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03)

  明楼缓缓道:“这是个分明的陷阱,你不该看不出来。特高课既然已经对领事馆结网搜查过几遍,便不可能独独遗漏那块表。南田所站的地方有面小镜,即使背对着,也足以将表所在位置的情况收入眼底。”他心里隐约有一个猜想,但并没说出口。

  “是我失察。”

  “你没留意那面镜子?”他声色不动地问了个关键性的问题。

  坐在后座上,明楼看不到前面的人的表情,他只是凝视着他的后颈,视线之中,白皙脖颈优美的弧度略微一僵。

  于是,明楼什么都明白了。

  他其实注意到了那面镜子,也预估到了这种可能。

  荆棘鸟是自己把胸膛抵上粗硬的尖刺的,它在鲜血染满胸膛的时候歌唱,就像并不疼痛一样。

 

  “我的疏忽。”

  听着这个答案,明楼短暂地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

  他自投罗网,生死不计,然而并不想要他知道。

  风雨喧嚣,时至今日,他早不是讲究爱的人,也不会放任自己沉溺。

  他的甲胄太重,城墙太厚,轻易不能穿透。

  但有人穿过无涯的荒凉和空寂,穿过漫长的黑暗和廖落,穿过一切可见和不可见的屏障,沉入他心里,塌陷成漆黑不见底的漩涡。

  残垣颓壁和满目萧瑟被一步步走成了织锦华年,这个人在背光之处,对他说:“我会保护你,到不能保护为止。”

  可是,以挺直的肩背树起的铜墙铁壁,在坚执之外,同时也是单薄的。

 

  明楼目光凝注不动,并不挑明事实,只谈眼下的事:“你拿走了证据,南田洋子会盯上你。”

  “是我的错,我会扛下来。”

  明楼又缓缓道:“你可能会没命。”

  过了一会儿,明诚才轻轻说道:“我很抱歉。”

  “但是,我不允许。”明楼一字一句沉声说道:“我不会允许。”

  他眼中掠过一抹厉色,声调却一如平常:“南田既然没有立刻拘捕你,就代表着,她想放长线钓大鱼。她一定会监视你的一举一动,期待借由你顺藤摸瓜,钓出更大的猎物。那么,你完全有可能争取到转圜的时间。”

  明诚目光一闪,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您已经有了计划?” 

  “先发制人,反守为攻。回到家后,立刻跟她联系,坦承这件事,伪装跟她站在同一阵营要用手表引人上钩的立场,同时,给她一份她拒绝不了的饵料,争取她的信任。然后,借助这段周转的时间,布一个大局。”

 

  四天后,毒蝎收到密文:电令毒蝎于星期三下午两点,梧桐路设伏,袭击汪伪政府要员明楼座驾,清除明楼。

  猝不及防,如同一道晴空霹雳兜头砸下。

  为国尽忠,这毫无疑义。但对自己的大哥下手,若非断情绝义,如何做得下去?

  明台陷入了人生中最大的两难。

 

  行动的前一天,明楼办公室里。

  明诚低声问道:“明天,明台会去吗?”

  明楼不假思索:“会。这两天,他的情绪极度挣扎,所以他一定会去。”

  “这是你想要的吗?”

  “是,只不过……”明楼顿住,不想再说下去,心里百味杂陈。

  明诚沉默了片刻,轻轻说道:“这次行动计划,已经难为了明台。”

  他的声音温和而宁静:“你……就不要再难为自己了。”

 

  他走到明楼的椅背后面,徐徐按揉他的太阳穴:“你如果暂时不愿见他,那就不要见。”

  明楼没有答话。

  明诚微微弯腰,去他耳边,低语道:“一直都太忙,在上海这么久,我还没见过山顶的日出是什么样子。”

  明镜去了苏州,明楼即使不归,也不会有人问责。

  明台既然决定大义灭亲,谁能确定,他不会半夜发难,采取较为简单的方式在明公馆动手?

  轻和的气流湿热地拂过耳廓,没有执意要求,却让人无法拒绝的姿态。

 

  明楼沉吟道:“今天晚上……”

  “不行么?”明诚轻声问他。 

  闲情逸致与他们的生活像是两个平面,明诚也不是那种临时起意的人。所以明楼知道,他其实只是不想让自己回家而已。因为,现在的明公馆不再是温柔的港湾,而是随时可能化身喋血的鳄鱼潭。

  但他不会说出背后的真意,只以要求陪伴的方式说给他。

  像绿色的霖雨,沾衣不湿,温存地拂过。

  明楼说:“那就找一座高一点的山吧,等黎明到来。”


评论(45)
热度(494)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