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01)

  他话音刚落,明诚就知道他的潜在意思,笑了笑,说:“看你怎么去看了。”

  滴水不漏,答了等于没答。明台干脆单刀直入,换了种说法:“报恩有很多种方法,不是只有一条路。前面的路如果走不通,回头是岸。”

  这话已不再是试探,而是相当于直截了当地在问:“我大哥到底是不是黑色的?”

  明诚没有直接作答,视线移向他手腕,忽然说道:“这块表是你大哥送给你的吧?”

  “新年礼物。”

  “我没记错的话,这本来是他买给自己的,是他心爱之物,但是,现在已经戴在你身上。”明诚抬眼看向明台,轻轻道:“这个世界不是只有是非黑白,他一直是你的大哥。”

  一个人的本性如何,生活中处处会有体现。他不能直言明楼的颜色,只能以此含蓄暗示。

  他垂下眼睛,又说:“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有慈爱的大姐,有关怀的大哥,这些看似理所当然,只是每天的日常,但是,并非人人可得。”平淡的语声如微风拂过,“你有没有想过,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你是说,家人?”

  “工作只是谋生之道,家人才是永远的港湾。”

  “话虽有理,但报国这样工作除外。”

  明诚看他一眼,声音轻和,然而语气凝肃:“那不是工作,那是信仰。”

  明台心中一震:“是我目光短浅。”

  “这倒不至于,你还是学生,能想到这一层已经很不错了。以后的日子还长。”明诚收起店家包好的花,仿佛随口问道:“读书备考挺辛苦吧?我要去海军俱乐部,要一起来吗?” 

 

  海军俱乐部是仿照日本领事馆建的,两座建筑风格一致,楼内道路也基本一致,正方便明台提前熟悉和探路。以明台花花公子的本事,在这搞到一张邀请券也不难。

  明诚不经意般漏了信息给他,放他在大厅中活动,自己进去跟约好的梁仲春和陈炳应酬。

  能放的水都尽已放了,剩下的就只能靠明台自己用功了。不过……

  在日本领事馆动手,当天最好还得想办法支开前原佳彦,否则,以那个人的老谋深算,只怕会看出些端倪。明诚一边听着梁陈抱怨,一边暗自思忖道。

 

  大年初七,汪芙蕖出殡。明楼和汪曼春一起送走了汪芙蕖最后一程。

  明楼站在一处清静的佛家寺庙里,听着梵音绵绵,汪曼春站在他身边。

  汪曼春凝望着放生池中的清水,明诚在远处静静看着他们。

  这家寺庙位置好,气温较市区高些,已有早春的桃花绽放。风过处,绯红的花瓣纷纷盈落。明楼和汪曼春置身其间,是极美的一幅画面,学者气质和如花娇颜相得益彰,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是对璧人。

  明诚想,汪曼春当然一定会喜欢明楼。

  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还是那么卓尔不群的样子。就算于污水横流之中,也并不卑猥。

  虽然周遭的一切日益变得糟糕、崩坏,他依旧是好好的,动人如旧。


  隐隐听到有人唱着哀曲: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婉丽清新的诗文入曲,唱的却是无可奈何。纵使有过好时光,终究失去。

  明楼脱下外套,包裹起汪曼春,揽她入怀,结束整个漫长的葬礼。

  看似温柔缱绻的画面,其实却是一段旧时感情的葬礼。

 

  明诚安静地看着。他想,他们同样也有走到终局的一天。

  但是,能陪在这个人身边就好,在终局来临之前。

  只要有过燃烧和绽放,就不算是空度。

  最重要的是,让这个人活下去。

  这想法当然有很冠冕堂皇的理由支撑,因为明楼有更重要的位置。于他们这一行当,生命的价值是可以被丈量的。

  但在这背后,更深层的理由却是私人的:他想要保护他。

  ——我可以死,而你不能。

 

  明楼回转身,看到了他。

  风起,吹乱他的头发。形影单薄,轮廓清癯,似是一阵风可以吹走,无端有一种脆弱无依的味道。

  落英缤纷被风裹着漫向他。这些花瓣既然离开枝头,生命事实上就已然寂灭,然而,一片一片的,都是生命正盛的模样,妍丽到十分。

  其中有一片,落到了他头上,是一种清隽秀美的模样。眉如墨画,眼眸漆黑,嘴唇沾过寺庙的茶,像带着露水的淡红色花瓣。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隔着一段距离,明楼也能辨出他的眼神。那双眼睛里流动着温柔而坚定的光,有至深的意志和信念在其中遁于无声。

 

  爱,还有保护。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明楼想。就算过去的每一天,自己都在变得越来越凶残,越来越面目模糊,越来越不堪,但是,却已经得到了最珍贵的宝物。

  或许过去会觉得,每一天都是在煎熬。

  但是,现在,却很想要活下来。

  活在这个……有你的世界。


评论(60)
热度(553)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