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81)

  吃过饭,祭了祖,明楼和明台在小客厅叙话。

  明台根本就没去过学校,查问他课业当然是个幌子,不过既然谁都没对对方交底,样子就还是要扮出来。得时不时敲打几下,叫他不要忘了谁是他大哥。

  明台在家里习惯性满脸无辜,他打小闯了祸就这样,一点都不像是犯了错,如今受了训入了间谍行当,自然更加娴熟。

  明楼陪他演着,问他在学校读书情况,拿他日日签到的事像是闲聊般去问。

  明台起初着慌,后来见他脸色平和,才渐渐顺着问话一句句扯起谎来。

  还行,尚算镇定,就是还有些紧张,以他只训练了这么点时间来说,过得去了,以后慢慢磨练吧。明楼这么想着,看向他身上。一家子三个人,陷了两个进去做这见不得光的事,以后也不知道是如何收场。

  明台系的是条新皮带,昨晚送他的新年礼物,今天就换上了,他在这上面倒是很贴心。

  明楼心中软了一瞬,想到除夕饭桌上他向自己讨要手表,干脆遂了他心愿,把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到底是送了给他。

  为他摘星星是办不到的,不可能像大姐那么溺爱,俗物倒是没什么不能割爱的。

 

  明台知道自己受宠,胆子又大了一分,重新将早餐时的话题提了起来,悄声问道:“大哥昨晚为什么找了人回家?”

  明楼一脸嫌弃:“小孩子家,问这些事做什么?”

  明台撇嘴道:“我都上大学了,还是小孩子啊?”

  明楼截住道:“你离长大还早着。”

  这话明台不能苟同,他嘟囔道:“我也就比你交的少那么几个。”

  明楼看他一眼:“你在这上面倒是懂事得早。不过,风流债多了,也未见得是什么好事。你现在还是信奉着你那个‘一锤定音’论?”

  不专一是因为因为遇不到,所以下不了锤。

  明台脑海中浮起了几个人影来,他叹了一口气:“我也没办法,总下不了决心。”

  于曼丽在除夕夜向他说出了春宵一夜的邀请,心思已经再明白不过。然而,他没有从她心愿。

  在于曼丽优美线条的诱惑下,自己的心也曾有过赤.裸裸的激荡。但,过了之后,就恢复成正常的频度。

  不是爱情,又招惹不起,所以,只能做个正人君子。

  他自语般的说:“总觉得少了那么一点东西。”到底是什么,又说不清楚。

  在这方面,现在的明楼很可以做他导师:“你站在什么样的位置,看到什么样的风景,而别人又站在什么样的位置,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如果这两者之间无法对接的话,那么,露水关系就永远只能是露水关系。”

  明台立刻明白意思:“这是说,高度和眼界要能共通?”

  明楼点头道:“是的。”

  “这也太困难了吧?真的可能找到这样的人吗?”

  明楼平淡答道:“有的。只是,可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找寻和甄别。”

 

  明台没有接话,心中却渐渐浮起一个奇异的念头。他觉得,大哥好像是恋爱了。而且,貌似还很认真。

  以前的明楼,跟他一样,是不会说这些话,有这些感触的。

  有一个人改变了他。是谁?

  是昨晚的那个人吗?

  一定是的。否则,大哥不至于轻易坏规矩。

  明台又问:“如果找到了,就不会再想其他的人,不用再苦恼了吗?”

  明楼略微沉默一下。

  在脑海中,自然而然地闪现出一个人的形影。于最漆黑的深夜里,最清亮的眼睛。      

  在肮脏污浊的外壳下面,不染尘埃的净洁。

  会把你的事情当成他的事情去做,把你的亲人当成他的亲人去照顾。做任何事之前,先体谅你的处境、你的心情。他难过的事不会告诉你,你伤心的事他永远记得。

  深爱,但是不黏附。独立,温柔却无处不在。

 

  忠诚这个词在上海滩少爷们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就算是婚姻,都不会使他们对谁缔结忠诚。家里归家里,外面归外面。

  但是,并非没有意外。

  当所有的欠缺都被弥补,忠诚就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既然已经被填满,又何须再以数量去垫?

  明楼一点头,说:“是的。”

  明台至此完全肯定。大哥恋爱了。

 

  前原佳彦站在一幅画前面,已经站了有一会儿。

  作为日本驻沪领事,他向来关注中国文化,并积极融入其中,堪称是个中国通,所以,会出现在美术社办的这个画展上也就并不奇怪。

  这是一幅处处显出矛盾的画。

  画面上是一座山,山体是灰暗的,有植被,但不算如何郁郁葱葱,有个人在山上徒步而行。这人一身灰衫,衣袂被风带起轻微褶皱,看不清面目,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隽之美。细看去,才发现这条山路上一路都是细细的刀尖,它们与山体接驳得如此巧妙,每一柄只隐隐露着一点尖角,如果不仔细的话,便会全然忽略。因为,即使是在刀尖上行路,画中人物的体态却没有一点痛苦的意味,而是轻快得仿佛可以迎风起舞。天空中有一道日轮,日照不强,和整体风格保持一致,依旧是偏虚淡的颜色和光线,却莫名和暖。整个画面都是偏灰淡的色调,但出奇地有种生命的东西在里面,并不颓唐,而是生机蓬勃。

  技巧没有出色到无可指摘,但是,画者以心写了意,那么,便不再是庸常的线条,而是拥有了自己的灵魂,有直击人心的力量。

  由落款中,看得到它的名字和作者:世界,明诚。 


评论(110)
热度(683)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