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91)

  过了一会儿,明诚才开口。他说:“我很高兴……”低沉的声音微沙,语调亦现出些微波动。

  世事无常,难有定数,得之可喜,不得亦不宜太过介怀。

  但现在他知道,他的想法里面,是有着秘而不宣的部分的。

  其实,我希望你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我希望你渴望我,就像我渴望你一样。

  我希望你需要我,就像我需要你一样。

  我希望你只看着我,就像我只看着你一样。

  不是无欲无求,只是心里清楚,我所期望的,你不会给。所以,才不去求。

  你不给,我也会永远爱你。

  但你若是给了,我会无限欢喜。

  谢谢你,给我这样美好的等待。

 

  雕刻般的轮廓,偏薄的嘴唇,本来是干练沉稳的气场。但眼睛泛了红,带着水气,纵然再压抑克制,仍然流露出了脆弱。

  明楼在那双水光粼粼的眼睛里面,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想,这双眼睛这么多年其实一直都没变过。从前这样映着他,现在也还是一样。 

  这个人学会了隐藏,学会了以微笑面对一切,这背后所需要的心力,他是不知道的。

  自己变了很多,最初的心情被尘封,习惯了日常里无处不在的甄别和计算。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明诚算不上好。

  那时觉得理所当然,却忘了,一个人无论武装得多么强大,也一样会疼,会伤心。

  只是,明诚不会显露给他知道。

  而且,甚至也不曾反抗过,像是那些本来就是应受的。

  现在想起来,明诚幼年便聪敏早慧,善察人心,成年后又接受了顶级的训练,思辨能力超出常人太多。他所编过的那些能轻易地瞒过世人的谎言,明诚只怕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从来不说,仍旧依从他心愿,如常做事。然而在心底,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但不管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境遇,这双多情的眼睛始终如恒地望过来,仍旧是愿意,依然是喜欢。

 

  过去是不可能重回的,做错的地方也不可能一一弥补。好在,线既然未断,未来就总还有能做的事情。

  明楼凝视明诚一会儿,说:“不管以后形势如何,我不会再欺瞒你。”

  “您……能做到吗?”明诚转换了称谓,提醒身份。

  “如果是一定不能说的,我会缄口。但只要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必然是真的。”明楼将掌中那只修长的手拉过来,俯首下去,在手背上轻轻一吻。

  然后,他略微仰头,说:“留在我身边。”

  他只能说成这样了。习惯了防备和伪装,早已陌生于袒露。纵算心底有千言万语,一时之间,能说出来的也只能是寥寥数语。

  幸而,明诚也并不需要他说得更多。

  毫无犹疑,明诚只微微一笑,说:“好。”

  即使以泪光作为底色,仍旧清明润泽,看不到阴霾。

 

  明楼便不得不抱住他,去吻他了。

  贪念料峭蔓生,明楼在吐息之间喃语:“对别人,就不要这样笑了。”

  “这算命令吗?”

  “不,是请求。”

  以前觉得,自己不可能对单一的人忠诚。

  现在却知道,这根本不由自主。

  因为,若真喜欢了一个人,是不会舍得令他有半分伤心的。

  而且,心既然已经被盈满,又哪里还能有别的空裕?

 

  舌尖上尝到了咸味,是濡浸的眼泪。 

  明诚是这么擅长自我控制的人,本来是不会轻易哭的。

  可是,他已经好几次让他哭了。

  最初的那次,是让他喊哥哥。这两个字甫一出口,他就哭了。

  那时,只解读为对过去的感伤,却不知道隐在背后深不见底的依恋。

  一径地怀疑、利用、伤害……

  以舌尖徐徐将泪水舔去,明楼嗓音低哑,“对不起……以后,不会再让你哭了……” 

  明诚闭上眼睛,眼泪一滴一滴静静滴落下来。 

 


评论(76)
热度(711)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