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私有

【周叶】《一见钟情》 G文

【周叶】私有

 

  知名导演王杰希筹拍电影《私有》,未拍先热。

  王杰希最擅长拍的是文艺片,他最牛的地方在于,即使是一向被市场认为小众的文艺片,在他手里也表现不差。票房自然不能跟商业片比,但也绝不会让投资人亏本。更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影帝影后制造机。有几个一直被诟病演技的明星经了他手一调教,浮夸味道顿时去了不少,不及格的演技变成及格,评委拿他们以往的表现一对比,难免就有些惊艳之感,拿下影帝影后也就顺理成章。

  王杰希此次挑战的是同志题材,虽然小众,但以他一贯的表现,拍砸的几率很低,拿奖的可能性极大,自然被视为好资源。不光是圈内竞争者众,网上也热闹得紧。

  有人在微博上发起投票:谁是你心目中出演《私有》的最佳人选?仅仅两天票数就有5万多条,而且还在不断上涨中。

 

  苏沐橙候场的时候,一边吃着助理买来的圣代,一边手机刷着微博。别的女星怕胖,她是真不怕,不管怎么吃也从没胖过。看了首页几条转发之后,她笑了起来。

  她拨了叶修的号码:“方便说话吗?”

  “说呗。”另一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苏沐橙问道:“你看了微博上关于《私有》选角的投票吗?”

  叶修讶然:“网络投票有意义?”

  “早几年是没什么意义。但现在片方可不会完全忽略网上的意见哦。”

  叶修笑笑,不置可否:“那就不是我们认识的王杰希了。”天才总是骄傲的,更相信自己判定角色的目光,而不是门外汉们的指手画脚。

  “投票结果很有意思,众望所归哦。不管有没有可能,我都挺看好的,你有空看看呗。”苏沐橙以轻快的语气说完,旁边传来喊她做准备的声音,她快速结束,“要开工了,不说了,下次聊。”

 

  苏沐橙的口气代表着有有趣的事情发生,叶修翻出自己不知道多久没上的账号,幸好到哪都用一个密码,还没忘掉,顺利登陆上去。

  投票挺好找的,因为一打开就看得到热门微博,那条正是。排名前五的是这样的:

  第五位:孙哲平x张佳乐

  第四位:韩文清x张新杰

  第三位:喻文州x黄少天

  第二位:周泽楷x孙翔

  第一位:周泽楷x叶修

  叶修望天。这排名有点玄幻啊。其他几个人凑对还好说,好歹是同一经纪公司的,合作也不少,周泽楷x叶修是哪跟哪啊?

  他随手翻了翻底下的评论,点赞数最高的一条热评是这么说的:前后第一人!这五个字还不够吗?

  其他类似评论不一而足。

  简洁风的:相爱相杀!王对王!强强!

  白话风的:普通的组合已经无法让我们有新鲜感了,要来就来最劲爆最不可能的吧。

  文艺风的:最好的相遇不是你追逐,我等待,而是苍穹之上,各自称王的对峙和攻防。胜负随时易手,结果永远未知。

  天知道人民群众的想象力为啥这么丰富,这编排能力,简直个个都能写本小说。

 

  事实上,剧本的确递到了他手里。

  两位主要角色萧蕴升和赵霖然,年纪相差四岁,在学校里是学长学弟,进了同一家公司,又是前辈后辈。但两人并不是兄友弟恭的关系,而是地位颠倒,下克上。

  赵霖然这个角色很难演,因为气质的特别。三十一岁的白领,既有对世事的清醒,游刃有余地游戏人间,偏骨子里还有清高的书生天真气,那种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被人原谅的天真和执拗。而且,还带着若有若无的艳气,清新、撩人。

  一系列的矛盾气质,演岔了绝对会变得不伦不类,让人觉得装逼、厌烦。王杰希认定,这个角色只有叶修演得出来。

  陈果问他:“剧本看完了吗?感觉怎么样?”她虽然名义上是叶修的新经纪人,但其实看剧本找人约谈之类的事都是叶修自己在做,毕竟她在这行当是个彻头彻尾的新人,既没有经验,也没有人脉。

  “还行。”叶修点点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年头,好剧本比导演演员难找多了,国内编剧收入低又对剧作缺乏话语权,没有相应的回报,肯潜心做剧本的自然就少。

  “那么,你要接吗?”

  “接。为什么不接?眼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王杰希的叙事和镜头语言多少能弥补一些剧本先天上的不足,正常情况下成品不会太糟。”

  “听说,另一个角色似乎可能是周泽楷的。”

  “哪来的消息?”叶修看她一眼,“网上?”

  “嗯,网上你们俩的呼声最高。”

  “没什么用。”叶修摇摇头,“王杰希只信自己的判断,连片方都左右不了他。不过……”他顿一下,想了想,说:“那个角色很有挑战性,能演得出来的年轻演员很少,周泽楷是少数能做到的人之一,而且跟他本人的气质反差那么大,会给人相当的新鲜感。王杰希如果考虑他的话,也很正常。”

  “如果真是周泽楷,以他现在的地位,你在番位上可能……”

  陈果没有将话说完,但叶修明白她的意思,他很有可能会被周泽楷压番。近年来,国内争竞番位的情况愈演愈烈,造成不少地位相近的演员不愿意搭档,一心只奔着男一号女一号的名头,不想在演员表里被人压上一头。甚至连男主女主,都要争个谁排第一。

  叶修抬眼看向她,面色由漫不经心转为严肃:“那不重要。表演……从来不会被番位压住。”

  番位占前,戏份最多,可以作为架子来装潢门面。但内里的灵魂血肉,是表演本身。

  能支撑住角色,让角色闪光出彩,就是好的角色。否则排位第一又如何,平白糟践了戏剧,也就是粉丝掐架能拿来吹嘘遮羞。

 

  开机那天剧组不是一般的热闹,像往平静的油锅里浇了一瓢水。

  因为来的人真的是周泽楷和叶修。

  虽然各种消息沸沸扬扬,但片方始终没有官宣两位主要男性角色。谁是萧蕴升和赵霖然,到了开机日才算尘埃落定。

  王杰希宣布:“你们先试一下戏,第一场是吻戏。”他指挥人把机位架好,说,“看看找的感觉对不对。”

  说完了,王杰希确认一下:“没问题吧?”

  周泽楷个性安静内敛,鲜少主动开口,只略微点了点头。

  叶修无所谓状:“一上来就整有尺度的,这样好吗?”

  王杰希唇角略微一挑:“你们是影帝,不是吗?”

  “原来你也是我的崇拜者之一。”

  “别废话了。开始吧。”知道跟叶修打嘴炮是永远没完的,王杰希快速打住。

 

  一开机,周泽楷的眼神就变了。

  他由周泽楷变成了萧蕴升。

  本来喧闹的片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注目在他身上。

  这世上的确有人天生就该吃演员这行饭,开机的声音像是打开一个魔盒,释放出一个跟他本人截然不同的周泽楷。

  他仅仅是看着正在吃东西的叶修而已,眼神柔和,嘴角含笑。

  从外在表现上明明是春风拂面,空气中却悄无声息地弥漫起不知名的压迫感,抑制的,沉敛的。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仅仅只是一个微笑,一个注视,就鼓动起了未知的暗潮,多少不明的情绪在其中悠游游走。

  他本来五官俊美,往往令人不自觉将目光盯在他脸上,心醉神迷。但这一刻,却让人陡然忽略了他的脸,而只印记下一种感觉。

  有如深渊,窥不出究竟,只能本能地意识到危险。

 

  周泽楷的戏,对手很难接住,因为太容易被他的气势所影响,成为耀光旁边微不足道的尘埃。

  他是主角,当之无愧,从形式到内在。就算番位排在最末,也一样能熠熠生光。珍珠不用担心被埋没,那是赝品要操心的事。

  但叶修仍在若无其事地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似乎一无所觉。

  围观群众内心吐槽:赵霖然是有多迟钝,才能意识不到这样的视线?

  他们不是表演者,不知道身为周泽楷的对手演员所要受到的压榨。

  周泽楷的气势一直在压榨对手的表演空间,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他太强了,让人无形中就会被他迫得束手束脚。

  而叶修是安定自如的,甚至可称之为,举重若轻。

  他抬眼看向周泽楷化身的萧蕴升,眼角上挑,微微一笑。

  喝过红酒的嘴唇是鲜润的。粉红色的舌尖略微探出,舔了舔指尖沾到的酱汁。

  他传递出的是另一种气质,31岁的男人,明明不年轻了,却始终有股孩子气在,那种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然流露的、充溢着天真意味的莫名的艳丽。

  萧蕴升唇角的笑意扩大了一丝。依然是那种弧度美好、但不会令人感觉温暖的笑容。

  空气中的氛围无声改变,压迫感又上一重。细腻的、递进的层次表达。

  他站起身。 

 

  所有人屏息凝神,不自觉被他牵引视线,包括那些看过剧本知道剧情发展的。

  周泽楷的呈现比剧本来得更张力十足。

  剧透什么的,在这种表演面前,显得空白无力。

  从桌子另一边走到这边,即使这张桌子大些,也就那么几步的距离,但周泽楷一步步走过来,每一步都像踩在观者心上。

  天生的明星。

  他倾身,按住叶修执着餐刀的手。

  轻柔的动作,却像是猛兽将猎物不紧不慢地按在掌心之下,那种绝对的控制。

  “沾到了。”礼貌又亲和的声音,声线低沉。

  他侧过脸来,去吻对方的嘴唇。

  叶修头略为后倾,避开了这个吻。

  围观群众内心疯狂刷弹幕: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啊啊啊……

  赵霖然解释:“有芥末,味道很冲。”

  赵霖然退,萧蕴升就进。

  英俊的面目呼吸可闻,萧蕴升唇角轻勾:“有比学长更冲的吗?”

  萧蕴升凝视赵霖然。被无数粉丝评价为深潭般的眼睛,千言万语都在潭心碧波之中。

 

  工作人员已经看过了太多吻戏,但是这个不一样。因为双方都是那样有魅力,又套着角色的特殊气质。明明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压制,但却不是一面倒,而是强强攻防。

  空气中荡扬着看不见的张力,特别性感。

  无声地……被引诱。

  围观群众激动得不要不要的,没有一个人出声,几十双眼睛死死盯着他们。

  围观者尚且如此,作为正面承受者,叶修受到的攻击指数是加倍的。

  低沉的、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周泽楷的气息像是雄性生物标记领地一样的覆过来。松木味道的中性淡香水,混着他本身的体味,像一个耐人寻味的秘密,撩拨又诱惑。

  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向他缴械投降,全面臣服。

  但赵霖然像是一只狐狸。

  他略为偏头,指尖轻轻点在对面那张弧线优美至有时会显得冷酷薄情的薄唇上,勾起唇角:“所以你是坚持要帮我清理喽?”

  他唇形丰润,上面沾着一点红酒的水光。轻悄一笑之下,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百爪挠心。

 

  “我坚持。”这么说着,周泽楷慢慢消弭了两人之间最后一丝距离。

  不管在杂志票选还是网络票选中,最想被他亲吻的嘴唇这一投票,周泽楷都是稳居第一的。花痴评价:要是能被周大神吻一下,少活十年都值。

  叶修的票数也很不低。花痴评价:想象一下,大神勾着嘲讽的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你,慢慢将嘴唇印上来,我浑身都软了。

  现在,周泽楷吻着叶修。

  看起来似乎是很温和的那种吻。

  萧蕴升双手控住赵霖然的肩。

  舌尖从唇角开始轻舔。

  滑到唇缘。

  沿着唇线,舔开。

  抵入进去。

  刷过齿列。

  舌叶交叠。

  津液濡浸。

  柔软而湿热的融合。

 

  悠游的节奏,舒缓的动作,却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绳索一分一分地束紧。

  控制。

  叶修嘴唇微张,低声喘息。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鲜明的变化,但却让人感觉眼角眉梢似乎都染上了一种难以道明的异色。

  导演没有喊停,所以亲吻一直继续。

  承载不住的唾液沿着嘴角淌下来,像无声彰示归属的印记。

  这个亲吻从始至终都很温柔。

  强制,危险,却裹以最柔和的外在。

  “咔!”王杰希表示满意。

 

  这是《私有》的第一场戏。

  是萧蕴升和赵霖然无尽暗潮中微不足道的一场。

  也是周泽楷和叶修开启对对方的新知的开端。

  有如曼陀罗花,于暗夜之中,一点点晏开。

 

 

    

评论(36)
热度(708)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