就是对事实最大的掩盖,而活着的人才需要面对盘问和质疑,所以需要充足的理由脱身。这意味着,这个明楼必然牵涉进了事件的设计制造中。这又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自觉主动地牵涉其中,那么策划不出意外的话会有他一份,他是学经济的,逻辑上不会太弱。第二,他被动地牵涉其中,那么就是有人在有意识地保护他。如果是第一种可能,明楼很大概率就是主谋。如果是第二种可能,保护他的人很可能是明诚。”

  “为什么?”

  “很简单,我在画展看到过他们一次。在工作场合要日日面对的人,如果还愿意在工作之外的场合见面的话,通常都会有私人层面上的关系。”

  “那么这些要告诉特高课吗?”

  “告诉他们做什么?这些全是我以概率而做出的逻辑推断,并没有一点证据。能否得到验证,才更值得期待。但冈田那个人可不会管什么证据不证据,宁错杀不放过,完全不懂得猫鼠游戏的乐趣。他喜欢打打杀杀,就让他慢慢去查吧。”前原轻轻一笑道:“这个计划还是有点意思的,一个又一个小的环节连缀起来,环环相扣相辅相成,虽然有一些漏洞,但基本可以圆得上,做计划的人智商不算太差。所以,我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这样的话,您会面临危险。”

  “危险自然是存在的。如果有异动发生,就有力地佐证了我的推断。不过,如果等到的是粗暴的暗杀的话,我会有点失望。”

  “失望?”吉野不解。

  前原看他一眼:“不明白?那就不用明白了。”

 

  第二天,明诚将这段谈话告诉了明楼。

  明楼沉吟半晌,说:“他没有理由将话说得这么深的,只有一种可能,他在怀疑你。”

  “我也这么想。”

  明楼慢慢说道:“作为一个喜欢解谜的人,不大可能暴露出自己全部的底牌。所以,一定还有一部分信息他没有说出来,而这些信息是足够让他锁定你的。”

  明诚点点头:“我发现一个疑点,整个陈述中他都没有提过你,这原本是不太可能被避过的。”

  明楼一笑:“这就是被他刻意遗漏的信息了。在我的这一部分,他必然也挖掘出了一些疑点,指向性更加明显的东西。他应该也同时怀疑了我,只是没说出来而已。”明楼向椅子后背靠了靠:“发现了吗?他所陈述的内容基本是关于你的行动的,而且描述用词画面感很强很具体,我有理由认为,他对你很感兴趣。”他顿了顿,问:“你觉得自己能看透他几分?”

  “云遮雾绕,只能从一些微表情去确定基本的方向,必须得步步为营。不过,特高课完全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甚至连找我过去问话都没有,这说明,前原并没有跟冈田芳政说过什么。也就是说,至少目前,他不算有太大的敌意。”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明楼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明诚轻轻扯了一下唇角,里面隐着一丝若不可察的情绪波动:“我想,是想将游戏拖得更长。就像猫和老鼠,猫从来不会一下子就把老鼠吃掉。”

  明楼看了他一眼。

  明诚解释道:“以前遇到过这类人。”

  奇异的趣味。让猎物发现四周都是猎人布下的陷阱,焦虑、恐惧、戒备、挣扎,最终落网。

  不过有一种生物不会被困住。

  所谓狼,是这种生物,即使陷进牢笼,扣住利爪,必要的时候可以连皮带血连自己的爪子也一起咬脱,这是狼的兽性。


评论(52)
热度(491)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