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85)

  走进海军俱乐部之前,有一种被盯视的感觉,来自于暗处。

  细看去,在檐角阴影下,有一只小猫。

  瘦瘦小小,黑色的皮毛,肚皮是白的,眼睛很黑很亮,小三角耳朵。虽然身上的毛脏污着,也还是有可爱的模样。它走了几步,看得出有一只腿是跛的。

  没有人要它,又跛了腿,只怕是常常要挨饿的。

  刚好早餐还剩了个包子没有吃完,明诚向它走过去,它立刻跑开。它是畏惧人的,也许以前受过伤害或者捉弄。然而它又闻得到香味,知道纸袋里面是食物,跑了几步,就又回过头来,眼神惶然,但不舍得离开。

  明诚便把纸袋放在地上,转身走开。

  临跨进门时,他回望一眼,纸袋已经消失不见,是被叼走了。

  他垂下眼睛,睫毛在眼睑覆上阴影,自语一声:“但愿你能活下去吧。”

 

  这猫的样子、眼神让他想起些旧事。

  束缚在椅子上,手腕戴着麻醉环,被入侵意识的经历。

  那是对他们心志的一种锤炼,通过催眠来拷磨意识,强化精神抵御的过程。

  为什么高木的刑讯没有让他露馅,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以前受过的训练。

  那是最让人害怕的操练。

  妄图逃离却无法逃离,想要挣脱又不能挣脱。

  精神上的挣扎会自然地以身体外现,环具与手腕激烈摩擦,总是要见血的。可身体上的这一点疼比起精神上的,渺小得不值一提。

  意识之底那些黑暗的篇章被一个个挖起来拷问。不只是一遍又一遍让人重复地经历而已,有一道低沉舒缓的声音徐声描述出无数以此衍生的情境,缓缓带人步入其间。

 

  活下来。不管在怎样的世界里,心中都有这一线坚持不灭。

  可有时候,真的太累了,太痛苦了,被催眠师困在里面无法出来,也会有不切实际的妄想。

  希望身边有一只手可以相握,不求多少力度、珍惜几分,指尖相触也好。便是无尽深渊里一点坚实的依凭。

  想当然尔是不会有的。

  每一次从催眠中醒来,只是更清楚地体认到这一点而已。

  身边的选择很多,纵容自己偶尔软弱一下是无处不在的诱惑。

  意识尚恍惚的时候,催眠师低沉蛊惑的声音响起:“有时候,真想给你擦眼泪。”

  分明的引诱。

 

  立刻就能清醒过来。珍藏在心里的影像,和身边现实发生的,是完全不同的。

  身体上的慰藉毫无意义,如果灵魂不能颤抖的话。

  在非任务的情况下,一点也不喜欢身体接触。

  所以,只用望对方一眼,问:“结束了?”

  “结束了。”

  “那么,能帮我解开手环吗?”

  “当然。”

 

  譬如握手这类事情,就得是那个人才有意义,在能够并肩的时候。 

  近在咫尺,呼吸可闻,毋庸言语也能有温暖相加。

  喧嚣落尽,岁月无声。

  在发病的时候,被那只手握住,是这样的感受。

  然而,适才却是有些情绪的。

  甚至有一瞬间使了性子,过了一会儿,才找回了理智。

  以前不会这样,近日所得甚多,所需便也无形中翻了番。由此可见人性之贪欲,永远是得寸进尺。

 

  原本,是不该太过介怀的。

  习惯徜徉于森林的人,不能强求他一朝改变,因为那是积久的生活方式,不宜深究。上海滩的少爷们无一不是这般做派,少年时代就养成的惯性。他们会不断喜欢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可爱的事物。

  谁也不能无视时光和习惯的力量。

  做人行事,都该懂些规矩。否则就难免招人生厌。

  所以,终究是回归平静。唇线调整成一贯的弧度,手指也软化下来,顺从地落入那只手中。

  然后,心平气和地分别,去做计划中的事情。

 

  海军俱乐部的包间里,南田洋子早已备好了酒菜。

  南田洋子在明楼到任后不久就向他递出了橄榄枝,要他监视明楼。一开始,当然没有多少信任,但高木回来过一趟之后,情况就好了一些。高木的判断,南田也要加以斟酌和参考。他曾经被高木怀疑过,但洗清了嫌疑之后,却反而值得信任了。

  他便顺势陪着南田额外演些戏份,正好借力使力。

  他没有喝南田递过来的酒,而是直接洒在了桌面上,说:“为了樱花号的亡灵们。”慎重而端凝。

  这是刻意打的感情牌。

  看她眼眶泛起的泪花,就知道这张牌是有效的。

  有了情感效应,接下来再做出姿态帮她分析局势也就显得更加诚恳,似乎全站在她的角度上,为她着想。

  表现出自己的利用价值,才能更加大在她心中的分量,叫她这把刀俎发挥作用。

  他推了几个76号的人出去,他们有私下搞军火的劣迹,正适合背黑锅。

  南田去查他们,便可将视线稍离明楼。

 

  明楼回家后,思绪仍然难得地停留在明诚今日的反常上。

  明诚难得使这么一回性子,很快就软化下来,调整回正常状态。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对待史俊超的态度。

  没有存心暧昧,但是不自觉地在谈话之间用了柔和的声气。那孩子太年轻,又没见识过多少人,会对他倾心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大抵是一贯的习惯。对着美好的人和事时,自然而然的流露。

  不是出于任务,没有目的性,也会如此。

  今日才知道,这种习惯,原来是会叫人伤心的。

  以前是没什么关碍,现在却是不能不在意了。


评论(86)
热度(580)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