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72)

  明诚打开门的第一秒就意识到,屋里有人!凭空多出了一股气息。

  下一刻,一个身影合身扑了上来,明诚后动的手,但速度丝毫不慢,恰恰迎上。

  两人瞬间交手,两双手碰撞在一起,一招之后又错位横切过来。

  来人没用武器,只用一双柔掌,十指纤纤,便足够致命。

  交手过几招之后,明诚便确定了来人身份,但并没停下来。

  一个人是需要对手的,而她在搏击上面正是个很好的对手。

  如同过往的很多次一般,他们拳脚相接,无人容情,因为知道对方撑得住、接得下,不用留手。

  过了几十招,明诚抓住她动作之间的一个微小的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空档,打断了她的节奏,然后退后一步,拉亮了灯。

  来人也就不再继续出手,只站在原地,微笑着叹息了一声,道:“还是打不过你。”

  是尼娅。

 

  明诚一笑:“你也很不错。”

  尼娅嫣然道:“这里跟国内的环境大相径庭,挺不习惯的,幸而还有你在。好久没打得这么痛快了。”

  明诚微一摇头:“你确定这是件幸运的事?”

  尼娅眨着眼道:“你这是在暗示我,这几天我身上发生的事你也有份参与?”

  明诚没有正面回答:“你觉得呢?”

  尼娅想了一下,微笑道:“你不用抢着出来扮坏人,因为我不会信。这不是你做事的风格。我想,你参与的部分,顶多就是帮他找到我在哪,对不对?”

  明诚笑了笑:“这么相信我?”

  尼娅凝视他:“我不相信别人,被放弃或者出卖都不算难接受的事。但你一向有自己的坚持,所以,我只相信你。”

  明诚语声和缓:“别这么相信人,对你比较好。”

  她轻抚身边的书架:“你这样说话,存心要我误解,更可见你是真的没有实质地参与其中。人心怎么样,不是一朝一夕看得出的,就像木质家具,要放久些年月才知道好与不好。我们一起在红房训练三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老实说,我现在还经常想起当年那些受训的日子,感觉上,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你呢,会想起来吗?”

  明诚叹了一声:“当然不会忘。”

 

  那是他生命中极其重要的蜕变的三年。在伏龙芝的第一年末,他通过红房的考核成为那一年伏龙芝合格的唯一一个,然后,和从其他地方选拔出来的精英一起,进入神秘的红房基地。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从身体到心灵一遍遍地接受拷磨,不知跌过多少跤,受过多少伤,才能成为今日的模样。

  尼娅眼中露出回忆神色:“刚开始看到你的时候,我一点也不看好你。还以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最先被淘汰。”

  这是很合理的想法。

  红房的招收范围不仅限于苏联,而是在全世界吸纳人才,对质素的要求非常之高,要参与考核必须先签署生死协议,因为大部分的人会在考核中死去或者伤残。能通过考核最终进入红房的,必然天赋不凡。

  而且,进去了也不代表一劳永逸。每个学员都要排名,根据所做的任务和通过的考验来累积积分,每月一排。如果连续两个月排名垫底,对不起,只能被淘汰。

  除了顶尖师资之外,基地中还有优质的设施和科技力量帮助学员快速成长,但不是无偿的,僧多粥少,能够获得的待遇是跟排名息息相关的。所以,所有人都会努力争取更好的排名。

  在一众顶尖人才的竞争中还能够稳定地排名前十的,个个都是妖孽。

 

  尼娅低低一笑:“结果,你让所有人跌碎了眼镜。不是每个人的经历都能被津津乐道成传奇的,而你的就太跌宕起伏,让人不能不去惊叹议论。一件件不可能的事都被你做了出来,不管是排名的跃进、任务的过程,还是你提前离开基地的决定。”

  明诚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是没有办法才离开的。”

  尼娅凝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是没有办法,你只是把有些东西看得比自身的得失更重。中国有这么多人,就算爆发战争,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回天的。但你却一定要回来。”

  明诚没有看她,而是看向窗外纷扬的雪花,轻声说道:“你不明白。”

  尼娅转开话题:“其实,回忆起这些过去的事情,我是想说,我很高兴,能适逢其时,看到有的人、有的事。所以,我之前想要杀那个男人,其实,并不是出于恶意。”

  明诚一点头:“我相信,也明白。不过,你说之前,代表你现在放弃了,是么?”

  尼娅承认道:“的确。这几天,他给我制造了一点麻烦。弄走了日方的一份秘密文件,然后将失踪的线索集中到了我身上。虽然宪兵队的那些人抓不住我,不过总是要突然冒出来,也是很烦人的。”

  明诚捕捉到她的言外之意:“所以,你对他有了初步的认可?”

  尼娅一撇嘴,道:“马马虎虎,还过得去吧。也不算太差了。”顿一下,又说:“是我漏了一件事,这里的环境跟国内不同。在那里,更看重单兵作战能力,而在这,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怎么样合理地利用和调拨,只怕才是在这块地界上最深的主题。就算这里的人身手没法跟我们比,但玩弄心术上却更胜一筹。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武力上虽然没法多指望,但他应该可以用布局帮得到你。”

  明诚没有多言,只简单地说:“在这方面,他恐怕比你想象的更厉害。”

  尼娅淡淡道:“希望吧。”

 

  除了把中国结挂在屋子里之外,尼娅还在饭店买了几个菜,这一晚居然并不冷清。

  虽然人少,但是有烟花爆竹助阵,尼娅把鞭炮撕成一小截一小截的,一串一串地往天上丢,炸响成一片一片的流火。

  她身手好,就算这样玩,也不怕伤着自己。

  鞭炮炸完了,便点烟花。

  在风里,在雪中,火树银花绚烂地绽放,天女散花一般。缤纷的光芒将人身上都兜上了一层流光,让里面的人不知有多么好看。

  多么美的一刻,几乎有岁月静好的形容。

  尼娅恒久地凝视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她知道,说了也是没有用的。

  这里其实不是适合他们的天地,比起个人的武力来,更多要靠心力,不可能像以往习惯的那样放开手脚。太多的束缚,相当于自断一臂。这样既是战力的减损,心理上也不可能多么痛快。

  不过,这应该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吧,重要到不惜放弃提升自己的空间,也要去一意地追逐。

  那么,再多说也是多余了。

  只是,走这条路,危险是倍增的。这一刻能维持多久?能维持到下一个烟花之夜么?

  那个男人既然擅长玩心计,那么,也算是聊胜于无。


评论(64)
热度(541)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