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93)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明楼伸出手来,扣住明诚一只手,从掌心开始,慢慢滑进指缝里面,跟他修长的手指相交,悠悠说道:“你懂事得早,那时候就已经会主动用小手指勾住我。”

  随着磁性低音叙说前尘旧事,明诚眼前仿佛有画面浮现:自己在混沌中睁开眼,见到一个人。这张脸不知哪里不同,引动无邪目光,只觉莫名亲近,无由欢喜。

  襁褓里的事明诚自然不复记忆,但却也并不多么意外。

  或然他这一生都在等待。等待相遇,等待分离,等待回首,等待顿悟,也等待有朝一日,必然到来的终局。

  但他将这样心思掩下,只以轻松口吻调侃:“婴童开心,无非是看到了两样东西,要么是吃的,要么是玩的。您觉得,自己算哪样?”

  明楼一笑,语声放低,无形中带一分暧昧:“两者皆是,行么?”

  明诚眼尾微微弯起:“是吗?”

  “是与不是,没人比你更有发言权了。”明楼的声音又低又哑:“你每次都吃得那么深。”

  明诚轻轻笑笑,指尖若有似无地摩挲明楼与他相连的手指。

 

  风吹过,白幔卷动,似有水纹漾起。

  外间的光铺进来,匀在人身上。因了白幔的遮挡,一面是光,一面是暗。

  蒙昧的光影中,他柔软修长的手指以一种旖旎的状态与对方交织,蔓草一般曲折委婉。

  明楼向前走了一步,将他面前的光进一步格挡。他落进了暗色里。

  不是全然的黑暗,只是身旁的白幔和身前的人所隔离出来的一片暧昧的阴影。

  坚硬的器官隔着裤子抵在他腿间,分明的热度和硬度。

  明楼略微低首,气流拂进他耳朵里:“要尝尝吗?”

  明诚勾一下唇角,侧过头,轻轻在明楼耳边说了一句话。是听不懂的一种语言,语声腔调皆显暧昧。

  然后他嘴角扬起,问:“听清了吗?”

 

  明楼辨不出每个字音的意思,但却有种莫名的熟稔感,似乎在哪听过。

  是时,一串发音相同的吟诵声悠悠传来,明楼恍然,原来他刚才说的是一句梵文的经文。

  只不过,一般人完全无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法师念经是清音袅袅,而他贴耳说来却是温存如蜜语。

  明诚笑笑,揭晓谜底:“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明楼微怔一下,以严肃态貌虚点了了两下食指,继而摇头笑了笑。

  是分明的调戏,然而,却也生不起气来。

 

  明楼巡视了一圈,也没挑出什么要增补的地方,明诚办事妥帖周到,一切都井井有条。

  最后,他们仍站在汪芙蕖棺樽面前。

  明诚问他:“您现在还恨他吗?”

  明楼沉默片刻,道:“忍了这么多年了,到现在,已不会太强烈。纵然还残余些许情绪,再过些时日,该也会散去。”

  明诚将一枝白花放在那张表情凝固为死寂的脸旁,轻轻道:“尘归尘,土归土。”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他生前恶业无数,然而既然已经以死亡划下终曲,便以对一个死人的人道来对他。

 

  佛家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前四者是自然的运数,无从脱离。后三者却是情绪,可以调控。

  怨恨憎恶,与所爱离散,或不得所爱,都是让人痛苦的逼恼。

  涸固于其中不加排解,人就会一步步变得偏执、扭曲,日益悖离自己的本心。

  该要适当地宽恕和忘却。

  这个世界永远存在形形色色的恶,然而生活是自己的,能做的惟有坚定自己的初心,不为恶行恶言恶业而蒙蔽心智,令心灵染上尘埃。

  生命美丽且可贵,纵能喜乐,也不过短短数十年。该要珍视,该要爱惜。

  世间的痛苦烦恼,大多是因为心浸蚀了怨,而忘却了爱。

  没有理由不放过自己。

 

  明诚徐声道:“从今天起,您可以把这个人忘记了。”

  明楼叹一口气,说:“其实我早已想过,明家家大业大,难免惹人觊觎。纵然不是他,也会有其他宵小之辈下手。只不过,由他这样一位家父的知交故友来做,格外令人心寒。得失互为依辅,若不是早年家中变故骤失荫蔽,我和大姐也未必会成长为如今这样。”

  “原来您想得这样清楚。”

  “想了太多年,由不得不清楚。”明楼落目望向院落中的水池,深冬冷寂,满目败落残叶,“没有常开不败的花朵,有开,就有落。”

  明诚顺着明楼目光看过去,柔声说:“败落了也无妨。只要根没铲去,今年夏天,便又是一池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

  明楼收回视线,望向他。

  人世向来无常,兴衰难有定数。然而,有人相伴在旁,无需独立寒天,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明楼握住他的手,笑一笑,说:“的确,我应该知足。”

  因为他,他愿意将这个世界想象得更好一点。

 

  从灵堂出来,明诚问:“要去百乐门吗?您有段日子没去了。”

  明楼忖度了一下,点点头。

  南田洋子正在排查可疑人物,他该要表现得不受影响一些,马照跑,舞照跳,以见心中没鬼。

  作为著名的娱乐场所,这里永远是热闹的,流溢着美酒和音乐,充斥着醉生梦死的人群。

  明诚去收银台买了舞票回来,明楼正注目望向舞池深处。他将舞票接过来,淡淡问道:“你是不是早知道明台在这里?”

  明诚微笑一下:“什么都瞒不过您。”

  明楼摇摇头:“是你想得周到。”

  多看看自由状态下的明台,便于做出更客观的评估。而且,他和明台也的确需要在家以外的地方,多一点交流。交流得多些,双方的误解和误判就能少些。同时,也能对明台的言行做一些匡正。

  明诚坦承:“我自己也想接触一下明台。”

  明楼想一想,说:“你是该接触一下他,大姐的事你盯着是一方面,明台或许也能出得上力。”

 

  明台目力好,即使跳着舞也注意着周遭,自然看到了他们。

  于曼丽注意到他视线,也跟着向舞池边看,问道:“你认得他们?”

  “那是我大哥,和他的秘书。”

  “他们……真好。”于曼丽喃喃道。

  明台望她一眼:“怎么个好法?”

  “太和谐了,似乎谁都插不进去。”

  明台听进耳里,心中忽而一震。

  于曼丽女性的直觉让他想起了大姐略显奇怪的态度。

  大姐一般不会随意对人提起婚姻之事的,而且,印象中,大姐对明诚一向也并不在意,怎么那天突然说了那许多话?待明诚走了之后,又似乎颇有求全责备之意。

  难道说,明诚跟大哥有特殊的关系?


评论(58)
热度(56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