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64)

  明楼控制了速度,用一种悠缓的力量慢慢地磨他。

  同时,明楼问着问题:“你能找到尼娅吗?”

  明诚略为思索一下:“应该可以。就算到了新地方,旧有的一些习惯是不会变的。”

  明楼说:“帮我找到她。”

  明诚言简意赅:“只有找人。”

  明楼其实不太认可这一点。明诚太心软了,为旧日的情谊所牵扯,下不了狠手。

  但这不算原则性的事情,宽限一次倒也无妨。他笑了笑:“不会难为你。剩下的事,不用你沾手,也不用我动手。”

  明诚轻阖眼帘,沉吟片刻,问道:“你是想让日本人出手?栽赃吗?”

  明楼一笑:“看来,我绝对不能跟你为敌。”

  明诚确认一遍:“不会出人命?”

  明楼低头吻他:“这一次不。除非,她依旧执意与我为敌。”

  明诚轻轻勾动舌尖,模糊地提醒:“不要大意。”

  “我知道。”明楼吞噬了他的呼吸。

 

  这些话全是在很费力的状态下说出来的,说完这些,他们就不再出声。

  充塞室内的,只有连绵不绝的水声。

  明楼摁着他,用那根又硬又涨的东西,也用两只手。

  他的双手都被摁在头颈两边,以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明楼太擅长这事了,那么,当他起意去磨一个人的时候,当然是会令人受不了的。

  他每一次顶.弄都没放过那一点。辗转地擦过,又变换角度蹭磨。

  那种被侵.入碾压的感觉鲜明得近乎铺天盖地。

  明诚没受过这个,他止不住地发烫、发颤,薄薄的胸膛轻轻起伏,淡色的嘴唇无意识般的微微张开。

  疼是不疼的,但酸麻得太过,几近于可怕了。

  腰软得像不是自己的。

 

  全身上下没有哪里不是湿的,汗水濡浸身体,里面更是湿得一塌糊涂,漆黑的眼珠也被泪水浸透了。

  始终被推在浪头上面,不那么急,但却是延绵不绝的。

  时间失去了概念,所有反应都是无意识的。

  腿早就滑落下来,根本夹不住。

  明楼将他的两个脚踝都扣住,将自己更深地送进去。

  他在恍惚中隐约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无法做出清晰的回应,只有湿透了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明楼一直捉着明诚的腿,强令这双腿环在自己腰上。

  他把速度压得慢了,便不能轻易出.精。因此,这春风一度像是没有止境一般。

  其实,总保持着这样正面的姿势,时间长了是有些累的。但他并不愿意换成较为轻松的后背.位。

  他想看他的表情。

  所有的自控都失去,一切的计量都遗落,整张脸都染满了情.欲的模样。

  再没有任何一刻,能见到他比现在更像是一个活人,有血有肉,同常人一样,也会疲惫和失神。

  想要吃了他。

  就算明明吃在嘴里,也还是想要完全吃进去。不知餍足。

 

  不知过了多久,明诚模糊地意识到一股液体流进了他身体里。

  太多了,很浓,又很烫,把里面涨得满满的。

  明楼的身体落下来,沉沉压在他身上,并没有立刻出去,依然停留在内中。

  他被操软了,含不住已经软下来的明楼的东西,对方略微一动,它就似乎要滑落出来。

  很奇怪的,他立刻就哭了。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眼泪就是一直地往外流。

  他在意识恍惚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流了足够多的眼泪,但现在却流得更多了。

  他用酥软得快抬不起来的手勉强抱住身上的人,低喃道:“别走,留在里面。”

 

  像要被烫化了。

  明楼用两只手用力捏住他的臀瓣往外掰开,将重新抬头的器物深顶进去。

  到底还是换了个姿势。

  仍旧是面对着的。

  明楼搂住他脱力的身体将他带到自己身上。他没有跨坐的力气,那就令他伏着。

  大掌掐揉那两瓣软肉,向上顶弄。

  明知道有些失控了,却也并不想停下来。

  这个身体真是又轻又薄,像是再用力就会被揉碎了。

  但是,不可能不将自己更深地揉进去。

  他依然很静,喘息声是轻的,流泪也是无声的。

  但那股甜气却越来越重了,让人必须从他身上一口一口地吸进去。

  填满他,同时也被他填满。

  这场大雨直到后半夜才停歇下来。


评论(119)
热度(69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