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100)

  这番话事实上意在言外,本质冷峭:身家是必须放下的,尊严是需要被忘记的,荣辱是不能虑及的。不管怎样被误解,都得承受;不管多么痛苦,都得忍耐。永远、永远不要去想,有一天以牺牲作为解脱的途径,从而得以恢复名誉。

  但这些是不适宜宣诸于口的,不管你试图怎样强调它的正确性,它都会显得过于尖锐,容易使谈话陷入僵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所以,选择什么姿态、扮演何种角色,能让人不起抵触地听下去,就是最重要的环节。

  因此,他选择了迂回路线,不提政治性,而是回到人的层面上,以自身的情感和境遇去隐言。

  他的话语背后是冷峻的事态,然而,以缠绵而执著的感情为底,会让人自然而然地听下去。于淡然陈述中,有些东西会不动声色地渗透入耳、进心。

  倘若有人把你视为独一无二的个体去专注和关心,你是无法拒绝本能的倾听的。

  揭出现实残酷面目的同时,他实际上也在承诺:会一直陪伴,在撕裂的世界里,在剥离的是非中,在恒久的黑暗里,在无尽的沉沦中。

 

  明楼听得懂里面的意思。寒意深重的内核,却以如此柔情百转的方式说出,玲珑心思和温润熨帖尽在其中。

  他在这一行里的年月太久。曾经意气风发,曾经锐气凛然,但被太多的血洗过,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红色的信念未尝变过,心态却慢慢变得苍老。日复一日的周旋和欺骗,身心俱疲。

  不得不做许多不愿意做的事情,其中不乏跟自己的本意完全背离的。

  日居月诸,无路可退,那么,便只会变得越来越凶残,越来越面目模糊,越来越不堪……直至焚身地狱。

  所以,不是没有过某些瞬间,动过被发现了也无妨的危险念头。

  知道这样的想法并不合适,但它带来短暂的沉沦感,缓解内心结郁的痛苦。

  想要堂堂正正地站在阳光下,而不是漫长没有止境地浸在污泥里。

  而明诚所说的归结起来不过一句话:你必须被污泥掩埋,但我会和你一起,直至尽头。

 

  他轻轻一叹,伸出手臂将人抱紧,胸膛相贴。

  像扭曲的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枯芜的岩石于缝隙里绽出星点青碧。

  世界混乱无序,但总有一段月光,清明地落下来,铺满温柔的温度。

  地狱岩浆如炙,却不是不能开出花来。

  内心奇异地变得平静,莫名安定。

  其实什么都没有变,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糟糕,身上依旧背负着沉重的负荷,但是,不可碰触的地方被月光漫漾,曾经鼓荡过的暗流,终于觅到安靖的归途。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我想,我不该对这个世界有任何抱怨,因为,它让我遇见你。”

  即使世上所有的光都熄灭,月亮却总是在的。

 

  明诚从销毁间取回的第二战区的炮火封锁线区域划定的文件里面,透露出了决战在即的信息,上面高度重视,下了命令,一个星期内截获日军第二战区兵力部署计划。

  情报太少,时间太仓促了。

  明楼站在办公桌前,听完明诚解密后的命令信息后,眉头微锁。

  “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明诚说,“压力很大。” 

  他不用说任何话,明诚就知道他忧虑的是什么。 

  “必须拿下来,别无选择。” 明楼顿了顿,又问道,“你觉得他们有几成把握?”

  “不足五成。” 

  “想法子,帮帮他们。” 

 

  回到家的这几天,明台一直琢磨着明楼的身份。

  单纯的汉奸吗?不太可能。这么多年来,明楼都没有流露出附逆为奸的政治倾向,得遇到什么变故,才能这样突变?再者,嫉恶如仇的大姐居然容忍大哥安静地待在家里,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信号。

  明楼不给他答案,他就得自己去找。

  他被打发出来给家里买花,在花店“巧遇”明诚。

  不大的花店,天顶是透明的。

  店面中绽放着温室栽培出来的各种反季节的花朵,让人油然而生春意正浓的错觉。 

  明诚站在天顶透下来的温和的阳光中,面前是一片淡蓝色的风信子。寻常的事,寻常的景。但,一切喧嚣涌过来,却陡然停了下来,那一方天地中,样样沉静,事事安定,似乎时光都能流淌得慢了。

  关于大哥的答案,恐怕只有明诚能告诉他。

 

  他走过去,说:“风信子的花语有些特别,在柔软之外,还有坚定、注视。”

  深潭般的黑眸浮现一缕温柔,似月光浅浅漾过,明诚微微一笑,纤长的手指轻轻抚过花瓣,指尖自然流露出温存。

  微小的神情和动作,让知道内情的人清清楚楚地看见无由移转的感情。

  明台想,原来,他是一直喜欢大哥的。若不是淌过了十数年的时光,不会有这样千回百转的入骨缠绵。

  他应该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可是漫长的等待带来的不是磨蚀,而是像被洗过的瓷,越见光润和剔透。

  明台忽生一丝感伤。

  人世熙攘,是否会有一个人能够不计时光别无选择地对自己?或许,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叶落归根,找到归途。对大部分人而言,只得一个将就。

  人这一生不过短短数十载,有多少时间,可以等待一场命定的相遇?

  收起短暂的感伤,他刺探地问:“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评论(59)
热度(560)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