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84)

  点到为止,明楼不再多说,转而问道:“柴崎那边,你的安排是什么?”

  明诚简单解释道:“画展里面有我的人,我已经暗示他将人盯住,掌握他们的位置没有问题。”

  明楼随意“嗯”了一声。

  明诚继续说道:“我估计他多半会带人回家。外头虽然也可以,但没那么方便。”

  明楼略一点头。

  明诚又道:“不需要杀人,杀外交官员没有意义,徒然惹人注意而已。放一把火就可以。生命有威胁的时候,柴崎不可能做出舍命陪人这种事,九成的可能性只会顾着自己逃难,不会理会史俊超死活。正好趁机把他捞出来。”

  明楼思索一下,道:“可以。只一点,多加小心。”

 

  柴崎已经心满意足,不用做什么斗争就把史俊超丢下。自己的命当然宝贵得多,而美人任何时候都有。

  呛人的白烟和火光中,史俊超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无声无息,没什么挣扎的意思。

  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从没遭过这种罪,身上疼得要命,像被硬生生撕开过,意识也昏昏沉沉,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

  然后,有一双手将他抱了起来。这双手柔软、修长、有力,他被裹进一件风衣里,妥帖地护住。

  烟雾太大了,看不清脸,只是闻到这人身上有股清淡的香味,柔和地裹覆,似曾相识。

  他本来就虚弱,被烟子呛了一会,便晕了过去。

 

  狡兔三窟,找个地方暂时安置他并不难。

  这孩子虽然失去意识,但不会有什么事,只是无可避免地受了些伤。雪白的大腿上有一线血色蜿蜒,是那处的裂伤所致。柴崎只想逞欲,是不耐烦给他做什么前事的。

  明诚用手指蘸了药膏,帮他上药。

  嘴唇轻轻颤动,他口中喃喃了什么,细听去,原来是三个字:“明先生……”

  明诚略微停顿一下,偏过头来,看了明楼一眼。 

  这孩子喜欢他。 

  人的钟情与否,从来不在于时间短长。否则就不会有一句话叫做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只是短短一瞬,视线收回,手指的动作继续,依旧轻柔而平稳。

  料理完毕,这事就告一段落,该要离开了。他们是不能在这种境况下相见的,无需让他知道救他的人是谁。

 

  出了门,没人提起刚才的事。就如指尖的动作一般,明诚的心里并没有太多波动。他不自卑,也不自负,有多少人喜欢明楼都不值得意外,他那么容易叫人心动。

  当他温和地微笑,轻柔地说话,即使是不了解他的人,也会很容易喜欢上他。

  进而成痴,或者成狂。

  若去一一捡拾,只怕难以数得清楚。

  明诚微叹了口气。

  没有太多波动,不代表毫无波动。

  所以,明楼伸手来握他手的时候,他手指微动,滑脱出去。

 

  明楼非常意外。

  明诚一向把自己的情绪压制到近乎没有,一贯平稳。即使有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会流露出抗拒的意思。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所以,更多像是人形兵器,而不像是人类。

  明楼手指舒张,又重新握住他。这一次,便依旧是如常的安顺了。 

  这么多年了,他习惯性地克制自己,纵算是略微有情绪,也是静水微澜,连个水花都翻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日常便足够惊涛骇浪,心境便须敛至尽头。

  能有这么一星半点的端绪显现,已经蔚为难得。

  过了一会儿,明诚轻轻说道:“抱歉……”


  其实,哪有什么好抱歉的地方?嫉妒本来就是人类很平常的一种情感。

  只是,对他来说,却显得失控了。

  听着这样的话,品着这样的心情,觉得酸涩,又觉得甜蜜。

  忍不住想去抱他,去哄他,跟他说一切世界上最傻气的话语。

  最终,只落为一吻。

 

  亲过了,明楼问道:“你等会要去哪?”

  “海军俱乐部。”明诚说,“南田洋子约了我吃饭。”

  明楼毫不意外:“抓得怪紧的。”

  明诚点头道:“樱花号事件的压力这么大,她挺头疼的。”

  明楼不紧不慢地说:“怀疑圈就这么点,她当然想在我们身上做文章。”

  明诚笑了笑:“那就把圈子拉大点,叫她多费点心。她为刀俎,多推些人上去做鱼肉。”

  明楼意味深长地一笑:“这些鱼也不是死的,驱动起来,还能互吃。”


评论(90)
热度(549)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