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78)

  明诚醒得很早,阳光还没来得及出来,屋子里只有些微的蒙蒙亮。

  明楼把他完全扣在怀里,几乎有一点像是蟒蛇的盘绞,充盈的力量,然而并不危险,只是温暖。

  他轻轻移动身体,试图不惊动对方地脱身出来,但明楼已经睁开了眼睛,向他望过来。

 

  明楼稍微用了一点时间,去适应目前的情形。

  抱着一个人醒过来,是种陌生的体验。光裸的身体紧贴着,首先升腾起的却并不是欲望,而是一种奇异的温暖感受,莫名安心。

  像自个儿身上失散已久、又找回来的一部分。

  真实地触目可及,又确实地拥在怀中。

  不自禁要加重双臂的箝制,将他箍得更紧一点。

  时间仿佛也流得慢了,要细水长流一般。指针的每一次跨步,都让心情更深地沉潜一分。

  竟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将来的事没谁说得准,就算是断裂的终局也罢,至少,于此时,此刻,此分,此秒,此身有凭,恬然地安放。


以下走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600913

点击“proceed”


评论(90)
热度(62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