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06)

  这句话一出,自然是别无二话,一切以处理伤势为先。

  明楼拉着明诚坐到床边,拿了医疗箱过来,抬手把他西装外套脱了,又解了衬衫上几粒扣子,柔软的织物半褪下来,露出一截单薄的肩膊。

  他从左肩到胸口俱缠着绷带,白色纤维上面,深色血污是日间若无其事挨了几个小时的痕迹,鲜色的艳红则是方才被明台踢到而摔裂新渗出来的,浸湿了一片。

  “臭小子,不该对他手下留情的。”明楼本就阴沉的脸色又暗下一分。

  明诚摇摇头,笑了笑:“你们俩要是真打起来,还不得把明公馆给拆了?”

  “那也得给他多留点教训。自己捅的篓子,要别人去善后,动起手来还这么不知轻重。”

  “他毕竟只训练过一个月。再说,”明诚微微一笑,“你是他大哥,你不疼他,谁疼他去?”

  明楼慢慢将缠绕的绷带一圈圈解开,口中说道:“我看,你就挺疼他的。”

  “不行吗?”

  “不是不行。”明楼衡量着用词,“不过,也不用对他太好。”

  好歹也是有年纪的人了,怎么也不该和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还是自己的弟弟——争风吃醋的。

 

  并非是不知道原因。

  若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希望他一直快乐,连同他身边珍惜的一切都用心去照拂。

  他一直被这样喜欢着。

  然则,虽然明白这种方式,但对大多数的人而言,感情总是伴随着掠取和独占。

  会希望对方的体肤、头发、眼睛,所有的一切,从发梢到脚尖,每一寸每一分都是属于自己的。

  到尽头时,便用来殉葬。

  下到地狱,也并不需要什么别的东西。

 

  绷带全解开后,伶仃肩头上是一片血肉模糊。

  视觉上感觉脆弱,似乎触之即碎,但漆黑眼睛里沉静而明亮的光将外在的观感无声拂去。

  明楼没说什么多的话。他既然受得了,便无需旁人再去矫情。

  “得再用酒精消一次毒,然后缝合起来。”明楼下了断语。

  明诚点点头。

 

  酒精蘸上去,如同火焚,他身体微微一颤。

  明楼略微停下,问道:“很疼么?”

  明诚抿一下嘴唇,轻声答道:“还好,不怎么疼。”

  淡色的唇是蜿蜒的水岸,江南的岸,柔软温润。浓秀的眉如柳,又似杨,却是坚执的。

  明楼凝视他片刻,左手握住他未伤的那边肩头,在白皙的额头上一吻。

  吻往下落,嘴唇贴上耳根,便转为耳鬓厮磨。

  与此同时,右手的动作始终继续,将酒精上完。

 

  明台推门进来,然后骤然觉得,做个瞎子挺好的。

  门内的两个人明显正在进行着上药之外的接触。

  被大哥按着的人衬衫半褪,现出单薄的胸口和染血的肩膊,瓷一般的肌肤,淡淡粉红的乳尖紧缩挺立,流露出一种带着鲜妍意味的脆弱。

  水色的柔软嘴唇微微地张开,散出诱发黑暗的气息。

  鲜活的温度和湿度,无声地煽动着墨色的暗流,关于蹂躏、摧折和撕裂。

  若没人进来,后续会发生的事可想而知。

  虽然知道他们是那种关系,但在眼前上演还是太超过了。

  这样怎么让人健康成长嘛?

 

  明楼问:“进来怎么不敲门?”

  “忘了。”

  “会缝合伤口吗?”明楼这么问。倒不是有叫明台动手的意思,这是不可能允许的,而是因为他清楚,才一个月的学徒必然是不会的。

  明台摇头。

  明楼低哼一声,道:“现在的军统培训班真是滥竽充数。”

  明台忍了下来,说:“我想跟您谈谈。”

  “以什么名义?”

  “毒蝎。”

  “那就免了,回去等嘉奖吧,任务完成得不错。”

  “大哥……”

  “叫我大哥是吧?那就出去跪着。”

  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搭在他手背上,明诚轻声说道:“我饿了。”

  明楼不难辨识出他的真意。

  他有什么捱不得的?不吃也无妨的。挑了这个当口说,无非是为了给明台说情。

  不过,虽则知道,到底是不想他饿着,明楼改了口:“出去做饭。”

 

  等到明台走了,明楼开始给他缝合伤口。

  针线穿过皮肉,自然是疼的,但明诚只微微皱眉,并无其他表达,只向明楼问道:“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他揍我时,下手可没有留情。”

  “被骗得那么狠,谁能没有火气呢?”

  “那么,如果……换成你是他呢?”明楼只问了这么个简单的问题。

 

  你若骗我,自然有你的理由。

  因此,我会接受。

  而且,我相信,你不会乐意那样。

  你会难过,要做并非自己本意的事情。

  所以,我不该抱怨,只应体谅。

 

  心里这样想着,明诚却并没说出来。

  说了,明楼对明台的火气更不容易消。

  他委婉地说道:“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处理事情也就有不同的方式。但怎样的方式更好,在事情结果出来之前,并不是那么好判定的。”

  明楼想,这番话背后的答案其实是很显明的。

  避而不做正面的回答,无疑是为了护卫明台,因为他的答案会让自己对明台的郁气更甚。

  若将其破译出来,无非是四个字:

  “心甘情愿。” 


评论(54)
热度(640)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