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09)

  思想检讨到此结束。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对。

  贪生怕死为什么一定是贬义词呢?能让人为之留恋不愿离世的,一定是世界上最为珍贵的、让人想要倾尽全力去守护的东西。

 

  想要和你一起活在这个世界。

 

  真正的勇敢从来都不是不害怕,而是明明害怕,依然明确自己的责任,站到该站的地方,做该做的事情。

  如果做到了,就没有任何值得羞愧的地方。

 

  死亡的阴影暂时褪去之后,人体的温度是最极致的诱惑。

  明诚握住明楼的手,带着它滑进被子里,在自己的胸膛上缓缓划过。

  在看不见的地方,手指代替眼睛去巡视。

  沐浴后清爽洁净的肌肤,迷人的弧度、温度和热气。

  明楼掌心中生着略微粗糙的薄茧,而掌触下的肌体是薄而嫩的,仿佛会轻易留下印记。

  一双深邃宁静的眼睛望过来,柔软的光和亮。

  “操我。”明诚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声音轻柔,像是在说一句情话。

  “你应该已经累得完全不想动了吧?”明楼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但出口的仍然是理性的分析。 

  “所以,要发挥严肃活泼的工作作风。”明诚浅浅一笑,接着解释道:“我严肃,你活泼。”

  换成白话来说就是:都交给你来折腾。

 

  “这话还能这么用?”

  “活学活用嘛,不能教条主义。”明诚狡黠一笑,接着指引道:“润滑在我大衣口袋里。”

  明楼一挑眉:“你随身带这个?”

  “工作需要。”

  这话带着明显的会引人误读的暧昧意味,但明楼只是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没有显出任何额外的情绪,平淡地问道:“效果如何?”

  明诚轻轻笑笑:“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继续加深歧义的回答。

  明楼下了床,拿了润滑回来,漫不经心:“有区别吗?”不管真话假话,总归是继续引人往歧路想就对了。

  他拉过明诚一只手来,吻上玻璃般的指尖:“让我来猜猜它的用途。”嘴唇沿着修长纤细的手指往下滑吮:“保养手的,对吧?”

 

  手是极为精密的武器,如果没有精心的养护,就不能保持完美的触觉和知觉。对普通人而言不明显,对明诚这样的人则不然。在感知上面,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真是明察秋毫。”

  “答案不难找。”他手指抚过明诚潮湿的黑发,“你存心引导的方向,必然不是真正的方向。软膏上面的字我虽然看不懂,但至少认得出是俄文。很大可能,是你从在苏联时开始用的。而你这双手太精美,没有一点瑕疵,若说是没有相应的养护措施,未免不太现实。”

  明诚唇角微翘一下:“我的手有这么好吗?”

  明楼将他抱到身上来,扶住光洁的后背,压在自己胸口上,说:“像柔软又锋利的刀尖。”

 

  明诚微微一笑。

  此时夜色四合,锐利的刀锋敛去锋芒,隐于无形。只一双漾着笑意的眼睛像是流动闪烁的无垠星空,稍不留意就会陷落其中。

  明楼略微低头,吸啜他皙滑的脖颈。修长手指滑过细瘦脊背上突出的蝴蝶骨,沿着流畅的背线,滑下去,没入尾椎的凹陷中。

  腰间荡蚀过一阵酸软,明诚扬起头,侧颈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黑幽沉沉的眼中若有水光。并不是泪水,只是眼珠太剔透,稍一情动就像被水浸润。

  明楼的视线正对着他的嘴唇,带有棱角的菱唇温湿地微启,泄出一声低低的吟声。

  诱人亲吻的唇线。

  先动作的是明诚,他往明楼下唇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接着,灵巧的舌尖轻轻撬开嘴唇,滑到里面去,柔柔软软、却又千回百转地勾动舌头。

  呼吸勾缠住呼吸,像火焰的轻扑,幽幽地燃起暗火。

  舌尖渡着轻焰拂过去,明楼含住他的舌头,渡回来的是裹着热度和力道的明焰。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终是有节有度,没有烧个过瘾。

  待一吻结束,他喘息着将头靠向明楼肩膀上,半垂下眼睫,口唇温湿的气息拂过对方耳廓,轻轻道:“今天太累了,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明楼说:“放心。”

 

  跨坐的姿势,正常情况下是上面的人动。但明楼按住明诚的背,让他完全贴向自己。

  全然控制的意思。

  握住纤细的腰,欲望极其缓慢地一点点没进去。

  已经做过足够的拓展,湿润柔软的内里仿佛沼泽一般吞噬和吸入,没有什么苦楚。

  力度和速度都被控制着,反而更鲜明地意识到进入的热度和形状。甘美的颤栗像是毒蛇一般,由蛇信注入致命的毒液,顺着脊椎蜿蜒而上,蔓涌向四肢百骸。

  明诚叹息一声,在明楼胸膛上轻轻吐出湿暖的热息,模糊地说道:“太深了……”

  明楼低声道:“还不够深。”

  托住双臀,硬涨的热度缓慢而浓烈地推进去。

  非常小的起伏,不会给肩膀带来压力。

  但是埋得很深,一分一分、一寸一寸地碾压过去。

  像在确认。又像在记忆。

  活人的温度。有滋有味。


  他想起他站在窗口的样子。

  他的计划是有着致命的缺陷的,因为没有人愿意用那样危险的方式,把自己的生死交到别人手上。

  但因为接受计划的人是明诚,所以,它得以完美地实施。

  明诚安定地站在窗口的位置,在微温的日光里,身影清晰。

  阳光陡然明亮起来,不灼热,只是光亮。

  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变得异常平稳。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射中,不偏不倚。

  因为,荒野遥长漫无边际,长夜深寂不知尽头。而眼前,目光所及之处,荒芜蔓生出花朵,冷夜滤化为薄曦。

  所以,不可能……让这个人离开。


评论(53)
热度(572)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