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63)

  车行了一路,这点小情绪就被他消化掉。

  就像孩子会放声大哭,无非是因为知道哭了后就会有人来哄。比如明台若是知道实情后,倒是可以大吵大闹一番,那是有人疼的特权。

  他是没有的。从没做过小孩。没恣意过任何一次。

  像刚才那样的情绪波动,已经算是逾矩的任性。

  在这样微妙的不豫之外,更多的,是庆幸。无需再担心有一天可能将枪口对准明楼。

  跟这样至大的庆幸比起来,那点小情绪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明楼看他安安静静,倒也并不意外。别人会闹情绪,但明诚是不会的。

  他打小起就习惯了接受和忍耐。

  闹脾性的人总是比较烦人的。而他始终可爱,从不可厌。

  明楼没哄过人。唯独对长姐如母的明镜,能够略为放下身段。若真要他去做,也不知道是否能做得来。

  既然说不好,倒不如用另一种方式去说。

 

  房间是早就订好的,直接搭乘电梯就可以。

  电梯上升的时候,透过暗红色的双层铁栅栏门,看得到外面的景观徐徐上浮、渐次改变,有在时空中溯游的错觉。

  到达18层的时候,电梯停了下来。

  明诚把铁门拉开,链条咬合,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走在长廊上的时候,是静而无声的。猩红色的地毯又厚又软,黑色的皮鞋柔软地陷落,发不出声响来。

  一扇房门打开了,又关上。门锁带上之后,隔绝开一个小小的世界。

 

  在落锁声响起的那一刻,明楼略一弯身,忽然将他拦腰抱了起来。

  控制力极佳的攻击的节奏。仿佛眼镜蛇捕猎一般,一击致命的迅速。

  姿势并不足够圆熟,他也并不是什么事都干过。

  但不熟却是比熟杀伤力更大的。

  明诚当然立刻就知道了某些事情。判断明楼的状态和情绪,是他做惯了的事情。

  莫可名状的感觉。就像蛇的毒牙刺入,毒液推送进来。

  他垂下眼帘,没有说话,睫毛轻轻盖着眼睛,淡色的唇线却微微掀起,在嘴角边显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

 

  恰到好处的甜度。甜得有汁水淌落下来,却仍是有度的、委婉的。

  明楼把他放到床上去之后,定定凝视了一会儿,才俯身去吻他。

  要极其地克制,才能将这一吻放得轻慢。

  明诚略微侧首,眼帘微阖,承接这个吻。

  吻完了,明楼伸手去解他大衣上的扣子。

  明诚忽尔按住他的手,从斜倾的侧角,视线浮游一般的转为正向,眼帘轻抬,睫毛轻扑两下,现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这神态有种蜿蜒折曲的味道,跟这时代是不合的,慢而静切,莫名缠绵,原该是用水墨描出来的古画上的情致。

  他在国外待了那么久,但有些时候,仍像是从氲氤烟水的古中国里走出来的。

 

  淡色的嘴唇略微开阖,他轻声提醒:“不是说今天不想这个?”

  明楼低头凝视他,笑了笑:“看人。”

  明楼的甜言蜜语都用在骗人的时候,真上了心,却是不说的。

  所以,这一句就尤其地好听了。

  明诚抿唇一笑,嘴角边的两个梨涡又现出来。

  明楼便向下吻了吻他的梨涡,同时问道:“透露点情报如何?除了尼娅,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人是我需要做准备的?”

  “暂时没有了。”明诚嘴唇又噙上了一点浅浅的笑意:“其他人没有特殊原因的话,是不会来中国的。”

 

  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人。

  明楼毫不惊诧。这没什么可意外的。他身上有股神秘的属于东方的情调,是种特别的撩拨。它跟躁进的时代背向而驰,敛束而婉约,是仿佛浸在雾气里的,既切近又遥远的味道。

  明楼覆在他衣扣上的手指动了动,很温和地一笑:“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这个笑容里的意思是:总归是无可逃脱的,没得选择。

  明诚读出了这个意思,语气依旧轻而淡:“那就折衷吧。”

  他纤长的手指扶着明楼的手,一颗一颗解自己的扣子。

 

  在暗绿偏棕色的大衣底下,是白色的身体。他居然什么也没穿。

  明楼问他:“怎么不穿内衬?”

  明诚一时没摸清这个问题的意义:“大衣质感不错,里面不用穿什么也很舒服。”

  明楼又问:“你一向都这样?”

  明诚看他一眼:“我不爱多穿衣服。”

  十足无辜的态度。就算有什么人因此犯了错误,也是跟他无关的。

  一句粗口冒到了明楼嘴边,但终究没落下来。最终落下来的,是一个吻。

 

  非常单薄的身体,皮肤薄得仿佛能透出下面淡青色的血管。光洁的胸膛上,是两个浅红色的点尖。

  明楼用嘴噙住了其中的一个。用舌头裹着,去舔.舐和吸.吮。

  这一次,没有用咬的,所以,是很纯粹的快乐。

  他改了方式,明诚倒有点不习惯了,模糊地逸出一声低吟,问道:“不咬了?”

  明楼笑了笑:“想让我咬?”

  明诚唇角微翘,反问他:“只咬?”

  那自然是不能的。

 

  若不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是不能平静下来的。

  他到底被裹进了一床沉重的棉被下面。

  可跟身上的人的分量比起来,这点重量就成了微不足道的了。

  他们的身体一寸寸紧贴,身上没剩下半点衣服,纯粹的肌肤相贴。

  明楼在他唇角上亲了一下,说:“希望你能撑得久一点。”

  说完这句,他把自己严丝合缝地操了进去。

  他这次很仔细地去找了敏.感.点。虽然明诚无处不敏.感,插哪儿都能汪出水来,但也总有地方是更敏.感的。

  明诚很快就湿得不行。

  明楼咬住他耳朵,湿.热的气流灌进去:“太湿了。”

  明诚轻轻喘息一声,回问道:“不好?”

  明楼用气音在他耳边说:“快被浇透了。”


注:

1、神态按雅思兰黛广告写的 http://weibo.com/p/230444844a770060cdbaa6fb76583222496929

2、经查资料,上海30年代有些建筑是有电梯的,国际饭店就是其中一家。文中电梯门的描写和现代是不一样的

评论(133)
热度(660)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